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孩子风波(六)
    “好了吗?”何闻玉擦干眼泪看着已经包上纱布的洛浅浅的后背,又是一阵心疼。

    “没事了,哭什么呀,把你外套借我。”洛浅浅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道。

    何闻玉二话不,将外套脱下,递给洛浅浅:“刚才你手机响了。”指了指放在她脚边的背包。

    洛浅浅看着背包很是郁闷,怎么偏偏那时候被划断了包带?不然她也不会受伤了……何闻玉捡起背包递给她。

    她从背包中拿起手机,然后看着上面的消息,瞬间无语,为什么她刚受伤还不到一个时京城那边就知道了消息?

    嘴上很是愤愤:“亏我还买鸡翅给他们吃,都不知道保密啊?”好在还只是二伯。洛言然秦暖三个人而已。

    不对,怎么还有即墨澄???洛浅浅脸色一黑,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

    给二伯三人回了消息之后,洛浅浅开启了装傻模式,给即墨澄发了消息:这么晚了,怎么了?

    一副若无其事的样,然而,即墨澄并没有回复。

    洛浅浅就假装不知道了,装作是打错的电话。

    “现在怎么办?”何闻玉叹了一口气,看着洛浅浅的后背,虽然被衣服挡住了,她还是能联想到最开始的伤痕。

    “我也很惆怅啊,还要换药,好在妈妈在医院,还能避免一些怀疑,但是林叔已经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告诉妈妈。”洛浅浅一脸的郁结。

    也暗自责怪自己没有想到这两个人这么丧心病狂,如果伤到了安好,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我真想扇你两个大嘴巴,做事一点也不考虑后果!”何闻玉着着眼睛就红了,这好在只是一道伤口,如果扎到了哪里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怎么办?

    “我错了……”洛浅浅无语万分,却也只能低头认错,毕竟何闻玉是关心她,尽管貌似她比何闻玉成熟点,心理年龄上。

    “洛姐。”转角出来的两个人都是一脸的紧张:“没事了吗?”

    洛浅浅冷哼了一声:“你们告状很快嘛!”

    两个人都是一脸的茫然,然后脸上露出了几分恍然,苦笑:“洛姐,我们负责的是跟踪保护,汇报消息的另有他人。”

    洛浅浅一脸的懵逼:“你们还有同伙啊?”

    “那叫同伴……”清秀男忍不住纠正道:“同伙那是犯罪团体。”

    洛浅浅撇了撇嘴:“明明平时我在那边都没听到什么消息啊……”

    “你想听什么?干妈买菜做饭还是去产检?你一回来就这么惊心动魄还好意思!”何闻玉听着洛浅浅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也明白平时洛浅浅的生活不是她想的那么难过,也放松了几分。

    “同伴就同伴,你们没受伤吧?”洛浅浅撇了撇嘴,一脸的无奈,反而人已经知道了,责怪也是无济于事:“张也带人回去了?”

    “没事,就是可乐打翻了。”清秀男指了指白鞋上的一点污渍:“如果是那位警官的话,他让我们一会带着你去录一下口供。林旭带着……孩儿去检查了,暂时没什么消息传来。”因为刚出生,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安好,只听过洛浅浅叫猴,但是他叫似乎有些不妥。

    “安好没事吧?”洛浅浅看向了何闻玉,何闻玉到的时候,看到了安好。

    何闻玉摇了摇头:“我看到的时候他没什么事,还知道吃手指头。”

    “行吧,我也不敢去看我妈,那就去张也那儿吧,看看能不能给我弄个见义勇为好市民的奖状啥的。”洛浅浅一摊手,一脸的不正经。

    清秀男在洛浅浅面前背对着她蹲下:“我来背你吧?”

    洛浅浅连连摇头,一脸的拒绝:“你们还不如给我找个担架让我趴着来的实际。”现在她完全是挺直了后背,基本不敢动,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让伤口开线。

    还没怎么样,洛浅浅的手机就响了,洛浅浅皱着眉,然后看着上面跳跃的名字,皱了皱眉,接起了电话:“嘉佑哥,恭喜你,你唯一的妹妹还能跟你话。”

    “别贫了,你在哪儿呢?”林嘉佑听着洛浅浅的声音,倒是没感觉洛浅浅有什么不同:“在家吗?那我回家。”

    “现在正要去派出所,你要去吗?”洛浅浅一脸的无奈,她有那么像开玩笑的意思吗?

    听到这里,林嘉佑才跟上飞机前洛浅浅的话联系到一起,急忙问了地址,然后挂了电话。

    “走吧走吧,有事这边会电话的。”洛浅浅拍了拍何闻玉的肩膀,然后看向了两个人:“话你们都走了,这边的安全怎么办?”

    两个人一脸的无奈:“都了,还有同伴的。”

    两个人有开车,有顾及到洛浅浅的伤,根本就不敢开快了,很平稳的开到了地方。

    洛浅浅刚下车就看到了等的一脸着急的林嘉佑,林嘉佑看到她就疾步走过来伸出手想要拉她,谁知先是被两个男人拦住了,随后又被何闻玉挡在了他的身前。

    洛浅浅眨眨眼:“现在还是别碰我比较好,我现在是国宝。”

    “还敢贫!”张也听到了声音走了出来,看着洛浅浅一脸的无奈又看向了何闻玉,随手将一件外套抛给了何闻玉:“天凉了,别感冒了。”

    何闻玉道谢之后赶紧穿上。

    “我这录口供还用我吗?你们不都看见了?”洛浅浅撇撇嘴,她都要成为物证了。

    “行了,赶紧弄完签个字,爷爷奶奶正赶过来呢。”张也一脸的无奈:“我都怀疑你是亲生的了,我是抱养的。”

    林嘉佑在一边很不解的听着对话,一脸的好笑,直到录口供之后表情才变得严肃,然后变得愤怒,也不管现在的状况,直接大喊:“让他们负责!我就这么一个妹妹,弟弟连一面都还没见到呢,差点就要被这两个人下手残害了,他们有把我爸爸当成一家人吗?”当初妈妈离开的原因他又何尝不明白?所以他不想成为妈妈的负担,才继续跟着爸爸,看着那一大家作妖。

    爸爸和安姨的婚礼上就闹,现在更是直接想害命了,他哪里还能忍?

    “林嘉佑,你要袭警啊?”洛浅浅直接拍着桌喊道,带了几分肃杀的气势,让林嘉佑猛地清醒,然后一脸不甘的坐在椅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好了浅浅。”张也微微皱眉:“你就不怕伤口崩开。”

    洛浅浅一愣赶紧好好坐好,一副学生的标准坐姿模样。

    】】】  手 打更d新h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