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多管闲事???
    “谁要你多管闲事了?”下一秒韩磊直接推门进来,看着洛浅浅怒目直视。

    洛浅浅颇为诧异,难道是她理解错了?

    不是韩晨处处表明另有黑手?韩磊拜托她别怪韩晨的?

    “韩晨自作孽!但是他也是韩家的子孙!”韩磊义正辞严的说道。

    从容拉了拉洛浅浅的胳膊,把手机递给她。

    洛浅浅犹豫了片刻,打下了一行字:关你屁事……

    从容诧异的瞪圆了眼睛,一脸木然的说道:“关你屁事?”

    秦温在一边脸色有些不好,这群孩子都在想什么呢?下午才闹了那么大的事,现在又跑到人家里,真想因为非法入侵他人住宅就被……

    韩磊一愣,随即失笑:“对啊,关我屁事,那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洛浅浅白眼一翻,您老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好吗?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是她误会了吗?

    “韩家做主的不是他们。你跟他们说没有用。真正做主的人不会让还有剩余价值的人离开,所以在这里的人基本已经被榨干了剩余价值。”说着带了一抹苦笑:“当然,在这里住的人还有另外的作用。”

    另外的作用?洛浅浅皱着眉。

    不对,韩磊是在提醒她,可是提醒她的是这里没有真正的管事人呢,还是提醒她韩晨还有什么剩余价值?

    看到韩磊转身上楼离去,洛浅浅像是明白了什么,拉了拉从容,转身往外面走去。

    秦暖和洛言然收拾好了证书奖杯也跟了出去,秦温位于最后,无奈的对着几位老人家又是鞠躬行礼,虽然神情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但是礼节还是做到位了。

    “我们会再来拜访的。”

    看着大门被关上,几个老爷子还是面无表情:“有意思了。”

    “磊小子今天出去干嘛了?”

    “我早就劝过老二,现在,一切看命吧。”

    “咳咳,大哥,晨儿……”

    “我就说外姓的不可靠,你们非说把姓氏改了就是本家。”

    “老三!韩晨韩磊都是韩家的人,从他们父母,母亲一系都死了之后,就只能是我们韩家的人。”

    韩磊靠在二楼的楼梯口紧紧捂着嘴巴泪流满面,两只腿无力的放在地上,却无能为力,他们逃不掉的。

    此时秦温抓住了洛浅浅,将她一把抱起:“浅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洛浅浅楞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知道吗?好像是知道的多了点什么,但是这还不如不知道的好,总感觉是她误会了?

    “下次别那么冲动。”洛言然拍了拍洛浅浅的头,没有打扰手挽手的秦暖从容两个人。

    洛浅浅气的直瞪洛言然。

    却听见洛言然说:“我记得韩晨说过那些人是徐家的对吧?有两种可能,一,是韩家的人,让我们和徐家彻底决裂,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本来因为你和徐潇潇的事,我们和徐家也没什么往来,也就平时逢年过节还能互相送点东西;二,是徐家的人,韩晨是在说实话,为了让我们警惕徐家。”

    洛浅浅点点头,没错。

    “我今天去了之后,怎么问也问不出来那几个人的身份,那几个老头不承认也不否认,就那么看着我,还说什么韩晨是好孩子不会做出那些事的,说我是骗人的。”洛言然说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你是回家专门带的东西?”秦暖看向洛言然,嘴角抽搐,她可不认为洛言然会未卜先知。

    谁知道几个人就看着洛言然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的点着头。

    洛浅浅紧紧捏着拳,我保证我不想打死你。

    秦温直接是白眼一翻,搭理都不搭理。

    “去取蛋糕了。”从容一脸淡定的说到:“浅浅说要看着我们吃。”

    洛言然这才如梦初醒:“啊,对,今天还没过去,啊啊啊,我的计划啊洛浅浅,你赔我惊喜”

    赔你妹!

    洛浅浅对着洛言然做了个鬼脸,这种事情她也控制不了的好吗?

    就算要赔,为什么不找伤害他们的人,找她算什么啊?她还是受害者呢。

    等等,他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洛浅浅赶紧拿着手机:所以,修然呢?

    秦温看了看,脸色有些无奈:“韩晨保证她没有任何的事情,但是在什么地方,没有说。”

    洛言然原地跳着脚,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打了个电话,听到那边说了什么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二哥,我去取蛋糕,你先带着她们去爷爷家。”洛言然说着就一股脑的把证书奖杯的袋子丢给秦暖了,蹭蹭蹭的跑掉了。

    秦暖看着洛言然跑了,目瞪口呆,然后猛地反应过来,跟上了两步,对着快速移动的阴影大喊:“小心伤口。”

    洛言然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最爱你了。”

    秦暖脸上也不知道是无奈还是羞涩的转过身,拎起地上的袋子,一脸甜甜的笑意,走到了最前面。

    从容笑了笑对着洛浅浅眨眨眼,走到秦暖的身边:“我帮你分担一点,毕竟你还只能做几个小时的寿星。”

    “没关系,惊喜没有少就好啦。”秦暖略显愉快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洛浅浅听着秦温微微叹息一声:“哎,女大不中留啊。”然后跟上了秦暖和从容的步伐。

    洛浅浅这时候突然想到了那时和那个声音对话的不正是秦温,赶紧又拿出手机打字:今天跟秦二哥在别墅门口的是谁?

    秦温看着手机,脸色变了变,然后故作轻松:“是邻家少年啊,就住在那边的邻居。”

    洛浅浅看着秦温故作镇定,没有拆穿,脑子却在飞速运转:

    秦温认识,秦暖和从容没有见到,司机留下一句话,以后就见到了……

    那就是肯定会见到,那么就是一个自己和他都会出现的场合?

    除了学校,目前确定的只有后天的晚会和卫家的婚礼。

    也就是是爷爷会认识的人?

    还是一脸的疑惑怎么也想不明白,爷爷的熟人家的孩子似乎没有她一定要去认识的理由啊。

    不对……她想到了一个人,前几天才见过的,即墨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