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常希的婚礼(三)
    “浅浅,那个人好熟啊?”秦暖也看向了刚才洛浅浅看的方向,微微皱起眉,然后单手捂住了嘴巴:“不会是王卓吧?”王卓就是她的前世老公,不过马上摇了摇头:“不对,长得比他好看多了,这眼睛,看着特别像……咳咳咳……”

    然后秦暖的目光在那个人的时候,看到那人对着她挑了挑眉,这个动作真是非常的熟悉啊……

    “我知道是谁了。”秦暖无语的低下了头:“这就叫做说曹操曹操到。”

    洛浅浅此时端着放着戒指的托盘上了台,哪里知道秦暖说了什么?

    笑盈盈的接过了捧花,送上了戒指,拖着托盘又下了台,看着秦暖堪比菜色的脸:“你怎么了?肚子不舒服了?”

    秦暖想说她简直是脑子都不舒服了,却在那人的目光下垂着头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洛浅浅就看着台上的人戴戒指交换誓言改口接红包倒酒切蛋糕点蜡烛,结婚的仪式已经走到尾声,到了抛捧花的部分了。

    洛浅浅笑嘻嘻的拉着秦暖上了台,未婚的男男女女也都想接这个喜庆的捧花。

    然后就看着常希背对着众人做了个动作,随后就转了过来,随手将花束扔进了秦暖的怀里。

    秦暖吓了一跳直接将花束推开了,跟打排球似的,就在洛浅浅目瞪口呆中又回到了常希手上,常希那叫一个哭笑不得。

    秦暖反应过来之后也是长大了嘴巴,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洛浅浅扶额,下一秒也没等两个人做什么反应就从常希手上抢回了捧花塞进秦暖手上,嘴上还说着:“那是晚上的活动,你又神游了是吧?”

    秦暖抱住了捧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仪式才真正的完成,洛浅浅和秦暖陪着常希回去换衣服换发型。

    不过在门口,秦暖就拉住了洛浅浅:“我哥来了……”

    “哈?这不是应该的嘛?你以为一会我们怎么回去?”秦温可不就是司机?洛言然为了低调何止是不肯开车?甚至头都没洗……

    “我说的是……”

    “暖暖,浅浅。”一个声音响起,随后洛浅浅感觉到一阵风,随即往旁边一跳,躲过了一只大爪子,秦暖就没那么幸运了,被那只手抓在了手里。

    “大哥……”秦暖苦着脸,她就知道是秦凉,就算留了胡子也一样的改变不了那个眼神。

    “哇哇哇,老大,你怎么这么沧桑了?是去极限训练了吗?”洛浅浅看着秦凉粗糙了何止一点点的大手一阵感叹,尤其是放在秦暖肩上,对比更是明显,白白嫩嫩的秦暖,麦色而且晒爆皮的手背。

    “出去了一趟,这不是刚回来也没来得及收拾,就直接过来了。”秦凉苦笑:“我看你们刚才的眼神怎么像是看什么犯罪分子呢?”然后脸色一变:“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秦温没有好好照顾你们?”

    “大哥,你能不能不一回来就怀疑你亲爱的弟弟?”秦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双手环胸靠在墙边看着三人,身后还跟着洛言然。

    “等回家我再跟你算算帐。”秦凉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又看了看洛言然,片刻后收回了视线:“我先去办正事,你记得看好这两个小家伙,别穿成这样乱跑。”说完这话,目光落在洛言然身上:“周末跟暖暖浅浅一起过来吃个便饭。”

    洛言然连忙应了,把刚才的敌意都隐藏了。作为秦暖的男朋友,洛浅浅的哥哥自然是发现了这个一直盯着两个人的怪人,但是知道了他的身份以后,马上就收敛了所有的敌意。

    还暗自庆幸没有做出什么怪事来。

    看这秦凉走了,秦暖拍了拍胸口:“在台上没吓死我,要不是大哥二哥眼睛特别像我也认不出来。”

    洛浅浅点点头:“老大跟逃难回来了一样啊,是不是被什么山头的女大王抢回去要做压寨夫君,老大不从,于是跑回来了?”

    “所以你的脑洞还能再大一点吗?”秦暖翻了个白眼:“二哥,你知道大哥要回来的事吗?”

    秦温点点头:“上个月他说过。”

    “嘿,那你怎么不告诉我?”秦暖整个人都不开心了,今天收到的消息,然后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得到了印证,就算是打飞的也没有这个速度吧?

    “告诉你干嘛?你又不经常回家住,就算回来了,对你也没什么影响。”秦温看着秦暖的衣服,也是微微皱眉:“大哥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一会你们老老实实跟我回家。”

    “不行啊,我们还闹洞房……”洛浅浅眨着眼一脸的不愿。

    常希直接拉开了门,一身白纱已经褪下,换上了一身红色的旗袍。

    洛浅浅眼前一亮:“是那个!”常希的奶奶为她绣的嫁衣!

    “嗯。”常希轻笑:“你们结婚的时候可以借给你们哟。”

    和现在市场上的旗袍不一样,边边角角都能看出卫***细心。

    “浅浅够呛,毕竟个子不够,会拖地的。”秦暖毫不犹豫的开涮:“所以回家多喝牛奶。”

    洛言然默默记下,从此以后在寝室秦暖从容督促着她补钙长个丰胸,回家就是洛家的一家老小。

    “秦小暖,你别忘了我还是你的伴娘!”洛浅浅恶形恶状的威胁道。

    “洛浅浅,你别忘了她是你嫂子!”洛言然说完这话就得到了洛浅浅和秦暖一致的大白眼,异口同声:“你谁呀你。”

    他表示很受伤。

    接下来的敬酒点烟,洛浅浅就是各种端东西的那个,至于秦暖?被洛言然说身材太好会被占便宜为由去一边吃东西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当然还有席铭卫明。

    “真是不让我们这些单身的过了。”卫明一脸的感叹,轻轻摇了摇头。有对象的居然就可以去吃饭了???

    洛浅浅撇撇嘴,你要是有洛言然那样的醋坛子做对象,一天不得分手八百回?要不是正常的时候,洛言然都是忙得像个陀螺,秦暖那里受得了他这个狗皮膏药属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