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包子,饺子
    洛浅浅笑盈盈的点点头,没想过自己还有字。平时都是看着古人的介绍,像什么: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云云。

    “行了,你们玩去吧,徒弟我收下了,周末是个好日子,去我那儿正式拜师。”即墨空对着两个人挥了挥手,随后又跟洛老爷子陷入了盒子争夺战。

    “徒弟孝敬师傅是应该的,你赶紧给我拿来。”

    “我孙女给我的,你一边去”

    即墨澄笑着带着洛浅浅走出了宴会厅,拿出了自己的玉佩,将自己的那一面给洛浅浅看:“以后你可以叫我瑾年。”

    洛浅浅新奇的看着即墨澄的玉牌:“你的这个是荧光的吗?啊,凉的?”

    因为一直摸着自己的玉佩,洛浅浅手掌都是温热的,一时间被即墨澄手上的玉牌冰到了。

    “嗯,这是寒玉。”即墨澄笑了笑:“你的是暖玉,大师兄的是墨玉。”

    “是为了谨防假冒吗?听起来都很昂贵的样子。”洛浅浅一头的黑线:“不过雕工还不错,一看就比我家的那些好。”

    “嗯,这都是爷爷的作品,就不说玉是否名贵,这一面的图案就不是能仿的出来的。”即墨澄随手拿起了洛浅浅手上的玉佩,翻到了‘墨’字的那一面:“你看,你这里有个小小的三叶草,我的是两叶。”

    “啊,我都没注意到。”洛浅浅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这个是你以后出入墨斋所有地方的通行证,最起码在翰墨轩它代表了两个字……”即墨澄看着洛浅浅小心翼翼的捧着玉牌观察的模样,缓缓开口。

    “什么?身份?还是牛逼?”洛浅浅眨眨眼,一脸的期待。

    牛、牛逼?即墨澄差点没一口血喷出去,代表了你很牛逼?说起来好像也没有错:“是免单。”

    “哈?那空爷爷是不是坑了我五十块?”洛浅浅眨眨眼,手工的明显不是一天就能够完成的啊,当时就有那个意思还收什么钱?

    不过貌似……当时不收钱她都会被吓跑了吧?

    “这不是还给你了?”即墨澄好笑的指了指大红包,洛浅浅才带了一丝恍然:“你说得对。”

    “周末的衣服明天我派人给你送去?”即墨澄一脸的淡定:“爷爷倒是无所谓,但是太爷爷比较注重理解,我怕你准备的不合乎礼数。”

    洛浅浅点点头,才一脸的讪讪,看向自己身上的礼服:“不会还要穿成这样吧?很累的啊……”

    “比这个简单。”但是更累。后半句话即墨澄却没有说出口,穿的倒是不累,但是穿上那一身衣服之后要做的事很累。

    洛浅浅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比起这样我还是喜欢穿t恤配短裙,多轻松。”

    然后看向即墨澄含笑得眼睛,吐了吐舌头:“你在哪儿上学啊?”

    “之前在……嗯在国外上私塾,嗯。”即墨澄脸上的笑带了几分的尴尬,但是洛浅浅正在兴头上没有察觉,让他松了一口气。

    “国外啊,那你英文一定很好咯?我还没出过国呢,等我哥哥回来一定要让他带我去周游世界。”洛浅浅一脸的羡慕,她目前为止除了自己土生土长的城市就只来过京城和胡思那边、秦凉那边。

    而且还都不是旅游。

    看着洛浅浅一脸的向往模样,即墨澄笑了笑:“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对呗,我哥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呢。”洛浅浅连连叹气,本来活泼雀跃的脸上多了几分无奈,然后赶紧晃了晃头,又带了一抹笑:“大师兄的字是什么啊?”

    “瑾阳。”

    “哎?阳不就是日?我们不就正好是年月日???”洛浅浅一脸的惊讶:“日新月异,斗转星移,下一个可以叫瑾星哈哈。”

    让她想到了前世挺火的一个主持人。

    谁知即墨澄挑挑眉:“你怕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关门弟子,小师妹。”

    “谁不知道啊,开山弟子,关门弟子嘛。”洛浅浅白眼一翻一脸的不服气:“我就是说说而已。”

    “嗯,你知道,以后能去找你吗?”即墨澄脸上带着笑,却不难发现眼中的紧张,手指都缠绕在一起,玉牌在手心摩擦。

    “当然啦,你号码多少,我给你打个电话,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洛浅浅马上从身后的蝴蝶结中掏出了手机。

    即墨澄目瞪口呆,他就说衣服哪里有点怪,还有这种操作?但还是马上报出了号码。从兜里拿出了手机,没一会,上面就跃出来了两个字:浅浅。

    号码他自然是有的,毕竟洛浅浅的资料里就连爱吃什么最喜欢的品牌都有,怎么会少了电话号码?

    洛浅浅挂了电话,一脸嬉笑的存着号码:“我是存橙子好呢?还是存瑾年好呢?”

    即墨澄刹那间有些怔楞,但是马上说道:“你随意,你习惯的就好。”但是手上却麻利的将浅浅两个字变成瑾月。

    洛浅浅看着一串数字,犹豫了片刻就将名字存成了橙子师兄。

    “你对我的好感是哪里来的啊?”洛浅浅把手机塞回蝴蝶结里之后,犹豫了片刻才问道,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即墨澄。

    即墨澄没有任何掩饰的看着洛浅浅:“你的眼睛很像我以前养的小狗。”勇敢聪明却被人害死的那只小狗。

    洛浅浅嘴角抽搐,她,像狗?

    但却有一抹释然显露,她就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如果是这样,确实有点刺激人,但并不是难以接受,想想她的包子,多可爱?

    “我也有一只小狗,非常可爱。”洛浅浅直接忽略了被人说像狗的话题,她又能怎么办?生气?对方还没有恶意,生气就显得她太过于小心眼了。

    “改天可以让我看看吗?”即墨澄眼中也有着一丝欢喜:“从饺子死了之后我再没养过小动物了。”

    洛浅浅一脸的震惊:“你说像我的,不对,我像的……就是反正就是那只眼睛很好看的小狗叫饺子?”

    即墨澄失笑,点点头:“小时候喜欢吃饺子,就叫它饺子了。”

    洛浅浅眨眨眼,努力的装作不经意:“我养的狗叫包子。”

    “真的吗?……”即墨澄也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么巧?震惊过后,却是一脸的温柔,这就是缘分吗?

    洛浅浅点着头,也是一脸的惊讶:“大名洛包子,小名包子。”不过也没人叫包子为洛包子就是了,纯粹是洛浅浅个人意愿让包子姓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