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孩子风波(二)
    两人扔下了作业,让黄月然来看着李梦琳,就借口买好吃的跑出了门。洛浅浅直接拎起了背包。

    “怎么回事?”看着洛浅浅的跑步速度,何闻玉使出了吃奶的劲才跟上,然后就在小区门口拦了车。

    洛浅浅握着手机,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眼睛微眯:“有人要偷孩子!”

    看看时间也不过是八点多,才**点就敢下手?明显不是专业的。哪个专业的不知道,应该在夜深人静,众人都纷纷入睡的时候去偷孩子。

    何闻玉惊得都要从座椅上跳起来了:“小猴子怎么样?”

    洛浅浅摇了摇头:“还没到那一步,是之前让二伯派来的保护妈妈的人偶然听到的,现在我们是要去抓贼。”

    “你二伯还真是……”何闻玉缩了缩脖子,不过倒是颇为理解有的人为什么需要保护,需要保镖了,能防患于未然,就像她们现在。

    “我有种预感。”何闻玉撇了撇嘴。

    洛浅浅眯着眼睛:“我也有种预感。”

    “肯定是林叔家的那个……”何闻玉一脸的认真模样。

    “坏老太太。”

    “臭老太太。”

    洛浅浅和何闻玉异口同声地说道。

    然后对视一笑,然后眼中不约而同的冒出了怒意,往枪口上撞,不收拾她留着过年啊?

    “要不要找人来看看热闹啊?”何闻玉坏心眼的眨眨眼。

    洛浅浅连连摆手:“你可算了吧,别惊动了我妈,万一有个好歹,她可赔不起。”

    “哼,用干妈的命跟那种人比,你还真是不孝!”何闻玉一脸的鄙夷。

    洛浅浅无语,找人看自己干妈的热闹就是好的了?

    车子到了之后,洛浅浅付钱,下车之后,司机还多看了洛浅浅和何闻玉两眼,眼神就像在看神经病。

    “我们会不会被那个大叔报警抓起来啊?”何闻玉自然是察觉了那么直白的眼神,撇撇嘴:“现在去哪儿?”

    两个人站在妇产医院住院部的门口,洛浅浅眯着眼睛拿起了手机,想了片刻,又放下了手机:“你说我们是去埋伏呢?还是先联系一下看看那些人有没有到?”

    何闻玉傻眼了,这种事她哪里知道?

    洛浅浅很明白,如果不是她回来了,这件事应该是尘埃落定以后才会联络二伯然后告诉她,防患于未然甚至不会让安子兰林旭发现。

    但是她既然在这里了,就算有点用安好的安全冒险,却也是必须让妈妈和林叔对这个屡次三番让妈妈身心不愉快的人有所提防。这样的人在妈妈周围晃悠,始终是一个定时炸弹。

    洛浅浅想了想,直接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接通后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林嘉佑,你再不回来你的弟弟就要被你奶奶偷走了!”

    说完挂了电话,林嘉佑打了几个电话都无一例外的被洛浅浅挂了,林嘉佑最后只发了一条信息:别冲动,马上去机场。

    他很了解自己的奶奶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初爸爸和安姨的协议,他也很清楚。甚至于他的生活费,奶奶都说了他已经成年了,自己去工作赚钱不就好了?上学有什么用云云。

    所以看到洛浅浅的消息,他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出门打车赶去机场。

    “给嘉佑哥打电话有什么用?”何闻玉一脸的不解。

    洛浅浅冷笑:“不对那一家绝望,以后妈妈的生活还是会处在纠结难过中的,我可不像我妈妈因为这种奇葩极品,让她抑郁。为母亲排忧解难是做子女的责任不是吗?”

    “可是那么说的话……”何闻玉紧紧皱着眉:“林叔……”

    “赡养老人是责任是义务,可是没有任何一条法律,任何的道德说明哥哥必须要赡养有手有脚四肢健全心智健全好吃懒做的弟弟弟媳侄子一家。”洛浅浅冷笑:“为了弟弟一家自己得不到幸福,这就是做哥哥的义务?如果做哥哥的需要这么悲催,还不如在弟弟那孩子小的时候弄死算了。”

    “你不也想做米虫吗?就不怕以后书帆哥也想在你小时候捏死你?”何闻玉撇撇嘴,一脸的认真模样。

    “但是,我会在哥哥有能力让我做米虫的时候享受,当然,我跟哥哥也不存在那种情况吧……”想了想貌似当初两个人存在款在一起的时候,哥哥就让她随便花的。后来手里钱多了,她也没有当米虫的打算,也是一直乖乖的该干嘛干嘛。

    “……因为你一直都是这样的。”何闻玉毫不留情的拆穿道。

    “说什么呢,好像我就是……哪个是……”洛浅浅话还没说完,注意力就被转移了,看着一个熟悉的男人在医院门口徘徊。

    “猥琐的中年男子,你认识?”何闻玉撇撇嘴,评价道,脸上满满的都是唾弃。

    洛浅浅微微皱着眉:“有点像林叔的弟弟,上次见还人模人样的。”

    “哎???不是吧……真是亲兄弟?”何闻玉一脸的难以置信。

    洛浅浅无语的点头,想起上次安子兰的婚礼,这个人也并不是很引人瞩目,只是后来在医院看见了才让她记忆犹新罢了。

    “上次我妈婚礼出了点岔子,有幸见过一面,让我记忆颇深。”洛浅浅也没有解释太多,毕竟当时还处于两个人的冷战期,有什么不了解的也正常。

    “哼,让你跟我闹别扭。”何闻玉一脸的不满,当时她可是看都没看洛浅浅的方向。不过现在想想真幼稚,怎么就能为了那种事情吵起来了?

    “是是是,我不敢了。”洛浅浅眯着眼睛,看着男子把连帽衫的帽子扣上,进了医院,低声说:“走,我们跟上。”

    何闻玉赶紧跟上了洛浅浅的脚步,洛浅浅看着男人进了逃生通道,眼睛就眯了起来,逃避监控吗?

    淡定的拉着何闻玉坐着电梯到了妈妈的病房的所在楼层,然后静静的站在转角的地方等着。

    即便是逃过了电梯里的监控,走廊上也还是有监控的啊,她倒是想看看这个人怎么躲过。

    事实证明,这个人果然没让她们失望,爬到九楼用了二十多分钟,原因就在于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