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一家四口进去三
    “浅浅,小玉。”毫无疑问何闻玉打电话报警找的是张也,有熟人,为什么要找不熟的人?

    张也气喘吁吁地上楼,尽管是坐的电梯,但是看起来似乎也是下了车跑过来的。

    看着洛浅浅一脸的眼泪,顿时都慌了:“怎么了怎么了?小玉,发生什么了?”

    何闻玉看了一眼正在扮演淑女上瘾的洛浅浅无奈的一摊手,将人拉到了一边,说明了情况。

    张也听完话之后无语的看着林嘉佑:“就算是犯罪嫌疑人也得先治疗啊,不然有什么事谁负责啊?”

    林嘉佑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肉多肉厚,命大着呢。”

    “嘿,你这么一说是不是胖子都不容易死?”张也拍了拍他的肩:“行了,帮我把她扶起来,先去看看然后带去局里。”他本来是休息的,谁知道刚睡着没一会,就被何闻玉炸了过来。

    洛浅浅撇撇嘴,胖子各种疾病的发病率比起正常人高了不少好吗?就像什么高血压高血脂……对,还有糖尿病。

    因为看到了病房里长辈多,张也只对着洛浅浅使了个眼色,没有多说什么。

    洛浅浅目送着人离开,才回了房间,就听到安子兰说道:“是张也?怎么不请人来坐坐?……还是算了吧,这种场合不适合。”安子兰的意思是这种喜事叫人进来,人家不带点东西来看反而会不好意思。

    洛浅浅撇撇嘴,指了指桌上的一堆礼品袋:“妈妈以为这些是谁送的?”

    安子兰看向洛浅浅的手指方向,瞪圆了眼睛,洛浅浅不说她还真的没注意到。

    “你这孩子,怎么收人家那么多东西?赶紧……”然后尴尬的看着林旭,猛然的想起来一直在这里照顾她的不是洛浅浅而是林旭。

    “妈妈,这是人家张爷爷张***心意啦,你就收好就是了,浅浅都会记下的。”洛浅浅乖巧的说道,然后就看着找了医生过来的安子画抱着小团子过来了,剩下的事情不是洛浅浅要参与的,她安抚了一番不能跟着她们,所以在闹别扭的李梦琳。

    “琳琳乖,姐姐把糖都给你好不好?”洛浅浅掏出了包里的木糖醇才算安慰好了李梦琳。

    跟长辈打了招呼以后,安静的跟何闻玉等在楼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妹的,我现在怎么那么想活动一下筋骨?就用那一家做人肉沙包?”

    “你可算了吧?再疼哭你。”何闻玉撇撇嘴:“不过你家师兄超帅的啊,一脚就踢飞了……”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师兄。”洛浅浅一脸的得意,然后脸色有些讪讪:“如果妈妈今天回家了你说我怎么解释晚上不回家的事情?”

    “我已经跟阿姨说了,放心吧。”即墨澄走到两个人身边,看着洛浅浅温和地笑了笑:“你知道吗?我特别羡慕有你这样的姐姐,但是下次别这样了,我会心疼。”

    洛浅浅脸上一红,正不知道怎么回答呢,就听到何闻玉在一边酸酸的解围。

    “哟,你们两位能不能不在这儿虐狗?欺负我孤身一个人?”何闻玉撇了撇嘴:“话说浅浅师兄,你那一脚是什么流派的招数啊?”

    “空手道。”即墨澄对着何闻玉笑了笑,只是比起对洛浅浅笑容中多了几分疏离:“小女孩平时防身练练也不错。”

    洛浅浅嘟着嘴:“我干爸是跆拳道教练好吗?”

    即墨澄一愣,然后想了起来,不过这样也好,毕竟他对其他人的资料本来就没有那么关注。

    “你可算了吧,我除了跑跑步,什么都没干了……哎,张也。”何闻玉摇了摇头,自从上了高中,就被九科压得抬不起头了,哪里还管得了什么锻炼什么防身?

    看到张也和林嘉佑带着胖女人出来,洛浅浅冷哼了一声,死死的盯着胖女人。

    张也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何闻玉仔细收了起来的水果刀,仔细的装在透明的袋中,看到三个人也是一脸的无奈:“我车上没那么大地方,你们……”

    “我有车。”即墨澄轻笑:“我带着她们跟上。”

    “……你成年了吗?”张也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一脸的严肃模样。

    洛浅浅摆摆手:“您老尽管放心,我师兄是守法的公民,有司机的。”

    张也看了看即墨澄,看着他点头,才松了一口气,他可忘不了昨晚自家爷爷说的给他打电话说浅浅有个小未婚夫给他带来的震撼了。

    看来浅浅在京城也是混的很好嘛,这个小未婚夫看着不显山不漏水,偏偏就像是自带光环一样,言行举止都高贵优雅,当然还有能一脚踹飞人只留下淤青的力量和控制力。

    上了车,看着前面的车子,洛浅浅微微皱眉,看向即墨澄:“师兄,这样杀人未遂……如果再辩解只是拿着刀削水果之类的辩解是不是会无罪啊?”

    “不会。”即墨澄声音十分的平静:“会是你想要的结果,就算不是,也会变成你想要的结果。”只是难得怕是那位老人家。

    虽然是有证人的,但是没有视频没有音频,也不曾接触过凶器,而小儿子一家都进去了,免不了带着小孙子为难林旭安子兰一家。

    而且,那个孩子也不曾接触过,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家宝,家里人都被抓了,他怎么办?”洛浅浅却一脸的为难,看了看时间:“距离开学也还有一段时间,这一家怎么想的啊?”

    “呵呵,这还用问?”何闻玉冷笑,紧紧握着拳头:“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想,认为全世界都欠他们的,当初能为了份子钱大闹干妈婚礼,现在就敢让干妈做不好月子。”

    想到当初的那一巴掌,洛浅浅脸都绿了,她见过烦人的,就没见过这么过分的:“简直跟你奶奶家有的一拼。”

    何闻玉闻言紧紧蹙着眉:“别跟我说他们,想起来就生气,就想揍人。”

    “是吧是吧,气人。”洛浅浅气鼓鼓的鼓着脸。

    “戳。”即墨澄伸手在洛浅浅鼓起的脸上戳了一下:“像个河豚一样,一会带你们去吃河豚?”即墨澄知道洛浅浅跟何闻玉很久未见,自然是一刻都不愿意分开,他也不介意多带上一个人:“你可以叫上你的男朋友。”

    何闻玉脸一红:“你怎么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