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危机!
    两人直接上前,把洛浅浅和护着洛浅浅的洛言然护在身后,elvis神色如常,露着一抹浅淡的笑:“哟,果然胖也是一种资本啊,干脆下次直接用锥子好了。”

    洛浅浅无语,看向前面的两个人,从来没有发现elvis如此高大的一面,也从来没见过席铭这样镇定,给洛浅浅一种很高大可靠的感觉。

    洛浅浅笑了笑:“洛家可没有孬种,四哥,嫂子们你要保护好哦。”说着一把将洛言然推到从容和秦暖面前,将银针呈扇形握在手上,走到elvis和席铭身后:“我不会拖后腿的,不用管我,我能自保。”脸上满满的都是自信。

    席铭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小孩子一边玩去,这里交给大人就好了。”然后一把把她推向另一边,直接拦住了那个管家的前路,露出小虎牙,将鬓角掖到耳后:“我倒是很久没动过手了呢。”

    洛浅浅一头黑线,您老算是什么大人?最多只能算是成年人好吧?

    但是看着对面的韩晨,洛浅浅还是护住了洛言然她们三个人的方向,坚定地守着韩晨。

    “喂喂喂,你们这样还怎么愉快的相处啊?”韩晨看到管家又清醒过来没有一丝的惊讶,只是看向洛浅浅:“只要你们在这里呆着,我保证,你们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危险你个大头鬼,你才是有危险了!”洛浅浅直接把斗篷一甩甩到一边的沙发上,里面的短袖短裤更方便她的行动。

    “我无意于你们为敌。”韩晨苦笑:“从一开始我就想和你谈谈,但是一直被elvis阻拦,请你相信我,只要你们待在这里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相信你个大头鬼!”elvis直接对着管家动手了,席铭没有迟疑马上从另一个方向近攻管家的下身,elvis则是脚脚落在上半身,拳拳尽是瞄准脸。

    但是偏偏即使一对二,管家也是依旧游刃有余,一手防守一人,没有任何吃力的模样。

    席铭微微皱眉,下一刻,一个凌空回旋踢跃起落在管家的脸上,将眼镜一脚踹飞,才终于让管家见了血。

    “浅浅!”寒碜这边没有任何的迟疑,马上靠近洛浅浅,但是他忘了,即便是席铭、elvis在对上那个人,洛浅浅注意着那边,还是有人一直在注意着洛浅浅这边的。

    洛浅浅被洛言然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还没来得及转身就看到地上的影子的动作,下意识蹲下前滚翻饭后起身握着银针,眯起眼睛:“本来也没指望着你当君子,但是背后偷袭就是你的不对了。”

    秦暖在一边急得直跺脚,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洛浅浅堪堪躲过,也不敢出声,生怕惊扰了洛浅浅。

    从容和秦暖一样不敢出声,只能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

    “我没想做什么你信吗?”韩晨只是扯了扯嘴角,一耸肩,示意自己两只手上什么都没有。

    洛浅浅却没有放松一点警惕,死死地盯着韩晨,突然听到elvis的声音:“蹲下!”

    洛浅浅没有一丝迟疑,头也没有回,直接蹲下,然后就感觉一道风从头顶吹过,随后啪嚓一声,一只杯子连同杯中的液体一起砸在了墙上,洛浅浅回头,看到管家收回了脚,继续跟两个人比划着拳脚。

    “你大爷的!”洛浅浅看着碎成几片的杯子,眼中怒火直冒:“你摔不能摔别的啊?里面还有喝的,清理起来多麻烦啊!”

    其实她想说的是,万一被里面的液体烫到就不好了,但是转念一想,似乎人家本来就是想揍她的,烫到她貌似也没什么不对的啊……

    “智障……”洛言然无语,这是她该考虑的问题吗?

    “你才智障!”洛浅浅直接在地上往前一滚,趁着韩磊没反应过来,在他的身后站起来,一根银针扎在她的麻穴上,接着又是昏睡穴,生怕一根不够用,生生在一个穴位怼进去两根针。

    韩晨难以置信的看着洛浅浅,然后脸上满是无奈,下一秒就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地上。

    洛言然这边看到这个情形,赶紧拿着刚才洛浅浅扔在沙发上的斗篷,拧成一条把韩晨手脚绕在身后紧紧的绑在一起,洛浅浅这时候才收回银针,一脚踩在韩晨的身上:“臭不要脸,想要囚禁姑奶奶?等下辈子的吧!”

    elvis和席铭看到洛浅浅这边已经解决了,也是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不用担心洛浅浅被偷袭了,都板着脸看向管家,却发现不对,为什么看着韩晨晕倒,反而笑了出来?

    席铭直接对着后面那四个人说道:“小心,有点不对劲。”

    洛浅浅赶紧把手上握成一把的银针又给呈扇形握住,站在洛言然三人前面,紧紧地盯着地上躺着的韩晨。

    然后却听到了‘砰’的一声,回头看去,只看见elvis竟然被踹到了墙上,嘴角都溢出了鲜血,墙上的画承受不住震动也是晃了几下就落地了,发出巨大的声响。

    洛浅浅看着管家收回脚,对着她露出了挑衅的笑,对着洛浅浅伸出手指,勾了勾:“小兔崽子,来。”

    “浅浅。”洛言然直接一把拉住了洛浅浅,制止了她的动作,洛浅浅转过身摇摇头,她还没那么冲动。

    “老瘪犊子,你脑子没问题吧?elvis受伤了,我们会保留诉讼你的权利的。”洛浅浅没有任何上前的意思,倒是让席铭松了一口气,赶紧趁着这个时间跑到elvis身边,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身体,然后脸色一沉。

    “elvis肋骨怕是断了。”席铭看向洛浅浅。

    elvis嘴角抽了抽:“哪有那么弱?别吓唬小孩子。”然后对着洛浅浅扯了一个笑脸:“我没事的。”

    洛浅浅知道elvis此时也不过是安慰她,她也明白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偏偏现在对elvis的伤势无能为力。

    这不是武侠电视剧,那么飞出去了还能毫发无伤,看着elvis嘴角的鲜血也知道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伤势,这可不是牙龈出血那么简单的问题。

    “诉讼,哈哈,小兔崽子,你们出的去吗?”说着管家拍了拍手,一张脸上尽是得意。

    下一秒屋里的几个人脸色齐刷刷的变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