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扑朔迷离(十)
    a ,!

    发完之后也没忘给秦温洛言然发到寝室的报平安短信。

    叶倩盈收到消息的时候差点没跳起来,立马就给贾凝打了电话,商量着款式,洛浅浅和秦暖的礼服都是贾凝一手承办的,为了不会差太多,和贾凝商议是最稳妥的。

    挂了电话之后才给洛浅浅回了信息,想着洛浅浅那边是宿舍就没有打电话,告诉她礼服已经开始赶工了,到时候人到就好了。

    洛浅浅回了信息之后,立马发给秦暖,秦暖又发给从容,从容在床上收到消息之后直接蒙上了脸。

    虽说是以洛浅浅的朋友的名义去的,但是很明显,这是什么场合,明显就是去见家长的。

    而且她和洛言无还没有确定关系呢……

    想到这里,又把脑袋从被子中挪了出来,急匆匆的又给秦暖发消息问着要注意什么。

    不过那边洛浅浅已经闭上了眼睛,她的事情似乎还有很多?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又欠欠的给洛言然发了消息:四哥,我的血好喝吗?

    洛言然正在和秦温对饮,看到洛浅浅的消息直接被一口酒呛到了,剧烈的咳嗽着。

    秦温凑过去看了两眼,板着的脸上立马多了一丝笑意。

    “怎么我家的妹妹就这么不一样?把我当吸血鬼呢?”洛言然有些愤愤不平。

    秦温却是笑了笑:“有个活泼的妹妹多好,暖暖长大以后真是一点也不可爱了。”

    “怎么会……”洛言然立马反驳。

    秦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恋人和哥哥视角能一样吗?不过马上他的脸上就有多了一分笑意,很快洛言然也会体会到那种感觉了,毕竟洛浅浅也在长大。

    “说起来,浅浅……”洛言然下意识马上转移话题,这可是女朋友的亲哥,还是别得罪的好。

    “浅浅,她身边好像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出现。”秦温微微皱眉:“我都搞不懂她的交际圈怎么到处都是?”

    洛言然别开视线,他也想知道的好吗?不说不知道怎么蹦出来的叶良那一行人,还有卫家也不知道是怎么搭上的,现在看看,身后似乎还有人在偷偷地观察着。

    洛浅浅打了个喷嚏,一脸的疑惑,洛言然为毛不回复?难道又睡了?你是猪吗?都睡了一白天了。

    这还真是误会,下午的时候因为电话一直响,洛言然就被贾凝叫了起来,接了电话之后更是直接去找了秦温,还没有洛浅浅睡得多。

    但是他现在也没睡啊,只是单纯的忘记了回复罢了。

    过了很久以后,洛浅浅握着手机睡着了,秦温和洛言然才慢悠悠的从酒吧走出去,回到旅店。

    刚回房间,没到十分钟,胡思就下楼了,一脸的严肃。

    “怎么了?”秦温看到胡思这个表情,也马上紧张了起来。

    胡思紧紧皱着眉:“没什么副作用,但是……”

    “但是?”洛言然也是一脸的紧张。

    “但是这种液体可以使一种花的汁液褪色。”胡思说的话很平常,看似没什么了不起,却成功的让秦温皱着眉:“也就是说,浅浅没有看错?只是这种液体不仅让她晕倒也成功的让写下的内容消失了?”

    洛言然捂着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么费劲是为了点什么啊?

    “前前任是这么闲的没事干的人?”马上又难以置信的摇摇头:“不对,我感觉来者不善啊。”

    “演员的第六感?”秦温挑眉看向洛言然,但是他也感觉不好,没有什么第六感,就是下意识的感觉来者不善。

    这倒是让两个人难得的想到了一起,都紧紧皱着眉。

    半晌后洛言然才开口:“浅浅之前……似乎也没少惹事……”

    就像是初中那个退学了的王伟……

    “小孩子嘛。”秦温虽然这么说,眼底却也是一片严肃。

    第二天一早,洛浅浅还没起床,秦暖就收到了秦温的消息,让她看着点洛浅浅,总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

    也跟秦暖解释了一下,信上的文字消失的原因。

    秦暖看了之后下意识看向了上铺,当然看到的只是床板。

    从容起床也比较早,看着秦暖的样子,微微皱眉,直接一个眼神丢了过去:怎么了?

    秦暖发消息跟从容沟通了一下之后才起床把洛浅浅叫起来,还有课,不可能让她一直睡。

    洛浅浅懒洋洋的爬起来之后,看着秦暖板着的脸吓了一跳,又缩回了被子:“我四哥惹你了?”

    秦暖白眼一翻,什么跟什么啊。

    只是把信息给她看了两眼之后,洛浅浅才松了一口气:“吓我一跳。”

    对她来说,现在最可怕的就是洛言然同志忘记准备生日礼物和七夕礼物,或者只准备了一份之类的事情。

    “你长点心吧,海燕。”秦暖气的怼了洛浅浅一拳,都什么时候了还一脸的轻松?

    “跟海燕有什么关系?”从容那边已经收拾完了,听到秦暖的话也是疑惑万分。

    “……呃。”秦暖看着洛浅浅一时语塞,这个可怎么解释?不是她和洛浅浅可t不到那个点啊。

    “就是……海燕啊。”秦暖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就是高尔基的《海燕之歌》,‘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那个,暖暖突然想起来了。”洛浅浅眨眨眼开启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模式,不过说的也没错。

    “啊,我知道那个,不过海边经常看到的不应该是海鸥吗?”从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两个人说的是什么东西。

    洛浅浅无言以对,从容说的对啊,暖暖没事干来这么一出是要干嘛?她无能为力的看向秦暖。

    秦暖很淡定的看向了从容:“暴风雨的预言者。”

    从容脸上一阵恍然,没有再追问了。

    洛浅浅却是一脸的不解,这两个人在说什么东西呢?怎么她听不明白了?

    看着洛浅浅的样子,秦暖眨眨眼:“海燕一词在俄语中有‘暴风雨的预言者’的意思。”

    洛浅浅瞪圆了眼睛,所以秦暖解释了个词语,从容就明白了?

    她们的脑电波是怎么交汇在一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