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洛家兄弟们的挑战(洛言然篇)
    “不过,还是师兄画的好看,哥哥就会丑化我,师兄会美化我。”洛浅浅轻轻吹了吹画,轻声道:“不过既然是画给我的,我就收下了,不许收回去了。”画还没干,她便没有卷起来。

    即墨澄轻笑:“当然。”

    洛言无点点头:“可以。”心下却是打定主意要画更好的把这幅画换下来,不能就这么让妹妹收藏着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几个人看得懂的画啊。

    洛言然苦着脸,三个哥哥都已经完事了,剩下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身上?他是想好了要跟即墨澄比试什么,可是他不敢保证救赎后会不会被妹妹嫌弃,被哥哥们揍……

    洛言无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了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但是也还是有顾虑,看起来似乎又是什么馊主意的样子?毕竟洛言然在洛家的皮是出了名的,熊孩子的plus版本。

    恶作剧之类的事少不了他的,而且他还绝对是那个带头皮的。

    别看洛浅浅是小的,在这方面还是真不如洛言然的天赋。

    即墨澄将视线移向洛言然,前面三个人的挑战结束,理应轮到他了。

    这个人他很熟,是洛浅浅四个堂兄中跟她接触的时间最久的,虽然平时看起来打打闹闹经常闹脾气,但却是和洛浅浅感情最好最亲近的一个。

    洛浅浅充满期待的看着洛言然,四哥会不会是即兴唱歌?洛言然的声音从少年的清脆到成年后的低沉,没有更改的是声音中的磁性,这也是上一世洛浅浅沉迷于言宓远的原因之一,声音好听啊。

    “嗯,轮到我了,我会的挺多,就是都不精通。”洛言然很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问题,然后指了指电视:“我们打游戏吧?”

    洛浅浅瞪圆了眼睛,真不愧是四哥,一如既往的不按常理出牌。

    即墨澄面露难色:“我不会啊。”

    众人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即墨澄,不会玩游戏???

    洛浅浅都是一脸的不信,就连她也能玩两局的啊,即墨澄居然一脸茫然的看着洛言然掏出了电视游乐机,这还是当初因为电脑屏幕位置太小,不方便4399对战,才让他们买了这个回家一起玩。

    洛浅浅拿起一只手柄,走到即墨澄身边:“试试?什么事不都是慢慢学的吗?哪有一开始就会的道理?”

    浅笑盈盈,洛言然一脸的疑惑,为什么洛浅浅今天表现得一直都像一个成熟的妙龄少女?

    “那你教我?”即墨澄看着洛浅浅笑的很温柔。

    洛浅浅点点头:“好呀,不过我玩的也不好跟四哥是云泥之别,四哥,我要玩超级玛丽。”

    洛老爷子从厨房听到洛浅浅的声音也是无奈,怎么就变成了交流游戏?

    洛言然面带宠溺的笑了笑:“好,去那边坐好,别离电视这么近。”

    洛浅浅赶紧走远一点,然后还很注意形象的跪坐在地上,即墨澄则是直接盘腿坐在了她旁边的地上。

    看着电视上熟悉的画面,洛浅浅指挥着小人前进,还不忘一点也不专业的解释到:“你看这个往前走,这个是往后走,这个是跳,这个长得像虫子一样的一下就可以踩死了,这个小王八如果前面有下水道管还会弹回来的,还有这个砖头能被撞碎的,会长出来蘑菇还有小花花,四哥,蘑菇在哪里来着?”

    洛言然实在看不进去,一把抢过了手柄,边玩边给即墨澄解释,即墨澄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地点点头。

    洛浅浅嘟着嘴站到了洛言无的身边:“三哥,我怎么有种上课的感觉啊?老师教的东西怪怪的,学生却还是那么认真。”

    “他什么时候靠谱过?”洛言无叹气,不过这种不失为一种台阶,双方都不至于落了面子。

    洛浅浅看着洛言然脸上的认真,突然勾起了唇,她的四哥啊,保护她的时候就很靠谱啊,超帅的,没有一点估计到他自己,将她护在怀里,生怕她受伤。

    “四哥啊,保护我的时候最帅了。”虽然受伤了,也是超帅的。

    洛言无听着洛浅浅的声音勾起了唇,是呀,保护妹妹的哥哥最帅了。

    洛言浩听着身边两个人的对话,笑了笑:“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哥哥,对别人可以不靠谱,对你不能。”

    洛浅浅笑着点点头,看着身边的三个哥哥眉眼间尽是暖意:“我上辈子可能是拯救了世界才有这么多这么好的哥哥。”

    “那我上辈子应该是在你拯救世界前毁灭了世界,才遇到你。”洛言然听到身后几个人的对话,从游戏中分出神:“要不然为什么每一次我挨揍都跟你脱离不了关系?”

    话是这么说着,眼中却是闪着温柔的光芒,带着笑意,头也没回。

    所以这一抹光芒只有即墨澄看到了,他的眼中闪着几分羡慕。他是家里最小的那个,但是上面的哥哥却没有这样对他,都是带着同情地对他说:“以后你还有我们呢,你爸爸妈妈也不希望你天天哭吧?而且你跟着爷爷呢,零花钱不会少了的……”

    “不就是爸爸妈妈死了吗?凭什么好的东西都是你的?”

    “小也不是拿走所有好东西的理由,谁还没小过啊?”

    ……

    凡此种种,对他本来就亲近不起来,后来哥哥们渐渐成年结婚生子,对他就更是冷淡,哪怕对面相遇都能不打招呼离开的那种。

    像哥哥们说的那样,谁还没小过啊。可是他的小时候被哥哥们伤的,那还有什么快乐的童年?甚至陪着他的饺子都被……他甚至都想过去死,最后还是因为害怕放弃了。

    后来跟着爷爷学习各种东西才慢慢放开那些记忆,先爱己才能爱人,他如果自己都不爱自己,别人凭什么爱他?爷爷是这么说的。

    洛言然看着即墨澄的脸色,拍了拍他的肩膀:“来吧,让我们来对战吧,这种小姑娘喜欢的游戏可不适合我们这种老爷们。”

    随后拿出了拳皇,教会了即墨澄,两个人愉快的打起了游戏,即墨澄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直到中午还是玩的不亦乐乎,洛言然放下了手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想玩随时找我,我是浅浅的哥哥,也是你的。”

    游戏没分出胜负,但是他却从心里认可了这个人,喜欢游戏的人都不会是坏人呢。

    即墨澄愣住了,也是,他的,哥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