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迟来的生日祝福
    到了洛家,洛浅浅一脸的紧张,生怕被洛家二老追问,谁知道岳婷玉看到洛浅浅的脖子一脸的平静:“让你平时别吃那么多辣的,发炎了吧?一会奶奶给你做瘦肉粥喝。”

    洛浅浅狐疑的看向秦温,秦温对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做出了口型:没说。

    洛浅浅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盈盈的揽住岳婷玉的胳膊,故作一脸委屈的模样,晃着她的胳膊撒着娇,哼哼唧唧的小模样惹得岳婷玉一阵心疼,赶忙去熬汤熬粥了。

    只见洛老爷子板着脸看着洛浅浅撒娇,一脸的审视模样。

    洛浅浅心下一惊,赶紧坐到洛老爷子身边,一脸的乖巧懂事,拉着洛老爷子的手,微笑静坐。

    秦暖也是无语,刚才还一副谁欠了二百万一样的表情,现在就在这里装乖,不过她表示很是理解,毕竟……队对长辈报喜不报忧已经成为很多懂事、离家的孩子的共性了。

    既然不知道就要做出完全没有这件事的样子,秦暖一脸的淡定。

    从容虽然最开始有点紧张,但是看着只有两个关心孙女的老人家也是松了一口气,站在秦暖身边,静静的看着洛浅浅卖乖,时不时握着手机低头含笑。

    “浅浅”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秦温脸色一变,显得有几分惊慌,来人事洛言无,他可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托词。

    谁知道洛言无进了屋里刚被秦温拦下要说明情况,就被洛老爷子呵斥:“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慌慌张张这么鲁莽,成何体统?没看到有客人吗?”说着对着洛言无使了个眼色。

    从容一愣,她分明看到了洛老爷子是对着洛言无向她的方向使眼色。

    “爷爷,啊,浅浅。”可惜,二傻子洛言无并没有领会洛老爷子话里的意思,眼看着就要被洛言无大嘴巴说露馅了。

    从容捏了捏拳头,急忙一脸笑意的拉住了洛言无,死死的拉住不让他上前,嘴上还说着:“浅浅吃辣的吃多了不能说话,你就算这么叫她,她也没办法回答啊。”

    洛言无一愣:“浅浅不是……”然后看到了一直使眼色的秦家兄妹,然后一拍额头,一脸的尴尬:“哦,啊,你看我这不是太担心了吗?浅浅还敢吗?还敢偷吃吗?”说着眯着眼睛看向洛浅浅。

    洛浅浅缩了缩脖子,你累不累啊,这么说更容易让老爷子察觉好不好?

    但还是非常配合的一直摇头。

    秦暖看到了洛言无这边的失误,赶紧拿着洛浅浅的手机出门跟洛言然报备,让他别说漏嘴了。

    然后才松了一口气回来。

    几人坐下没一会,就看着洛希娢贾凝夫妻还有孙志超叶倩盈都过来了,洛浅浅脸上带着几分惊讶,莫非是四哥……?

    “浅浅。”贾凝一看到洛浅浅就赶紧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抱住了她,半晌后才松开手指轻轻碰了碰她的脖子:“没事吧?”

    叶倩盈也是一脸的担心,一脸的责怪还带着埋怨:“都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注意点。”

    话说的隐晦,从知道实情的角度也可以解读,从洛老爷子知道的吃辣的吃的方面也可以解读。

    洛浅浅松了一口气,连连摇头,摆摆手,一手拉着一位伯母笑嘻嘻的晃着胳膊。

    洛希娢跟洛老爷子打了招呼以后,左看右看,还是拉着秦温走到一边:“浅浅没事了吧?”

    “没事。”秦温摇了摇头。

    “那边的事,瞒着老爷子,免得他那个脾气……”洛希娢回身看了看一脸乖巧的洛浅浅叹了一口气:“浅浅这孩子……哎,太莽撞了。”

    “叔叔放心,我们知道的。”秦温点了点头,从一开始就是直接要求医生在记录上写成别的原因了,而且这还是那位少年先做的,他们才想到需要瞒住家里的老人。

    洛希娢叹了一口气,然后回身看了两眼秦暖,低声问道:“那就是浅浅给大哥家老二介绍的?”

    对于洛言海、洛言浩还有洛言然他们一向都是直接称呼小一、小二、小四的,但是偏偏洛言无排行老三,称小三,总感觉有点……

    因为上面一代还有洛希媖未婚,所以老四一向说的是他。

    导致老大老二老三这样的称呼只能洛言海一代之间互相称呼,长辈叫他们一向都是小开头的。

    所以,一般不叫小名的时候都叫老大家的老二这么称呼洛言无。

    秦温一愣,点后哭笑不得地点点头。您老是长辈,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谁知洛希娢连连点头:“浅浅这个眼光不错啊,暖暖和小四互补,这个孩子又是端庄大方,可以期待接下来的了。”

    秦温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人家都是长辈忙着张罗,怎么到了洛家就变成了洛浅浅这个最小的来忙活了?

    “我们作为民主的家长自然不会干扰孩子的选择,我们希望他们可以得到爱情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合,免得日后却来怪罪家里了。毕竟大男子汉,要对自己的选择做主。”洛希娢像是感觉到了秦温的想法,笑了笑,轻声说道:“谁知道一个个就跟异性绝缘体一样,要不是浅浅,怕是小四那个呆子也不能那么快明了。”

    洛言然之所以回去表白的事情,别人不知道贾凝还能不知道吗?毕竟当初礼物还是她拿出去的。

    “有时候感觉浅浅太过于感情用事,这样不好。”洛希娢摇摇头:“但是一辈子的事,我们都希望浅浅能得到最好的。”

    秦温一愣,想到了今天的少年,眼色一暗,平时洛浅浅提到徐天逸都是眼睛晶亮,如果知道家里这样,她会怎么做?

    “可是……”

    “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时间会证明一切,那个时候,我们又会说什么呢?”

    秦温还想说什么,却看到门口有一个人影晃动,那里的昏暗突然亮了起来,是洛言然,只见他拿着打火机正在点着地上摆放的蜡烛,微微一愣。

    看起来似乎是一颗心?那么后面那一堆黑乎乎的是什么?

    直到洛言然点完所有的蜡烛,拿出手机,给屋里的拿着洛浅浅手机的秦暖打电话,秦暖几个人才出了门,从老到少一个也不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