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扑朔迷离(十九)
    洛浅浅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在地上,一脸惊讶的趴在地上回头。

    “玉佩在你的包里,有事随时来找我。”即墨老爷子淡定的摆摆手,转身。

    洛浅浅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即墨老爷子远去的背影:“我今天怎么过的这么玄幻呢?”

    见义勇为不成功,还莫名其妙的见到了爷爷的朋友?更离奇的是多了个什么劳什子未婚夫?

    洛浅浅也没有着急出去,抱着怀里即墨老爷子细心地用牛皮纸包好了的字帖,脸上都是茫然。

    等洛浅浅总算调整好心情,面色平静的出了门,秦暖已经买了一只玉簪,从容也买了一只手镯,秦温则是在一边不耐的喝着茶。

    “洛小姐,您出来了,空少说您有喜欢的尽管带走,记他账上。”管事的人看着洛浅浅出来一脸的随和,跟刚才板着的脸一点也不一样。

    看着秦温三个人不解的眼光,洛浅浅嘴角抽搐,摆摆手:“不用了,谢、谢、空、少、好、意。”洛浅浅一字一顿,努力的控制着面部表情的变化。

    管事人点点头,没有说话。

    随后四个人出了店,上车之前,秦温看了洛浅浅一眼,冷脸说道:“洛浅浅,副驾驶。”

    洛浅浅嘟着嘴,讪讪的上了副驾驶,然后看着秦温三人分别上车,秦温上了车之后没有马上发动车子,静静地侧着身子看着洛浅浅。

    洛浅浅哆嗦了一下:“有什么你们就问啊,不问我怎么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啊?”

    “礼物买好了吗?”秦暖先问出口,洛浅浅不想说的她才不会问,这是朋友之间的默契。

    “好了。”洛浅浅拍了拍怀里的牛皮纸。

    从容一直没说话带着笑意看着她。

    秦温对着妹妹的插科打诨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行了,刚才那人态度是怎么回事?”

    “那个管事的啊?因为他门口里的那个‘空少’是我爷爷的朋友,不过这一切是因为那块玉佩之后的问题。”洛浅浅很简单的说了一下进去之后的情况,不过那个什么联姻她就装作不知道了,毕竟说不准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那就变成空谈了。

    “哎,原来是洛爷爷的朋友啊,我就说嘛。”秦暖也是松了一口气,她没问并不代表没有瞎想,也是会想东想西的担心的。

    “不然呢?真以为几张照片连恩情都算不上的事情就能让人家那种态度啊?”洛浅浅撇撇嘴。

    秦暖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秦温叹了一口气,发动了车子:“你们是回学校还是打算去买点什么好吃的?”

    “回学校。”秦暖马上说道。

    洛浅浅从容都没有说话,默认了秦暖的说法。

    下了车之后秦温拿着洛浅浅还有秦暖托付的东西离开,秦暖三个人并排走进学校,走到湖边,都坐下了。

    “感觉你心情不太好?”秦暖拦住了洛浅浅的胳膊,一脸的笑意:“有事跟姐姐说,姐姐罩着你。”

    洛浅浅只是摇摇头,扯了一个笑脸,坐在椅子上看着湖水随着微风荡漾。

    “知道吗?”从容突然开了口。

    洛浅浅和秦暖同时把目光投向她。

    从容笑了笑:“我以前有过你同样的表情,在我知道以一件很震惊的事情可是又不能告诉任何的人的时候。”

    洛浅浅眨眨眼。

    “我爸爸出轨了。”从容平淡的在笑着:“在我高考之前的时候,我就看到了。”

    秦暖捂着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谁又愿意总是这样发生什么都能平静的笑?因为有些事情注定只能一个人去解决,抱怨、哭泣、喧闹都是没用的,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我当时啊,翘了一天的课,在外面呆了一天晚上回家的时候还要对我妈笑。”

    “可是啊,我妈妈打了我一巴掌,问我为什么逃课。”

    “为什么呢?偏偏这个理由最不能说给她听啊。”

    “我说我压力太大了,可是你们知道我得到了什么样的答复吗?”

    从容仰着头看向天空,侧脸的弧度很是温柔。

    秦暖和洛浅浅都是齐刷刷的摇摇头。

    “我爸爸说,一个孩子有什么压力?大人都没说压力大受不了,小屁孩一边呆着去。”

    洛浅浅捂着嘴把一脸的难以置信,这是从容的经历?一向都跟传说中别人家孩子一样的温柔的从容的经历?简直难以置信。

    秦暖扯了扯嘴角,谁没有点不能说的经历?

    洛浅浅若有所思的托着下巴,现在这个事情其实并不是完全的不能说,只是她不想说罢了。

    总感觉是做梦一样,在扯淡,什么爷爷的朋友,什么爷爷的朋友的孙子,都是扯淡。

    “有些事情开心就好,感觉一个人知道好那就一个人知道,感觉有个人倾诉比较好那就说出来,你开心就好。”秦暖笑了笑,明白了从容的意思。

    “放心啦,我懂的,需要倾诉的时候,哪怕是你跟洛言然洞房花烛,我也会毫不犹豫打电话过去骚扰你的。”洛浅浅笑了笑。

    秦暖嘴角抽搐:“你信不信我没动手,他就直接打死你了?”

    从容捂着嘴笑了,这两个人真能扯淡。

    洛浅浅撇撇嘴,一脸的不屑:“他敢打我,下一秒他就不用忙着跟你洞房花烛了,而是要去医院进行三天两夜游。”

    “为什么是三天两夜?”从容一脸的不解。

    “因为,时间短了没办法弥补我弱小的内心。”洛浅浅一本正经的说到。

    秦暖无语,要是洛言然动手了还真保不准会这样,不说家里那一群人护着洛浅浅的,她说不准都能动手。

    “说起来,你们参加过晚宴吗?”洛浅浅突然问道。

    “怎么了?”秦暖点点头,从容也是淡淡的点头。

    “我好像没有经验,是不是要先壮壮胆去啊?喝杯酒?不过未成年人禁止喝酒的。”洛浅浅一板一眼的说道,挺直了背部,用手背捂在嘴前面,做出贵妇样子吼吼吼的笑着。

    “你简直是疯了,你老实说,下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你疯掉了?”秦暖嘴角抽搐,想笑却又笑不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