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洛家的立场(三)
    洛浅浅想的很明白,洛家对她的干涉最多不过也是以后发展的方向,她现在本来也是茫然的,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以后应该做什么,听家里的也不失为一种方法。

    她现在也不过是为了洛书帆回来才在努力罢了,如果不是这样,她更愿意一步一步慢慢来,跟好朋友慢慢的经历高中大学的时光。

    洛书帆回来,她就要当一个有文化的米虫,啥也不干就气人的那种,这才是她的理想生活。

    洛希娢深深看了洛浅浅一眼,才叹了一口气。但愿吧,但愿真的不会怪家里吧。

    “暖暖,该回家了。”秦温看着洛浅浅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才招呼秦暖。

    秦暖一愣,点点头,跟洛言然告别之后,还不忘跟洛浅浅仔细强调要好好处理脖子,虽然没有明显的伤口,但是那一道手印还是很明显的。即便是现在在纱布下,也还是让她记忆犹新。

    洛浅浅连连点头,从容那边也是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洛言无,也没忘记跟洛浅浅强调照顾好鼻子的问题,才跟着秦暖离开。

    岳婷玉也被两个儿媳妇撵去睡觉,不让她忙活了,洛老爷子还在书房里,看着人该走的都走了,洛希娢对着佳凝轻声说道:“你和大嫂住在这边吧,我带洛言然回去。”

    洛言无不知道怎么的哆嗦了一下,然后颇为同情的看了一眼洛言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拉着洛浅浅上楼了,也没忘拿着整整一盆从花束上拆下来的洗干净的草莓。

    洛言然也是背后直冒寒气,怎么感觉他爸这是来者不善呢?求助一般的拉住了贾凝的衣袖:“妈,咱们一起回去吧,明天等您叫我呢。”

    贾凝摇摇头:“你们父子两个是该交流一下了。”一脸的冷酷,明显也是站在洛希娢那头的。

    洛言然表情一怔,随即苦着脸:“爸,轻点,别打脸,成吗?”

    洛希娢看也没看他,将报纸折好放在茶几上,拿起车钥匙起身,走人。

    洛言然犹豫了片刻,还是苦着脸跟上,亲爹要教训他,他还敢不听?那他以后就别想休息了,毕竟这是亲爹,也是公司的顶头上司。

    坐上了车,为了保持安全距离,洛言然没有选择副驾驶,而是乖乖地坐在后座上,连自己的车都放弃了。

    他实在不敢保证,明早还有没有精力开车去接秦暖了,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打车去,还免得露馅。

    车子很平稳的行驶在路上,没一会就到了楼下,但是洛希娢没有下车,关了车灯,掏出了烟盒,点了一根烟。

    洛言然眼神却因为这一根烟变得有些严肃,因为妈妈不喜欢烟味,所以爸爸虽然身上有烟,却是不抽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能让自己的爸爸烦躁成这样?难道打他需要很纠结?还是在纠结打他的选材?家里有拖鞋皮带鸡毛掸子还不够???

    洛言然惊恐的看向周围的昏暗环境,难道是看上了这观赏树?

    “阿然,你说如果在你跟秦暖没有确立关系的时候,家里给你安排了结婚对象,你会怎么样?”

    洛言然一愣,连连摇头,情绪有点激动:“可是我们已经确立关系了啊,爸,我非她不娶的。”

    洛希娢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吐了个烟圈:“我说如果!”

    “如果?”洛言然一愣,就是说家里并没有拆散他们的意思了?“如果我还没察觉自己的感情就无所谓的吧?反正家里介绍的也会是漂亮的温柔的家世也不会差的女孩子。如果我察觉了,应该是不会同意的吧?毕竟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哎。”洛希娢叹了一口气,熄灭了烟:“那你说如果是浅浅,她会怎么选择?”

    “浅浅?浅浅?!浅浅”洛言然显示重复了一遍名字然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大喊。

    “小点声!”

    洛言然急速的冷静了下来,仔细的思考着:“浅浅喜欢徐天逸,众人皆知,甚至愿意帮他离开这里,徐天逸对浅浅应该也是不无感情的。但是其中洛家也做了不少推波助澜的事情,比如小叔安排徐天逸去浅浅那边上学,尽管后来有了点苗头之后马上让他回来了,但是他们之间的种子应该就是那时候种下的……”

    “我让你说的是结果,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洛希娢没好气的把摆在前面的全家福砸向洛言然。

    洛言然沉默了片刻:“浅浅会接受。”眼神一片淡漠:“但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出现在她的身上,我宁愿是我。”

    虽然平时他和洛浅浅总是打打闹闹的,但是也不可否认,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兄弟几个中最深的。所以比起其他的几个哥哥,他是更了解洛浅浅的那一个。

    “果然。”洛希娢声音充满了沙哑:“那你说如果浅浅自己喜欢上那个人了呢?”

    “哪个人?爸,到底发生了什么?”洛言然紧紧捏着全家福,玻璃咔嚓的碎了,玻璃的碎片划破了他的手心,他却恍然未觉。

    “没什么,没什么啊……”洛希娢又点了一根烟:“你先上楼吧,今天的事,一会再收拾你。”

    洛言然此时却是不依了:“爸,你就算现在揍我,我也得问啊,那是我唯一的妹妹!”

    “那还特么的是我唯一的侄女呢!”洛希娢一脸的怔怒:“赶紧给我滚犊子,洗干净等着老子扒了你的皮!!”

    洛言然此时心下一寒,洛希娢一向都是温文尔雅的儒客形象,如今竟然直接这么说话?

    莫非是,他的爸爸改变不了的事情?

    也就是说,是爷爷决定的?

    心头百转,洛言然紧紧捏着拳头:“爸,浅浅是我妹妹,是愿意为了我不顾自己的生命的妹妹,我不能接受她要为了任何事放弃自己的幸福!”

    洛希娢一愣,一把将烟掐灭,转头:“为了你不顾生命?浅浅不是被韩家的人伤的吗?怎么跟你又有关系了?”

    洛言然一愣,随即把下午的事情没有隐瞒的说了出来。

    洛希娢死死地瞪着他:“你下半年的行程全给我推了!滚去你大伯那儿待几个月!”然后紧紧握起的拳头又松开:“韩家、徐家……如果不是这些事情,也还是有老爷子……你说你们没事遇到谁不好?……就算没遇到,周五也会知道的,都是无法避免的啊,呵呵……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