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瑾月
    从容和洛言无也在一边看着洛浅浅,这是他们兄弟俩今晚的任务,陪着女朋友,照顾洛浅浅。

    “一见钟情的喜欢,肯定是看脸。”洛言无笑了笑:“虽然说这张小脸经常看,不过也不能否认,浅浅就算不是什么国色天香也是小家碧玉啊,怎么就不能被一见钟情了?虽然年龄小了点,不过即墨澄年龄也不大啊。”

    “所以你是对我们家从容一见钟情了?看上了脸?”秦暖毫不犹豫的拆穿道。

    洛言无毫不在意的点头:“脸,决定了会不会有交流下去的**,内在的知识决定了两个人之间的相处,而一个人的修养决定了他们之间的保鲜期。”

    洛浅浅听着身后的洛言无的声音,抬头看向即墨澄,却猝不及防的望进一双温柔的眼睛。

    轻轻晃了晃头,仔细的打量着即墨澄,白白净净,眼睛明亮炯炯有神,剑眉星眸说的就是他,还有那高耸的鼻梁,剑削的下颌,还有一双莹润饱满的红唇,发丝看起来也是极为柔软的。手指也是极为修长,关节分明。再看腿也是她一向喜欢的大长腿。似乎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难道这就是喜欢?洛浅浅偏着头,皱着眉,不自觉地把手指塞到了嘴边,无意识的开始啃咬着。

    不对,这只能说是能跟这个人相处下去,毕竟第一眼就不喜欢的人甚至讨厌的人,日后会成为朋友的概率很低,第一印象很重要。

    “浅浅,爷爷叫你们。”洛言浩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除了在场的即墨澄,就属他衣服和洛浅浅最为般配,才被洛老爷子看不下去的派过来打断了孙女和那个想要抢走孙女的臭小子的交流。

    洛浅浅微微一愣,含笑点头:“二哥今天超帅的。”然后笑盈盈的跟即墨澄一起走向二老那边。

    洛言浩没好气的拍了洛言然后背一巴掌,丝毫没在秦暖面前给他面子:“小兔崽子,让你过来是干扰他们的,你这怎么像是对他们的相处喜闻乐见?”

    “二哥,浅浅已经做了决定,随她去吧,她自己明白了才行,我们做什么都没用的。”洛言无看向洛浅浅带着几分坚强的背影。

    在此之前,他们谁能想到,父母之命的婚事这种事情会落在洛家?还是落在洛家最受宠的孩子身上?

    洛浅浅本就没了父亲,爷爷奶奶多想弥补浅浅和书帆,平时不管是吃喝还是穿用,都是把最好的给两个人,生怕两个人有点不舒服。

    但是或许也是这一分原因,才让洛浅浅没有拒绝即墨老爷子。

    “好在还年轻,她有时间。”秦暖叹了一口气,作为好朋友她是一万个想要去帮忙,但是偏偏,她无能为力。

    “其实那个人也不错啊,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的眼睛清澈,不似作假。”从容有几分不解的看向秦暖。

    秦暖抬了抬头,看向那两个人的背影,叹气。

    徐天逸,她说不上喜不喜欢,但是她希望洛浅浅会一直开心。

    “爷爷,空爷爷。”洛浅浅看着两个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老爷子,浅笑着挽起了洛老爷子的胳膊:“什么事啊?”

    “你空爷爷收你做徒弟,你怎么想的?”洛老爷子脸上说不出的怪异,即墨空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他们相处久了的才知道,这个人是有真本事的,尤其在字画上颇有涉猎。

    洛浅浅看了看周围人的表情,竟是嫉妒占了多数,却不得不维持了笑脸。

    洛浅浅想了想:“空爷爷,我认为叫老师没有叫爷爷亲切,您说呢?”维持着得体的笑,眼中却是闪着灵动。

    即墨空看着面前耍着心眼的小丫头也是一脸的似笑非笑:“阿澄在学习的时候都叫我老师,你说呢?”

    洛浅浅看向身边的即墨澄,却看到他很是认真的点点头,颇感惊讶,眼睛咕噜噜转了转:“那空爷爷要教我什么?”

    即墨空面色诡异的看向即墨澄,他教什么的问题只有自己的徒弟才知道,这才多大一会,就告诉人家了?

    即墨澄轻咳了一声,然后将视线移向洛浅浅,伸手将她额角的碎发掖于耳后。

    然后镇定的看向了地面,不敢对上自家爷爷的视线。

    “关门弟子,要继承我的衣钵,自然是要都学了。”即墨空一脸的认真,然后恶意满满的看向即墨澄:“当然了,如果你的师兄愿意分担,我也不会拒绝了。”

    “那空爷爷,拜师礼我爷爷准备好了,请问您打算给我什么啊?”说着目光转向了爷爷手上的盒子,一脸的笑意:“空爷爷也不会占徒弟的便宜吧?”

    即墨空瞬间无语,这种场合,赤果果的跟老师讨要礼物,真的合适吗?

    “肯定不会让你失望,那你是拜还是不拜?”即墨空现在可是两手空空,想拿什么也拿不出来啊:“孙子都给你了,还怕我赖这一份礼不成?”

    这话刚出口,洛浅浅就红了脸,这是她的问题吗?什么叫给她了?

    不自觉地眼睛瞥向走了过来的秦暖,却发觉秦暖对她一直点头,愣了片刻,咧了一个笑脸:“空爷爷,逗你的,您是浅浅的长辈,您想要这澄心堂纸,浅浅自然双手奉上,哪会要您的礼物?您要收徒弟,要来的人还不得从这里一直排到国外去啊?”这话一出口,洛老爷子和即墨空都呆住了,这还是刚才那个一脸不情愿的孩子吗?

    洛老爷子微微皱眉,刚才,浅浅似乎是看向孙子那边的方向?

    但是也是松了一口气,即墨空的学生,那可是屈指可数的啊。

    即墨老爷子一脸的得意洋洋,还是故作谦虚的摆摆手:“哪有哪有……”

    即墨澄端着一杯红酒递给洛浅浅,洛浅浅乖乖的上前想要下跪敬酒,直接被洛老爷子把杯子抢过放在了即墨空的手里,一脸怒色:“我孙女还没跪过我,没道理给你个糟老头跪,赶紧喝了得了,这又不是拜师礼。”

    他明白这个老家伙对拜师礼有多严,也不舍得孙女,瞪着一双牛眼。

    “怎么就不是了?这就是拜师礼,来来来,浅浅,老师给你的大红包。”说着就从怀里拿了个看着就是鼓鼓囊囊的红包,而且似乎并不平整?

    洛浅浅收敛了笑,一脸的严肃:“谢谢老师。”躬身双手接过了红包。

    然后看着即墨空老爷子一脸的期待表情,一脸的疑惑。

    洛老爷子这才如梦初醒,就算没有这澄心堂纸,这个死老头也早就打算好了啊,又好气又好笑:“浅浅,打开看看。”

    得到了爷爷的示意,洛浅浅小心翼翼的打开红包,惊讶的看着里面的一沓人民币,还有一块红色的玉佩?

    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玉佩,看到雕刻成玉牌模样的玉佩后面是复杂的线条,但是能透过花纹看到一个‘墨’字。

    正面更是只有两个字,没有花哨的勾勒,只是在边角的位置刻上了几个花朵的图案,正中书两个字:瑾月。

    “暖玉。”即墨澄眼中微微一动,一块玉佩出现在他的手上,白色却透着蓝意的玉牌,相似的花纹,上书:瑾年。

    “是不是跟你小子跟配啊?”即墨空对着即墨澄眨了下眼睛。

    即墨澄无语,收起了玉牌,这是他身份的象征。

    “这是……?”洛浅浅指着玉牌上的那两个字,一脸的疑问。

    “你们是瑾字辈,浅浅对老师给你取的字可还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