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澄心堂纸引发的事件(中)
    到了会议室,即墨澄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坐下了,看着洛浅浅揉着自己膝盖的模样,眼底不易察觉的闪过了一丝寒光。

    “墨斋是不是很有钱啊?”洛浅浅看着屋里的摆设,连连咂舌,看起来就连差这话的花瓶都像是古董啊?

    “有钱,吗?”即墨澄倒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有些好笑,但还是认真点了点头:“应该是吧,毕竟古董都很值钱。”

    洛浅浅嘟着嘴,看吧有钱人家的少爷就是视金钱于无物的,嘴上还是打开了话题:“我小时候家里可穷了,妈妈好辛苦,哥哥放了学就要回家照顾我,都没有时间玩。”

    “那时候我就想,等我有钱了,我一定天天买衣服买好吃的,把自己养的像公主一样,可是真的有钱了以后,却也没有了当初那种想买的冲动了,可能就是因为没有能力有才想要买的吧?有能力的时候,感觉那种东西那么多也没什么用。”

    洛浅浅对着即墨澄轻笑,倒是露出了和平时不同的表情,只是脸上带着两分哀伤又带着三分怀念。

    “那时候哥哥还在我身边,会对着我温柔的笑,会告诉我有他在不会让人欺负我……”说着说着洛浅浅眼泪就掉了出来。

    即墨澄多了几分手忙脚乱,慌乱的拿着纸抽递给洛浅浅。资料倒是看过,但是也没想过,洛浅浅会突然掉眼泪啊。他从很小的时候就不哭了,因为爷爷说过,哭是小孩子和女孩子的专利。他是男子汉,要坚强。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开始学了跆拳道,要具备保护自己和守护自己身边拥有的东西的能力。这样才是男子汉。

    洛浅浅破涕为笑:“你这个表情倒像是我欺负了你呢。”说着拿起纸巾擦干了眼泪正要说什么,就听到传来了敲门声。

    即墨澄起身打开了门,然后端着两份吃食进了屋子,笑道:“放心,除了我没人看到你哭鼻子的样子。”

    “不许说了。”洛浅浅羞恼的跺脚,不过现在还真是想念哥哥啊,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

    与此同时,洛书帆正在睡觉,只是不知怎么的嘴角露了一个笑容,看起来像是一个美梦的样子。

    ……

    两个人正吃着东西,却被敲门声惊到了。

    “澄小少爷,洛老爷子被推到了,已经叫了救护车”

    洛浅浅一愣,筷子直接摔落在了地上,一脸的震惊,爷爷被推到了???

    下一秒也不管自己的腿还在疼,直接冲了出去。

    即墨澄一愣,也是放下了碗筷,看起来比起洛浅浅是优雅了不止一点点,但是熟悉他的人都会发现,简直不是一星半点的慌乱。

    紧随着洛浅浅冲了出去。

    洛浅浅赶到的时候,救护车还没来,她费力的钻进人群,看着倒在地山一脸痛苦的洛老爷子,赶紧在洛老爷子身边跪坐在了地上:“爷爷,没事吧爷爷?哪里不舒服?哪里疼吗?告诉浅浅好不好?”

    洛老爷子一愣,他就是被那些人缠的有些烦躁,所以顺势一倒,现在看这个场景那还能这么说?

    只能对着洛浅浅摇摇头。

    岳婷玉在一边倒是知情的,知道自家老头子就是对这些打不得骂不得怎么冷脸都不好用的‘文化人’难以应付,但是这种情况下,哪里能解释给孙女?

    只能拍了拍洛浅浅的肩膀:“你爷爷没事,他身体好着呢,浅浅别担心。”

    谁知道这么一说更是让洛浅浅眼眶都红了,沉着脸冷着声冷冽的眼神扫向周围:“谁干的?!”

    洛浅浅再不济也曾经历练过一段时间,周围这些一直混着文艺圈的老人家那里是她的对手?一个个都被洛浅浅突如其来的样子吓得倒退了两步,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

    周围一片寂静,即墨澄挤进人群,看着洛浅浅的模样也是一阵心疼,眼睛都红了,怕是真的很着急了吧?

    安静的出现在洛浅浅的身后,以自己的行为支持着她的行动。

    洛浅浅眯起眼睛,整个人都带着嗜血的气息:“到底是谁!!”

    “洛老头,你没事吧?”收到消息的即墨空也赶紧赶了过来,看着洛浅浅的模样也不觉一惊,紧接着也眯起眼睛一脸的冷冽:“瑾年,调监控!”

    即墨澄应声而去,这件事交给别人也不放心,他能做的也就是站在洛浅浅身后支持她。

    “哎呀,空老,这不是我们跟洛老说话吗?这说到兴起,手上带了动作,不小心……”刚才聚集在洛老爷子身边的一个人急忙说道,看向洛老爷子的眼神还带着埋怨:“谁知道他也没站稳啊。”

    洛浅浅直接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布包站了起来,打开布包,银光闪闪。

    “是吗?我爷爷没站稳的问题?还一个不小心?那我一会扎上了什么地方导致什么植物人老年痴呆中风脑血栓,是不是也可以用不小心来解释?!”洛浅浅直接拔出了一把银针:“谁干的!我是不介意多不小心几次的!”

    不得不说对于为老不尊倚老卖老的人,威胁远比讲道理管用得多,刚才还互相袒护的几个老人家马上就不说话了,甚至还向后退了两步,留下了一个老人家。

    而这位老人家像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般,看着洛浅浅的眼里带着几分阴狠:“要两张破纸都不给,活该他有如此下场!”

    洛老爷子刚闭上眼打算用装晕来转移洛浅浅的注意力,听了这话直接把眼睛瞪得溜圆。

    “奇宝众多,缘者居之!那你家这么有钱,分我点花怎么样啊?说的冠冕堂皇,又和强盗有什么区别?”洛浅浅收起了银针,她还做不出那种不敬老的事情来,只是威胁那一群想要打掩护的人罢了。

    “凭什么!”

    “对呀,凭什么?你长得好看啊?还给你一张,你要长得那位老爷子那么好看,我也不介意送你一张!”洛浅浅指向了这一桌唯一一个从始至终只是看了洛老爷子两眼,没有任何起来客套打算的老人家,刚才这几位相护,他也是一脸的不屑。

    即墨老爷子则是惊讶的看着洛浅浅手指的方向:“唐老。”

    那位老人家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即墨空不要声张,继续看着这一切。

    洛浅浅完全没有被打扰:“长得又不好看,非亲非故的,凭什么?你以为你是太阳啊?太阳系都的围着你转?就不给你,你能把我怎么的?……你还想打我是怎么的?先不说我会不会反击这个问题,我只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不巧两样我都是!我是未成年的女子!”

    这话倒是让围观的人笑了起来,洛浅浅继续高昂着下巴迎上了几双阴暗的眼睛:“就凭你们刚才那个阿谀奉承和现在一脸冷漠判若两人的脸,就算爷爷同意给你们,我也不同意,道貌岸然的人凭什么拥有?我洛浅浅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欢迎你们随时随地以任何的方式展开报复!”说着勾了勾唇:“不过你们最好一击毙命,而且不留下一丝的蛛丝马迹!不然,呵呵……”

    洛浅浅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