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常希的婚礼(四)
    “浅浅,你去休息一会吧,长辈这边已经结束了,下面都是喝酒的了。”常希转过头对着洛浅浅说道。

    叶良也是一脸认真的点点头:“小孩子穿那么长时间高跟鞋不好。”

    洛浅浅一脸得意的对着席铭卫明做了个鬼脸,欢快的离开了,不管两个人幽怨的视线。

    “凭什么啊?”卫明一脸的不满:“小不是理由吧,姐,我可是亲生的。”

    “你敢让她代酒?”常希哼了一声:“有本事你也带个未婚妻来啊?人家可是带着未婚夫来的。”

    洛言然秦暖那桌本就是备用席面,除了两个人之外没有别人了,洛浅浅愣了片刻,看向一直在看向她的即墨澄,笑着向他走了过去,跟他说了一声之后就带着东西坐到了秦暖洛言然身边。

    洛言然看着洛浅浅小口小口的吃着东西,背挺得很直,一个肉丸子能分三口吃,甚至于喝汤都不发出声音,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你自己也吃啊。”看着没一会面前就堆满了剥好的螃蟹肉虾肉,洛浅浅都不好意思了,擦了擦嘴巴才说道。

    秦暖直接瞪着洛言然,没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说明白了她的想法。

    “得嘞,小主,您瞧好吧。”洛言然马上明白了秦暖的意思,十分狗腿子的开始剥螃蟹,然而下一秒:“哎呀……”然后就看着她的大拇指上慢慢涌出了一颗鲜艳的血珠。

    洛浅浅很努力的控制住了不笑,但是眼神也看向了即墨澄的手指,只是人家的手指葱白玉润的,哪有一点伤痕?

    看到了洛浅浅的眼神,即墨澄很是大方的伸出了手擦干净之后递到洛浅浅面前:“放心,我有诀窍的。”

    洛言然听到诀窍两个字也顾不得受伤的手指了,任由秦暖用纸巾给他拭去血珠,一脸的好奇宝宝模样。

    谁知即墨澄勾起了唇:“熟能生巧。”

    洛言然嘴角抽搐:“你这不废话吗?”

    洛浅浅却眨了眨眼睛:“你喜欢吃螃蟹呀?”可是之前问他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明明就没有说过啊……

    即墨澄摇了摇头:“爷爷喜欢。”

    洛浅浅正在夹蟹肉的筷子一哆嗦,所以她现在的待遇跟即墨空是一样的???

    “所以也常吃。”即墨澄不紧不慢的接上了一句。

    洛浅浅一脸的无语,能不能不要大喘气,不过还是保持着自己的姿态,所有需要吐骨头的需要吐刺的,会塞牙的,会粘在牙上的一律不吃。

    秦暖看着洛浅浅只吃碗中现成的还有素菜也是微微皱了皱眉。

    直到即墨澄剥好了螃蟹,去卫生间洗手,洛浅浅才吐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瞬间挺直的后背就有了弧度,夹起了一块排骨,飞快的吃掉吐骨头,然后鸡翅飞快的吃掉吐骨头,然后擦了擦嘴巴,又将骨头堆到了洛言然的面前,才挺直了背继续慢悠悠很淑女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这一套动作让洛言然秦暖两个人简直是目瞪口呆,正想开口就看到了即墨澄回来了,便止住了想要问的话题。

    洛浅浅将碗中的东西吃光后,才擦了擦嘴巴,喝了一口水,轻声说:“我吃饱了。”

    秦暖嘴角抽搐,看着自己面前一碗炒饭才吃了一半,竟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吃了。

    洛言然扶额低头,作为哥哥他不想拆自己妹妹的台,尤其是面前这几块骨头,让他简直是无语,平时就算跟以淑女气质著称的演员一起吃饭,也没见对方做到这种地步吧?

    即墨澄只是带着笑点点头,随后从随身的包中取出了木糖醇,在自己嘴中扔了两颗,然后看向洛浅浅:“需要吗?”

    “嗯嗯。”洛浅浅点点头伸手接过,看着手上两颗木糖醇,没有犹豫就扔进了嘴巴里。

    然后就看着即墨澄将木糖醇推到了秦暖和洛言然面前:“水蜜桃味的。”

    洛浅浅眨了眨眼睛,这不是她最近喜欢的味道吗?

    “浅浅,暖暖,过来拍照了。”厅里除了自家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席铭也没那么多顾忌了,直接对着两个人招手。

    洛浅浅起身整理了一下裙子,才笑着对洛言然和即墨澄说道:“要不要一起来?”

    “我就不凑热闹了。”洛言然把一直扣在头上的帽子压低,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而且卫家千金大婚,也算是新闻啊。

    即墨澄只是摆了摆手,挥了挥手上的相机:“不用了。”

    秦暖和洛浅浅便手挽手走向那边,远离了即墨澄之后,洛浅浅才松了一口气。

    秦暖一脸的鄙视:“你能不能再假一点?我就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那么淑女了。”

    洛浅浅本也没有在秦暖洛言然面前掩饰自己的必要性,嘟着嘴:“你们是不知道墨斋给我带来的压力,我根本大气都不敢喘,别说装淑女了,让我装哑巴我也得装啊。”

    “累不累啊?”秦暖叹了一口气:“这个人对你还算是不错的,没必要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都想把他供起来。”洛浅浅叹了一口气,看着已经给两个人留出位置的席铭,微微一笑,就拉着秦暖赶紧站好。

    ‘咔嚓咔嚓’,快门声响起,‘咔嚓咔嚓’,记忆凝固进相片。

    看着台下即墨澄双手环胸微微偏着头看着她,洛浅浅勾起了唇,比起在一边像是逃犯一样完全把自己放在帽子口罩下面的洛言然,即墨澄是这个样子真是太好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洛浅浅低声呢喃。

    秦暖没有听清,嗯了一声。

    洛浅浅摇摇头:“没事,就感觉,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自带仙气?还是自带光圈?会发光?”卫明一头黑线,他怎么没感觉到?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席铭则是顺着洛浅浅的目光,视线落在了即墨澄身上:“是这样,对吗?”

    洛浅浅呵呵傻笑了一阵,随后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乖乖的拍照了。

    晚上的洞房,洛浅浅和秦暖还是没有去成,因为被常希勒令小孩子要回家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