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墨斋
    “我好乱啊。”洛浅浅坐在门口,看着大门口那五个人。

    洛老爷子已经回了饭桌,即墨澄在门口等着她,看着她现在的模样,只是笑了笑:“世界如果都是你想的那样,还有什么意思?正因为未知才有趣不是吗?”

    洛浅浅一愣,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她知道的本来就比普通人多啊,或许正因为她知道多了,所以才会出现这些平时所无法知道的事情?

    她现在也是茫然的状态,或许正因为这样,才会出现这些颠倒了她的常识性的问题出现?

    但还是乖乖的点点头:“是呀,因为未知才有趣。”如果一切都知道的确是能防患于未然,但是一旦有点什么差池就会让一切走向奇怪的方向了。

    “韩晨,你走吧,等我想清楚了会去找你的。”洛浅浅冲着大门口的几个人那边说道,然后转身走回房间,继续吃饭。

    即墨澄也跟着走回了自己的位置,拿起了筷子,过了没一会,四兄弟也回来了。

    洛言然看了一眼洛浅浅:“他走了。”

    洛浅浅点点头,脸上没有一丝的变化,但是却放下了筷子:“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一下,你们慢慢吃,师兄要多吃点。”

    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却没有被任何人指责,谁都看得出洛浅浅脸上的几分彷徨。

    看着洛浅浅上了楼,洛老爷子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事别往外传,家里人也别提了。”像是早就知道韩晨说的什么事一样,然后眼睛看向了即墨澄,放下了筷子:“我没有拒绝你爷爷,就是因为现在即墨家能护住她。”

    直白的让即墨澄都没办法表达任何的不满。

    但是偏偏,即墨澄脸上一直挂着笑:“我知道。”在即墨空把洛浅浅的事情告诉他的时候,他桌上就有了洛家、洛浅浅所有的资料,他也是从那刻确定了洛家不会拒绝的。

    “所以,请你护住她。”洛老爷子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洛家这么多人,偏偏屡屡被盯上的只有洛浅浅。上到他,下到五个孙子,三番五次被针对的只有洛浅浅。

    “我,即墨澄。”即墨澄放下了筷子,一脸的严肃模样:“代表即墨家向洛爷爷承诺,会保护洛浅浅。”

    代表即墨家?洛言然直接一惊,但是下一秒,想想也是,他出去自然也会说代表洛家,这样才庄重,也才显得有那个能力。

    ……

    洛浅浅回了房间关上了门之后直接跌坐在地上,靠着门,一脸的不知所措。

    自从查出来修然跟韩晨有关系之后已经把韩晨当成**oss之一了,当然后面的还是可能会让韩晨动手的徐潇潇,现在却跟她说,韩晨不过是个棋子?后面还是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

    甚至还牵扯到了派系?

    楚婷,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拿出手机,刚想拨通秦暖的号码,却停住了,秦暖根本什么都还不知道呢,她这么做岂不是打破了她的常识?让她跟自己一样陷入迷茫?

    愣了片刻,把手机扔到了一边,紧紧地抱着腿靠在门上。

    嘴上还喃喃着:“如果,徐家是后面的**oss,又为什么对徐天逸那么差?甚至任由徐潇潇叫他……小杂种?这也说不通啊。徐天逸逃离的原因如果仅仅是不尊重也不应该断了所有的联系才对,如果不是因为徐家的蔑视逃离,又会是因为什么呢?不对不对……”

    洛浅浅皱着眉:“楚婷是徐家的人,她针对我的原因如果是怕我抢了她的风头,那从现在开始就没必要针对了因为已经成了定数了,那么以后的针对就会从背地里移到明面上。暖暖说,楚婷应该是空爷爷的关门弟子才对,所以说,现在即墨家因为我已经不会站到那一年去了,也就是说……”洛浅浅一惊,也就是说,下一步应该是让她死,洛家和即墨家重新各自为营,或者是……拉拢洛家和即墨家。

    “哥哥,我该怎么办?”将头埋进膝盖,不想去思考,怎么觉得事情越变越复杂?

    洛浅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如果前一世的楚婷成为了即墨空的关门弟子,那么即墨澄又是娶了谁?

    拿出手机给秦暖发了信息,没一会却得到了一个令她十分意外的消息:即墨澄没出现过。

    仔细想想,似乎即墨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说:

    “刚回国就遇到……”

    “在国外十年没有回来十天……”之类的话……

    而即墨澄自从父母双亡后一直跟着即墨空在一起生活?也就是说……他原本在国外?上一世没有回来过?或者是并没有发生什么类似的大事将他推向明面上?

    “浅浅,即墨澄要走了,你干啥呢?”洛言然上来敲了敲洛浅浅的房门。

    洛浅浅一愣,要走了?

    赶紧打开房门,故作认真:“我上厕所啊,为什么走啊?不是玩的好好的嘛?”

    “逗你的,他正在和爷爷下棋呢。”洛言然直接进了房间,将门关上,一脸认真地双手按住了洛浅浅的肩膀弯腰看向她的眼睛:“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乱,我也一样。可是啊,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如果什么都知道了,那叫先知。而且如果知道了结局就去避免事件的发生,有些方面是好事,就像春天你和暖暖的努力,但是呢,有些事或许可以停止一些损失,但是也会少了许多的收获。就像你上次看的电视剧,你说很好看的那个演员,演着十六岁的少女,可是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看着洛浅浅长大了的嘴巴,他又缓缓地说道:“看吧,有些事情知道了你就没办法带进去感情了,在看电视剧是不是就感觉怪怪的?”

    洛浅浅一脸的嫌弃,拍掉了洛言然的胳膊:“你还让不让我好好的看电视剧了?”这种事她当然明白,可是他们现在面对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孩他妈扮演妙龄少女的问题好吗?能扮演说明人家状态好,所以根本看不出来。

    “我跟古板的导演吃过饭,也跟人街头撸过串;我跟国色天香走上过红毯发表着冠冕堂皇的好听的空话,也跟暖暖偷偷去过破旧的小庙说着山盟海誓;闭上眼,什么都是空的,暗的,虚无的,睁开眼,什么都在。活在当下,别想太多,多的担忧,不过是杞人忧天,惊鸿入梦,虚惊一场。”洛言然站到窗边,看向远方。

    “你,在背台词吗?”洛浅浅嘴角抽搐,拍了拍洛言然的背:“你有这个闲情逸致还是带着暖暖去小庙海誓山盟去吧。”一脸的笑意。

    她又何尝不明白?算了,放到一边去吧,谁知道这后面是什么棋局呢?他这样的充其量也就是棋子,想做下棋人,她可没有那个能力,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从棋局中救活,不会变成弃子就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