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扑朔迷离(二十)
    “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就是感觉前路漫漫,有好多未知在前方等着我们啊。”洛浅浅扯了扯嘴角:“就比如随时可能出现的绿帽子。”

    “哈?所以,徐天逸给你找了个小三?”秦暖马上一脸正经的长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样子:“不对啊,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下午你接到什么电话了?还是什么?”

    “不是这个问题吧……他不会的,他很忙的……”洛浅浅一脸的黑线,但是马上摆摆手:“就算是他找了恋人,也不是找小三,毕竟我们、还没开始呢,充其量也只算是朋友以上?”

    “你什么时候这么大度了?”秦暖嘴角抽搐,总感觉不是这么个问题。

    洛浅浅扯了扯嘴角:“真的,人生这么长,我当时怎么就敢确定以后会跟他在一起,把他带回家了呢?”仰起头看着天空,笑了笑:“我现在依旧希望我能跟他在一起,可是我怕,怕有意外啊。”

    秦暖也是一愣,当时只感觉这才是青春,这才是爱情。

    可是现在仔细想想,似乎真的是冲动了,洛浅浅也不过才十三四岁,前面还有这大好的时光,这个年纪的时光也就等同于不确定性。

    她现在也不过是十八岁,她都不敢肯定以后一定会跟洛言然在一起,洛浅浅又凭什么肯定呢?

    秦暖猛地摇摇头,不对,问题不在这里。

    徐天逸很忙不会,那也就是说……

    “你,出什么事了?”秦暖迟疑的开了口。

    “现在还不知道呢,等回家问问爷爷再说吧。”洛浅浅笑了笑不确定的消息还是不要说出来让朋友也一起担心了。

    秦暖了然,点点头。

    从容笑了笑,指着湖里:“你们看,有鱼哦。”

    洛浅浅和秦暖都扭过头看去,三人之间都沉默了。

    三人看了很久沉默了很久,才起身,转身回寝室。

    谁也没想过,他们狂欢的前一天,会是这样的,夕阳西斜伴着三个人拉长的影子,消失在晚霞中。

    第二天,是秦暖的生日。

    洛浅浅一大早起来,就起床把藏在柜子中的礼物盒放在秦暖的枕边,然后静静的像一个幽灵一样趴在床边等着秦暖起床。

    秦暖被人盯得实在睡不着了,睁开眼睛,就看见床边趴着的像是幽灵一样眼晶晶亮亮的洛浅浅,吓的直接坐了起来:“你干嘛啊?一大早的?”

    洛浅浅笑嘻嘻的抱着秦暖,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暖暖,生日快乐,爱你,啾咪,我是不是第一个?”

    秦暖失笑,昨晚洛浅浅睡得早,没吃晚饭就睡了,所以并不知道她凌晨有接电话。

    “是。”某种意义上来说,第一个真人跟她说的嘛:“谢谢你,我的小浅浅。”

    从容在洛浅浅下地的时候就醒了,看着两个人互相抱过了之后,才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暖暖,生日快乐。”

    “浅浅起来的也太早了。”张芸也打了个哈欠,看向秦暖:“暖暖,生日快乐。”

    修然看了看秦暖,也笑了笑:“生日快乐,暖暖。”

    “谢谢大家。”秦暖轻笑了两声,下地:“下课之后,我们就去狂欢吧”

    “不行啊,你下午没课,我们还有课。”说话的却是从容,从容苦笑:“临时加课,周一说的。”

    洛浅浅眨眨眼:“没事,我没课,有课我也翘掉。”

    秦暖一瞪眼:“你还敢翘课?信不信我告诉你哥?”

    虽然洛浅浅的心意她是很受用的,但是,如果因此需要耽误她的学习,那才是得不偿失。

    洛浅浅赶紧翻出课表:“你看你看,没有课没有没有。”

    秦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检查了两遍,才满意地点点头,咳嗽了两声:“那就好,下课之后,再联系。”

    洛浅浅无奈的点点头,现在才早上啊,虽然太阳出来了,不过现在也还距离上课时间两三个小时呢啊。

    “你们说,今天要不要,玩点大的啊?”秦暖嘿嘿的笑了笑。

    “什么?”洛浅浅这就属于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只要跟她没什么关系就果断的同意。

    从容挑挑眉:“什么?”

    “我要去探班。”秦暖捏着拳毅然决然的说道。

    半夜的时候,洛言然打电话说他在录节目,可能赶不回来云云。

    洛浅浅下意识就阻止了,这明显是有意想给秦暖惊喜好吗?

    连连对从容使眼色,嘴上还说着:“算了吧,还没有跟我玩有意思呢,你感觉我们重要还是那个没良心的重要啊?”

    从容看着洛浅浅的眼神也是点点头:“就是,我们先庆祝吧。”

    秦暖诧异的看着两个明显是改了供词的人,一脸的狐疑。

    洛浅浅给洛言然同志发了一条消息,确认自己的想法,在秦暖去洗漱的时候。

    洛言然的回复也正如她所料:晚上五点,惊喜开场,现在你宇宙无敌最帅的哥哥需要补觉。

    洛浅浅嗤笑出声,把手机举给从容一起看。

    从容也是一脸的忍不住的笑意,这两个人啊。

    修然看着这两个人之间的亲昵,犹豫了片刻叫到:“洛浅浅。”

    可是并没有给她和洛浅浅解释的机会,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看着电话屏幕上显示的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看了看洛浅浅之后,带着惨败的笑意:“如果有机会,回来我们谈谈。”

    洛浅浅点点头,看着修然拎着背包出门了。

    “总感觉她的背影有点萧条啊?”秦暖出了卫生间看着离开的修然,有几分疑惑:“她怎么了?”

    “……或许,这是我们最后的和平相处了。”洛浅浅不知道怎么的由衷的感慨道:“总感觉,她走出去之后,我们就会站在对立面了。”洛浅浅看向寝室门,眼中带着伤感,明明最开始不是这样的。

    修然流着眼泪,走出宿舍,她的床上放着之前给秦暖挑好的礼物,只是她不知道怎么再去面对寝室里的人了。

    明明最开始,是她选择相信爱情,选择隐瞒一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吧……

    “你好,我是韩晨,可以认识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