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澄心堂纸引发的事件(上)
    “啊,疼啊,你个大骗子”洛浅浅看着抓着她的小腿大力揉搓着膝盖的即墨澄都快哭了,这叫尽量。

    即墨澄带着笑意:“我尽量速战速决,长痛不如短痛。”

    所以你的尽量都是骗人的

    洛浅浅带着哭腔吼道:“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果然都是骗人的”

    在洛浅浅鬼哭狼嚎中,即墨澄已经飞快的涂好了药,摸着她已经揉的发烫的膝盖,无奈的看着她:“已经好了,回家自己多揉一揉,这样明天才不会难受。”说着放下了她的裤腿。

    洛浅浅瞬间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才听到即墨澄继续说道:“家里的长辈都没有来,或许过几天爷爷会让你去家里见见那些长辈。”

    洛浅浅瞬间垮了脸,啥?还要见长辈?跪一天?

    看到洛浅浅的眼神,即墨澄无奈的一笑:“不过也不一定,那些老人家毕竟也是年纪大了,也未必有精神关注这些事。”

    洛浅浅听了这话才松了一口气,谁知即墨澄接着说道:“不过爷爷是现在即墨家对外的招牌,你又还有其他的身份,也未必会不见。”

    洛浅浅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到他的身上,能不能不要这么说半句话还留半句等着她松气再继续说???

    “好了,逗你的,家里的长辈只有在新年的时候才会露面,所以即便是你有心想要见,也要等到新年。”即墨澄说着拉起了洛浅浅:“走吧,我们也不好消失得太久。”

    洛浅浅点点头,也不知道该松一口气还是该紧张了,倒是即墨澄脸色微变,看向了自己的手指。

    “大师兄最近回学校那边参加毕业设计,所以没回来,不过大师兄有说会尽快赶回来的。”即墨澄拉开了大门,然后说道:“你要跟洛爷爷在一起还是跟爷爷在一起?”

    “跟我爷爷。”洛浅浅下意识的说道。

    即墨澄带着笑点点头,把洛浅浅带到了洛老爷子的桌边,让她坐下,随后笑着跟洛浅浅说了两句话,又承诺一会吃完饭来找她之后方才离去。

    即墨澄的细心得到了洛家二老和同桌的人的一致好评。

    “年纪小,还是蛮细心的哦,怪不得洛老爷子宝贝得跟什么似的的孙女也肯订出去了。”

    “就冲着这个人,谁不愿意啊?”

    “这也是洛老有那个运气……”

    不用怀疑,这一桌都是冲着洛老爷子手上的澄心堂纸来的。

    洛浅浅都是无语的状态,这个奉承明显不是爷爷爱听的,到现在都没看到爷爷发自心底的笑。

    洛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孙女:“擦药了?”

    这里满是饭菜的香气,明显不是闻到了药酒的味道,洛浅浅点了点头。

    洛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算我没看错他。”作为家人,当然是从洛浅浅含着一汪委屈的眼中猜到的。

    虽然孙女疼过更厉害的,但是小女生总是怕疼的,平时针扎都要憋着嘴自己委屈一会。

    看着孙女带着泪意的眼睛哪里还能不明白?更何况,即墨澄将人带走的,又还能坦然的面对众人,明显不是做什么坏事了,孙女也没有一点羞涩,明显的事。

    ……

    “这是怎么回事?”寂寞空看着划开的蒲团,脸上一片的厉色。

    即墨澄也低下了头,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消失不见,看着蒲团中竖着的钉子,如果洛浅浅跪的正了,现在的腿就算没残,也是不好受的吧?

    他当时拍的时候就感觉是碰到了硬物,但也没想到是钉子,本以为是什么木头之类的东西。现在想想好在他拍了拍察觉到了不对,才让洛浅浅换下了蒲团。

    “爷爷,不用问,直接查指纹就好了,钉子上就算再怎么小心也会留下痕迹。”说着眼睛看向了下面的一众服务人员,从一开始的准备人员到今天的接待,全都低着头出现在这里,没有一个有异色,看起来倒像是即墨空在诬陷他们一样。

    但是他们也很明白,如果今天那个女孩受伤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简单,他们也很明白,他们之中肯定有人做出了这件事。

    低下的脸上都带着埋怨,干嘛要做出这样的事?

    心里都在回想着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想到是哪个人洗清他们的嫌疑。

    这时候突然一个人抬起了头,在得到即墨空的示意之后说道:“我想起来了,昨天准备的时候,好像有穿黄色唐装的人出现在这边,但是后来没有看到,就没注意了。”

    即墨澄皱起眉,唐装?那是墨斋在录会员的打扮,颜色都是按照个人的喜好来的,没有什么硬性的要求。

    “瑾年,你去找瑾月吧,这件事交给我。”即墨空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即墨澄顿了片刻,然后垂手点头退下。

    等到即墨澄过来的时候,就看着洛浅浅正在默默的吃着东西,而洛老爷子则是冷着脸听着周围的老人家说话。

    那几个老人家他都是熟悉的,明显是有名的老收藏家,以及有名的书法家有名的画家……看起来就是冲着洛老爷子手上的澄心堂纸去的嘛。

    “瑾月。”即墨澄坐在洛浅浅身边的空位置上,看着已经站起来围绕着洛老爷子的老人家们,也是多了几分无奈,却也无能为力,毕竟这些老人家都是和爷爷一辈的:“好吃吗?”

    洛浅浅眨眨眼:“都是你喜欢的。”素食席,做的口味很是不错,倒也附和这大多数会员都是老人家的墨斋。

    即墨澄失笑,这话倒也是没说错,他平时吃的东西一向都是跟着爷爷的,所以口味倒是有点偏向养生了,大多吃的都是素食。

    “你吃了吗?”洛浅浅坐下也没吃一会呢,即墨澄来回走路也需要时间的,看起来倒也不像是吃过东西的样子。

    即墨澄摇摇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皱了皱眉:“去爷爷的会议室吃吧,走吧,这种环境不适合吃东西。”

    面对着旁边飞溅的口水,也亏洛浅浅能一脸嫌弃的吃了这么半天。

    洛浅浅看了看周围,像是明白了即墨澄的想法,放下了筷子,跟爷爷奶奶打了招呼就跟着即墨澄走了,他说的没错,这样的场合,她还真是应付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