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意外
    只见从二楼走下来了四个和管家一般打扮的人,而且个个脸上都带着狞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本来韩家小子在我是不好意思直接对你们出手的,毕竟这里怎么说也是他的地盘,闹出人命,徐家也不好给韩家交代。”管家呵呵的看着地上被放倒的韩晨:“现在我们是家仆,你们是入侵者,即便是报警,我们也是正义的一面。”

    “呵呵,你们以为我们就没有证据了吗?你们带走修然的视频还在学校呢。”洛浅浅眯起眼睛强装镇定,现在elvis负伤,席铭一个人根本就对付不了这么多人,看来她还是大意了。

    “哦,那是韩晨带走的,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管家一脸的嘲讽:“没事老老实实呆在那个小城市多好,来碍什么眼?小杂种要不是你们洛家能跑得了吗?”

    洛浅浅眼色一寒,话中的那个人毫无疑问是徐天逸。

    “我们洛家做什么轮不到你一只狗吠!就算我呆在妈妈身边也无法更改我体内有洛家的血,我是爸爸的女儿,是爷爷的孙女!”洛浅浅一字一顿脸色阴沉:“你们敢对我哥哥朋友动手试试!”

    说着洛浅浅拿起了之前划破沙发的水果刀,一脸的冷冽,她倒是不介意做出点什么保护所有人,只是怕这一刀下去,参加不了爷爷的生日晚宴,参加不了希姐的婚礼,也没办法回家看妈妈生小宝宝了。

    “哈哈,你们听听,多么的义正言辞?”管家一脸的笑意对着身后同样装扮的几个人说道,那几个也是符合的哈哈笑着,然后脸色猛地变成了冷漠:“只可惜,我动了又怎么样?你以为拿着刀就厉害了?你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枪吗?”

    说着,从身后的人手上,拿过了一个黑色的物体,众人定睛一看然后就变得面无血色,手枪!

    洛浅浅握着水果刀的手微微**着,往后移了两步,却还是执着地站在洛言然秦暖三人的前面。

    洛言然皱着眉,一把将洛浅浅拉到身后:“有哥哥在,会保护你的,会保护你们的。”就在此时,‘砰’一声,洛言然闷哼了一声,紧接着红色的血透过了白色的上衣。一发子弹擦过洛言然的胳膊射在了墙上。

    洛言然紧紧皱着眉:“原来中枪是这种感觉啊?”然后捂住了手臂上的伤口,揉了揉洛浅浅的头:“还好你没事。”

    洛浅浅眼中一片通红,曾经的那种恐惧和血型全部都涌上心头,脸色带着几分疯狂,紧紧捏着拳头,手上的水果刀都带了几分的**。

    “你特么动我哥!”洛浅浅直接红着眼推开了洛言然,洛言然被洛浅浅突如其来的力量推得一个踉跄歪向了一边,被秦暖眼疾手快的抱住了,但是秦暖此时注意力完全没有在受了伤的洛言然身上,而是在状态明显不对的洛浅浅身上。

    elvis脸色一变:“糟了,药物副作用!”

    洛浅浅此时完全听不到周围的声音,眼睛通红,目标明确的走向拿着枪的管家。

    “有趣,有趣,之前就听说洛家孙女因为见血了导致什么心理阴影,最后还是找了神手鬼医才根治,如今看来,传言也不尽然嘛。”

    手上拿着枪瞄准了洛浅浅,洛浅浅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前冲,猛地抱住了管家的大腿,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管家手上的枪下一秒掉落在地上,脸色苍白大汗淋淋弯下了腰,洛浅浅一脚踹开,踹向了elvis和席铭的方向,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没有任何的思考。

    潜意识里受伤的洛言然和两个女生就不应该接触这种东西。

    然后看着管家捂住某个哗哗流血的部位,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一刀在洛言然手上的同样的位置刺了一刀,管家红着眼,正想要动手,却看见洛浅浅笑了,眼神恢复了清明,然后带着笑比量了一下,一刀插进了手指和流血部分的缝隙,刚要再切切,就被管家一把推开,连着刀子一起倒在一边。

    洛浅浅下一秒就站了起来,对着洛言然的方向挥了挥手,脸上的笑还是那么灿烂。

    elvis皱着眉:“自我恢复?怎么会?难道是残存药性完全消失?”说着吃力的捡起了落在他脚边的枪。

    席铭愣了片刻:“回去再研究这个问题,你闭嘴待着。”然后站起身,摩拳擦掌,走到洛浅浅身边,看向剩下的四个人。

    “杀、了、他、们!”管家捂着裆部瘫坐在一边,大汗淋漓,紧紧的咬着下唇,眼中满满的都是恶毒。

    身后的甲乙丙丁四人组便上前,洛浅浅挑挑眉,直接从地上把刚才随意包了一下丢在一边的银针捡起来:“有问题冲我来,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席铭看着洛浅浅微微发抖的双腿,愣了片刻,马上站在了洛浅浅的身前。

    “我靠!”这时候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老子的家老子的画!二百六十万美元啊!你们这些天杀的松开老子”

    韩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然后后知后觉的看到画的残骸旁举着枪的elvis:“靠,什么情况!”

    费劲的挣扎着,然而手脚都绑在身后,此时他还趴在地上,如此挣扎,倒是像极了乌龟,翻不过来的那种。

    “我靠!洛言然!你这是残了啊?我不是说了和平解决的吗?”韩晨一脸的惊恐,急忙搜寻着洛浅浅的身影,看到洛浅浅毫发无伤才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韩晨少爷,您的方式似乎并没有得到这些客人的认同,所以我们就自作主张用我们的方式留下他们了。”小兵甲看着一眼正跪伏在地上倒吸气的管家,对着韩晨鞠了一躬。

    韩晨这时候才发现更不对的事情,在地上跪着的那个怎么那么像徐家派来的人?那这几个就都是他带来的?

    洛浅浅挥了挥手上的刀子:“嗯,留下尸体也算是留下,我们这边目前两个重伤,两个轻伤,六个精神受刺激,不知道是韩家还是徐家给我们赔偿呢?”

    “赔你、妈、的腿!”地上跪着的人怒吼出声:“老子!要、你、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