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孩子风波(七)
    “浅浅,玉!”张老爷急匆匆的赶来,听到儿送礼的回电之后,两个老人家都是各种坐立不安,最后张也打电话回警局了,浅浅一会也过来,这才大晚上的赶了过来。

    看到张老爷张奶奶,洛浅浅顿时委屈死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张爷爷张奶奶”

    看到这一幕别张也蒙了,何闻玉也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跟他们一起的时候还在强撑着,怎么看见这两位就开始掉眼泪了?

    洛浅浅也不出为什么,就是想哭了。

    在妈妈面前不能哭,因为妈妈会担心。跟哥哥语音不能哭,因为离得太远,就连给她擦眼泪也做不到。在玉面前不能哭,因为玉已经在怕了,已经在掉眼泪了,她哭了会让玉担心。在林嘉佑面前没有哭,因为毕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而且他还是跟两方都有关系的人,她哭了反而像是曲解事实一般的告黑状。在张也面前没有哭,毕竟一直是叫着哥哥麻烦人家的,不好意思哭。而张爷爷张奶奶在他们三个人,洛书帆、何闻玉还有她的童年都是无可替代的良师益友,从知识到生活,从处事到为人,教会了他们太多。她在这样的人面前,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

    张奶奶上前,心疼的揉了揉洛浅浅的头顶,在张也的电话中,他们已经知道了洛浅浅后背受伤了。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浅浅真棒,不哭不哭,奶奶给你做蛋糕吃好不好啊?”

    张爷爷皱着眉,但是关切的目光也没有任何的掩饰,看向何闻玉:“玉没事吧?”

    何闻玉摇了摇头,看着洛浅浅哭出来,也是开始掉眼泪,她就知道浅浅一定很疼,还要忍着不让她担心。

    “行了行了,爷爷奶奶,你们带浅浅玉走吧,她们自己回去我也不放心。”然后眯着眼睛看向两个男:“现在该你们两个怎么会出现了吧。”

    “那个……”洛浅浅一脸的尴尬,吸了吸鼻:“他们是我请来保护妈妈的,事发的时候,他们下楼吃鸡翅了……”

    “???”张也一脸的问号,脸上赤条条的写着:你还请别人吃鸡翅了???

    洛浅浅摸了摸鼻:“所以他们是好人,嗯。”

    何闻玉一脸的无语,这跟是不是好人有关系吗?

    “本来也没什么,就是例行询问……”看着爷爷奶奶不善的目光,张也摸了摸鼻,挥了挥手:“好了,你们走吧,别打扰我工作了。”

    “加油吧,鸡翅已经不知道丢到哪个犄角旮旯窝了。”洛浅浅摊了摊手,拉着何闻玉的手,他们今天必然不能回家了,不然按照黄月然的观察力还不得轻易露馅?

    “哼,改天给我补上。”张也摆摆手,颇为头疼的坐下了。

    洛浅浅几人出了派出所之后,何闻玉先给妈妈发了消息,明早回去,现在在医院看弟弟呢。

    洛浅浅挑了挑眉,看向三个电线杆,二人组立马表示要回去了,于是开着车离开了。

    林嘉佑则是瞪着洛浅浅:“你想去哪儿?”

    洛浅浅一脸的无辜,这里有两位长辈,她能去哪儿?只是带着你不方便罢了:“姥姥她们住在林叔婚房,我表妹还有干妈住在家里。”

    林嘉佑微微蹙眉:“你去哪儿我就去那儿。”

    洛浅浅连连白眼:“我的意思是,你看先去医院跟林叔打个招呼好呢,还是先去研究一下住的地方?”

    “浅浅玉今天住我们那儿。”张奶奶毫不犹豫的了话,她可不认为一个男性还是看起来不细心的男性可以照顾好洛浅浅这样一个病号。

    林嘉佑张了张嘴没话,片刻之后才闷闷地:“那我去医院。”

    “告诉林叔别跟我妈这些事,当然你也一样,漏嘴了的话……后果你懂得。”洛浅浅眯了眯眼睛,脸上还是笑得很甜,偏偏林嘉佑身后一寒。

    被带回了张家,也并没有睡觉,实在是洛浅浅趴着睡也不得劲,还没办法躺着,只能抱着抱枕趴在沙发上听张老爷着话。好在张老一家也不是那么肤浅的人,而且洛浅浅又是颇得他们喜欢的学生,重点是,人家现在受伤了。

    “前段时间刚听京城墨斋有人有了澄心堂纸,没成想,你就能给我带来一张,你从哪儿弄得?花了不少钱吧?”张老爷就抱出了那个据抱了一天没放手的盒,可不正是洛浅浅装着澄心堂纸的那一个?

    张奶奶一脸的无奈:“你就消停点吧,都抱了一天了。浅浅要不要吃什么?”

    洛浅浅赶紧摇了摇头:“刚才有吃过东西不饿。”然后对着张老爷嘿嘿一笑:“张爷爷喜欢就好,我这不是怕怀璧有罪吗?”

    “哈哈,浅浅在大学怎么样啊?”张老爷倒是没在意洛浅浅的怀璧有罪,就这么一张水冶不能从他手里抢走就是了。

    “偶尔逃个课什么的,倒是比高中轻松多了。”洛浅浅这么着,还对着张老爷眨了眨眼睛,眼睛瞥向何闻玉的方向。

    张老爷那可是人老成精,怎么会不明白洛浅浅的意思,笑着点点头:“那你也得好好学啊,别总是玩,也别忙着早恋,你还……”

    话音还没落下,洛浅浅的手机就响了,洛浅浅看着已经下半夜的时间,微微蹙眉,然后伸手抓着包翻出了手机,看到名字,脸上露出了几分古怪,还是清了清嗓,接起了电话。

    听到洛浅浅清嗓,三个人脸色都有些怪异,这么正式的接电话?对方是谁?

    谁知下一秒,就听见洛浅浅突然拔高的音量:“……什么?你你在哪儿???……好,我知道了,我把地址发给你……你还是先去找个地方休息吧……那好吧……”

    挂了电话之后,坐了起来:“屋漏偏风连阴雨的赶脚啊。”

    “谁啊?”何闻玉可没张老二人那么多的顾虑,直接问出声。

    洛浅浅苦笑:“你想知道的那个橙哥哥。”

    手机屏幕上的短信页面,可不就是橙哥哥,即墨澄?

    】】】  手 打更d新h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