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洛家兄弟们的挑战(洛言无篇)
    “你们这是要去什么五星级酒店面试厨师长吗?”洛言然嘴角抽搐,这样的苹果他做不出来,不过吃还是可以的。

    洛浅浅颇为赞同的连连点头,简直说的不能再对。

    “你很厉害。”洛言海也是惊讶之余有了佩服。

    即墨澄摆摆手:“哪里,是正好在我擅长的领域。”

    洛言海一脸的疑惑,你擅长的领域不应该是书画吗?

    像是给几人解惑一样:“毕竟爷爷是这方面专家,不刻意去学也是要会一点的。”说着轻轻的笑了笑:“比起我这个从小接触的,自然是你更胜一筹。”

    言下之意就算他不想学也是经过了系统的学习的,所以还是洛言海这个没学过的更为厉害。

    洛言无这下子心里一片黯然,虽然研究了半天这个也是他能拿的出手的了,不过不是刻意学习过的都这么厉害,那他一直学着的岂不是变成了他的专场?

    看着洛浅浅眼神落在他的身上,洛言无灵机一动,勾起了志在必得的笑容。

    洛言然看着几个人都没注意,随手拿着两个苹果昂吃昂吃啃了,等洛浅浅发现的时候,苹果已经面目全非了。

    洛言然嘴上还是念念有词的说道:“不吃等着坏啊?苹果不就是拿来吃的?”

    洛浅浅委屈的嘟着嘴,她还想拍照片呢,四哥真是个大坏蛋。

    洛言无看着两个哥哥又想打人的神情急忙站了出来:“两个哥哥都亮相了,我这个三哥也不能落后啊,虽然是你擅长的领域,我还是想见识一番,我向你挑战的是,绘画。”

    洛浅浅都瞪圆了眼睛,三哥,你是在找虐吗?

    “浅浅,上楼。”洛言无瞥了一眼瞪圆了眼睛的妹妹,无奈的对着她挥了挥手:“一会画完了你再下来。”

    洛浅浅虽然莫名其妙还是点点头,乖乖的上楼了。

    即墨澄看着洛浅浅上楼,微笑:“是画浅浅吗?”

    洛言无点头:“让我看看你心里的洛浅浅是什么样的吧。”然后把随身的背包打开:“我擅长的是油画。”

    洛言然猛翻白眼,低声嘀咕:“还是抽象派你怎么不介绍?”

    即墨澄愣了片刻,点点头:“素描我也会,不过你既然这么说,我自然是要用最擅长的水墨来描绘。”说着拿出了手机想要叫人送东西,却听见洛言浩的声音响起:

    “宣纸笔墨爷爷那里都有,还是即墨老爷子送的寿礼之一。”

    即墨老爷子送的又何止文房四宝?还有刻成鹤还有龟模样的玉镇纸,虽然看上去颜色不是那么的昂贵,但是即墨老爷子出手雕刻的,那也是有市无价的珍藏品。

    “我去拿。”洛言然马上举起了手,谁知道下一秒就看到洛希媖拿着东西下了楼,看到几个侄子狐疑的延伸,清咳两声掩饰尴尬:“顺路顺路,你们继续。”将东西随手放在茶几上,便又上了楼。

    “是不是得搬桌子来啊?”洛言然马上又提议,总不能让即墨澄跪在地上画吧?

    洛言无那边倒是好说,支上画架铺上纸,就准备完毕了。

    即墨澄则是完全不在意的铺上了毛毡,他不是中规中矩的画家,不是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作画。

    跪在地上的倒水研磨涮笔动作流畅。

    洛言无那边也挤好了颜料,拿着笔闭上了眼睛,比起即墨澄,他接触洛浅浅时间更久,也更为了解自己的妹妹,闭上眼,洛浅浅的模样就出现在面前,选择好了色彩便开始动笔了。

    然而即墨澄完全没有像雕刻苹果一样闭上眼睛思考,调好了墨,就直接下笔,一笔一笔链接的极为通畅,完全没有停下思考的过程。

    脸上的认真镇到了洛言然,他本来嬉皮笑脸的脸上一片严肃,这个人,真的对两面之缘的洛浅浅上心了?

    即墨澄的画已经成型了,洛言无那边却是刚开始动笔。

    即墨澄在画的右上角空出了一大片的留白,沉吟了片刻才写到: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字体娟秀却又带着几分孤傲,字里行间的情意却让洛言然皱紧了眉:这人不会是个变态吧?妹妹才十几岁,怎么就美人了?还思之如狂,臭不要脸,信不信告诉你老师说你早恋还骚扰未成年?

    搁下了笔,即墨澄看着画轻笑,起身。

    洛言然这才看向画,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洛浅浅,不会是别人,水墨画,单一的黑色却画出了洛浅浅的神韵,虽然只是一个侧身的姿势。是昨天的那件礼服,画出了光照阴影,也画出了洛浅浅稚嫩脸上的不知所措,微微长大的小嘴,还有俏皮的丸子头,背景被换成了樱花树还有纷纷扬扬的花瓣,洛言然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的第一眼就认出了是樱花树,就是一种直觉。

    洛言无画完的时候看到了茶几上的那张,就知道他输了。

    那是洛浅浅,他一眼就认得出,再看向自己的画,虽然颜色用的对比很是强烈,却总感觉,这是得了‘呐喊’的真谛,脸都变形了。

    洛言浩看到洛言无放下了笔,走到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或许会是浅浅不错的归宿。”

    洛言然看了看洛言无的画,嘴角抽搐,上次看的画的玫瑰明明就很有感觉啊,这是着了什么魔了?

    洛言无很无辜,这是他第一次画人啊,能画到分得出眼睛鼻子嘴已经很不错了好吗?

    洛浅浅被洛言海叫了下来,一脸惊喜的看着面前的画,先看的是即墨澄的画,惊讶的捂住了嘴巴,这是她?她有这么美吗?而且那句诗……但还是不吝夸奖,连连赞叹:“师兄你好厉害啊,以后要教教我啊。”

    即墨澄点头应下。

    洛浅浅随后走到洛言无的画板面前,看着上面的画,洛言无一脸的郁结很想把画撕了算了,简直是没得比啊。

    “浅浅,我……”

    “三哥,你一定记错了,我才不会这么吃东西!”谁知道洛浅浅嘟着嘴一脸的不满:“就算看着很好吃也不会这样吃。”

    洛言然狐疑的看着画,哪里有吃东西的画面?洛浅浅眼睛坏掉了?

    洛言无却十分讶异:“你看出来了?”

    “这不就是那天你跟三嫂第一次见面我们吃饭的场景吗?虽然只画了我一个人。”但是她其他时候也没在别人面前露出那种不雅的吃相。

    洛言无一脸的感动,他自己都看不出来了,浅浅却看得出来,眼眶就红了:“是,我记错了,你不会。”

    洛言海皱着眉,这是浅浅?哪里有饭?这块肉色的是脸?那黑乎乎的是头发?

    即墨澄看着洛言无的画却是一脸的向往,真是自由的画啊,也只有一起经历过的人才能读懂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