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林叔的娘是极品
    “带去医院?”黄月然面色有点诡异:“那你还是少带点吧。”

    “怎么了?”洛浅浅马上就察觉了不对劲,微微蹙眉,妈妈现在正在待产,难道还有人敢不让她吃东西?

    “哎……”黄月然摆摆手。

    何闻玉可是憋不住,直接跳起来:“还不是干妈的极品婆婆?一直说什么看着肚子不像是孙子,一直不给干妈吃好吃的,要不是林叔一直制止,指不定瘦成什么样了。之前你小姨她们来看望买的营养品都被拿走了,去给他的小儿子小儿媳小孙子吃了”

    洛浅浅眯起了眼睛:“还真是记吃不记打。”上次婚礼上跟这老太太对上的事情,洛浅浅记忆犹新。

    “你消停点吧。”黄月然扯了一把何闻玉,然后赶紧拉住洛浅浅:“你可别跟她闹,不然你妈的月子怕是坐不好了。”

    “她敢!”洛浅浅哪是当初的洛浅浅?现在的洛浅浅经过了历练,身上的气势不可同日而语也。

    何闻玉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洛浅浅一惊赶紧收起了自己的气势笑着把人拉起来:“哎呀呀,你可是我姐姐,居然还怕我,了不得了不得。”

    何闻玉憋着嘴,看向一边的爸爸妈妈,果然两个人脸上都是震惊,刚才不是她的幻觉。

    果然,刚才洛浅浅身上出现了那种弑杀的感觉。

    “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吧。”黄月然皱着眉,本来那个老太太在的时候,她是不愿意出现的,嘴又碎,还一点不留口德。

    “那我也去。”何军可是不愿意老婆受那个老太婆的气,本来之前家里的事就感觉够对不起妻女了。

    洛浅浅摆摆手:“没事哒,干爸干妈就安心吧,该干嘛干嘛去,晚上我可还要吃猪蹄呢。”说着做出了馋猫的模样。

    “还说呢,上次林嘉佑回去,什么都没带,就给你带了一堆的猪蹄。”何闻玉说这也是无奈的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拿去卖呢。

    “嘿嘿,别人做的可没有干妈做的好吃嘛。”洛浅浅吐了吐舌头,黄月然看向何军,何军看了两眼洛浅浅之后才点点头。

    黄月然这才松口:“那行吧,小玉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赶紧去做点热乎的猪蹄晚上给你带回来。”

    洛浅浅连连点头。

    看着两个人先后出了门,洛浅浅才眯起眼睛:“那个老太太欺负我妈了?”

    何闻玉拿出盒子,摇摇头:“说欺负倒是算不上,但是她那个嘴啊,我妈都说担心干妈产后抑郁了。”

    产后抑郁?洛浅浅握紧了拳头。

    何闻玉打开盒子,看着里面一对对戒,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好漂亮。”

    “你收好了,别让干妈看见。”洛浅浅只是撇撇嘴,这倒是专门挑的,不贵,但是胜在款式新颖。

    “最爱你了。”刚才洛浅浅话一出口,她就知道东西是不想让爸妈看见的,因为不管送什么她也不会打洛浅浅的啊。

    洛浅浅弯了弯唇,拿起一盒营养品,将自己背包中的东西都倒了出去,放了进去,然后钱包钥匙手机,看着两个红色的信封,犹豫了片刻,也放进了包里。

    “走吧,去医院,我倒要会会她。”

    顺路将礼物送到了张也的手里,又跟他客套了两句才打车离开。

    医院里到处都是消毒水福尔马林的味道,洛浅浅下意识地皱了皱鼻子,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臀部和手臂上的肌肉都开始收缩,这就是她在医院的本能反应。

    何闻玉倒是轻车熟路,带着洛浅浅走到了病房前,还没进病房,就听到一个刺耳的声音:“现在还真金贵,我们当年生孩子吃个鸡蛋就了不起了,还天天鸡汤,坐月子也没这个待遇啊,啥事没有就进医院,不花钱啊?再生个赔钱货……”

    “呵呵,赔钱货乐意拿钱让她的妈妈享受最好的待遇!”洛浅浅没有犹豫,直接推门进了病房,眼睛微眯。

    安子兰半躺在床上,大肚子挺着,林旭在一边细心地喂着鸡汤,而那个老太太就大摇大摆的坐在一边的空病床上。

    病房是标准的四人间,除了安子兰外还有一个孕妇,正在丈夫的照顾下吃着水果。

    洛浅浅笑眯眯看向安子兰:“妈妈,我回来啦,你又漂亮了哦。”

    “就是,干妈又漂亮了。”何闻玉连连点头。

    洛浅浅拉开包,翻出钱包,拿出两个红包:“妈妈,这是你的前公公婆婆给的份子钱。”

    说着没有犹豫,在老太太面前打开了红包,露出了里面的金额:“奶奶说,这是你坐月子时候的营养费,爷爷说这是你坐月子的时候的保姆钱,林叔,住院花了多少钱,我来付。”面上带了一抹冷笑:“让自己妈妈享受条件范围内最好的待遇,是每一个子女的希望,你不说是赔钱货吗?没问题,孩子姓安,我来负责他从小到大的生活支出,与你无关,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了吗?我要给妈妈一个安心的待产环境!”

    “浅浅……”林旭一脸的尴尬,他知道今天洛浅浅回来,正想劝老太太回去,谁知道就撞上了?

    谁知道人家老太太一点也不嫌弃,拿过一个红包:“这还差不多,让我伺候月子还……”

    洛浅浅一把抢过了红包:“不好意思,你可不值这个价钱,你们家不承认我是妈妈的孩子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打算把你这样的人当做奶奶,你留在这边,我妈妈产后抑郁了我找谁说理去?”

    “哦对了,忘记说了,如果动了我妈妈的东西最好马上给我还回来!我妈妈是软柿子,好**,不代表我和哥哥好**!”洛浅浅眼睛落在老太太袖口的一抹绿勾起了嘴唇:“你的宝贝大孙子……”

    老太太直接护住了手腕。

    洛浅浅眯着眼睛,呵呵,还真敢动?

    毫不犹豫地拿出了电话:“我这里有全套的购买手续,可以走法律手段。”

    林旭皱着眉:“浅浅……”

    “林叔。”洛浅浅直接打断了林旭的话:“我先是妈妈的女儿,而后才是洛浅浅。妈妈先是我的妈妈然后才是你的妻子。既然你不能好好的护着妈妈,就由我来护着!”

    “浅浅,你林叔……”安子兰一个着急就起身了,然后捂住了肚子:“哎哟……羊水破了……”

    洛浅浅一阵惊慌失措,拉住了何闻玉:“怎么办怎么办?”

    “别担心。”林旭笑了笑:“距离生还有一点时间。”

    说着将红包在老太太心不甘情不愿的眼神中递给洛浅浅:“你先收好。”

    洛浅浅一愣,看向妈妈还算从容的脸,点点头,收了起来,然后对着老太太伸出手:“还给我。”

    老太太护住手腕,洛浅浅冷笑,直接拎起了一把凳子。

    林旭、安子兰、何闻玉都难以置信的看着洛浅浅,叫道:“浅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