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洛言然你是来捣乱的吧?
    “……”洛浅浅翻着白眼,也在检查着背包中的东西。

    很快秦暖的手机就响了,从容下课了,秦暖直接约了学校外面的咖啡馆,这样从容回宿舍再过去,也不会用很多时间。

    elvis的手机没一会也响了起来,是席铭,elvis挑挑眉也把人约到了同样的位置。

    “明天如果有时间回来看看是他们谁约的小姑娘,抓抓奸什么的。”洛浅浅锁门之前,也没忘记在桌上放一点钱,毕竟这孩子从来就没有打电话主动要过钱。

    elvis没说出那张放在茶几上的贺卡的内容,只是笑了笑。

    “一会二哥过来直接问问不就好了?不是他就肯定是路思邈了呗。”秦暖一脸的淡定,她可没忘记有事要告诉哥哥,所以早早的就发了消息,并且得到了忙完就联系的回复。

    “……如果是路思邈怎么办?我是该揍他一顿?还是跟他谈谈?他还是个小学生啊……”洛浅浅下意识的拉住了秦暖的衣袖,一脸的无措,她真没有面对这种问题的处理方法啊。

    “……你早恋,阿姨怎么对你的?”秦暖翻了个白眼,就像你多大一样,明明也就是个小屁孩好吗?

    “我妈?……话说我妈从来就没有跟我和我哥说过不准早恋什么的啊?”洛浅浅皱着眉:“我妈就不怕我未婚先孕然后退学结婚去?”

    秦暖扶额,这孩子八成是疯了。

    elvis听了这话却难以置信的看着洛浅浅,家里没说过类似的问题?

    但是这孩子脑洞也太大了吧……怎么就扯到未婚先孕身上了?

    秦暖嘴一撇:“阿姨是相信你们吧,就算遇到了喜欢的人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一脸的认真。

    洛浅浅却流下了两滴冷汗,想到了她初中夜不归宿在医院照顾病号……夜不归宿啊,这还不算过格?

    哥哥倒是好像真的没有过早恋的事情啊,要说洛书帆长得也够好看了啊?怎么就没有早恋呢?洛浅浅边下楼边思考着。

    洛浅浅同学,你的哥哥天天照顾你还不够心烦的吗?再来一个你这样的女生,他会头大的好吗?

    如果路思邈早恋了,她就先跟他普及一下男女之间的正常交往范围,然后、然后……随他的便吧,只要不影响学习不闹出人命,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青春?

    洛浅浅这么想着,脸色却怪异了几分,难道妈妈也是这么想的?那哥哥可晚了,都快成年了,超过了早恋的时限了。

    “那我就先跟他普及一下安全知识,这可不能闹出人命啊,不影响成绩的前提下,谈谈就谈谈吧。”洛浅浅一脸的坚定,虽然好像早了点。

    “噗……你也太不纯洁了吧?”秦暖一脸的无语,安全知识?人命?

    是不是把小孩子想得太复杂了?最多也就拉个小手放学一起玩中午一起吃吃饭,怎么就讲到了这么夸张的部分了?

    “是该普及一下,现在学校根本都不讲。”elvis却很认真地点头赞同,不过又是一脸的怀疑:“但是,你确认你知道吗?”

    洛浅浅脚步一顿,脸上多了几分尴尬,再动身时,脚步已经多了几分慌乱:“怎、怎么不知道?实在不行带着去医院找医生讲。”洛浅浅一脸的认真。

    她是知道女生应该禁止被其他人触碰的部位,但是男生,她是真的不太了解,高中书上的那几个名词她还明白,多的就……

    “让你教还不如让我二哥教呢,毕竟他们是同性。”秦暖叹了一口气出主意道,不过脑筋却在转动,说起来她也不知道两个哥哥的恋爱史啊,因为没有闹出什么大事又可以隐瞒才不知道的呢还是……

    “对对对,还有秦二哥,交给他了,我不管了。”洛浅浅马上就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秦温,不管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了。

    秦暖无奈的耸耸肩,看向elvis:“她就这样,能交给别人做的事,绝对不会去分担的。”

    “谁说的?”洛浅浅马上反驳:“你的生日蛋糕不用你说我也会帮你吃光。”

    秦暖白眼一翻不说话了,等这三个人到达咖啡店之后,席铭已经到了,从容还在路上。

    洛浅浅自然地坐到了席铭对面:“嗨!”

    在座位前流连了很久的女生们瞬间不乐意了,等着看洛浅浅被席铭赶开,然后就看到一个外国的帅哥直接把手搭在了席铭的肩上:“来的挺早的嘛?”

    “你以为都是你?”席铭没好气的把他的手拍开,秦暖坐在洛浅浅身边,elvis就坐在了席铭的身边:“你这是逃课了?这么早出来?”

    “我们老师给的假。”elvis熟练的点了洛浅浅和秦暖口味的奶茶,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才懒懒的看向洛浅浅:“因为这个家伙上课溜号,直接站起来说她要逃课。”

    “???”秦暖愣住了,没想过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差点没用眼神把正在心虚低头的洛浅浅杀死。

    “你们老师还是挺温柔的嘛。”席铭点点头,毕竟见过的事情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你们确认确实是他做的吗?”席铭顿了一瞬,马上jin ru正题。

    “我查监控了。”洛浅浅肯定的点点头。

    四人正在喝着饮品,聊着有的没的的时候,从容才姗姗来迟,脸上还带着汗珠。

    “你这是做什么去了?”秦暖一愣赶紧站起来让从容坐下。

    “偷地雷去了?”洛浅浅贴心的递上了纸巾。

    “张芸有事先走一步,我就想着早点过来找你们,然后我好像在宿舍楼下看到了一个戴着墨镜口罩帽子的可疑分子,我往哪儿走他就往那儿跟,他还要跟我说什么,吓得我赶紧跑了过来,还绕了几个圈,真是吓死我了。”从容一口气说完,然后端起秦暖的奶茶一饮而尽,用手做扇不住的扇着风。

    “墨镜?”

    “口罩?”

    “帽子?”

    洛浅浅和秦暖对视了两眼,怎么感觉这套装备那么的熟悉呢?不会是她们想的那样吧?

    正这么想着,就听见咖啡厅门又被打开,传来可一个同样气喘吁吁的声音:“你跑什么啊你?累死我了。”随后人出现在了桌前。

    洛浅浅嘴角抽搐:“洛言然,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