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男朋友的‘三从四德’
    “秘密。”即墨澄笑而不语。总不能告诉何闻玉查洛浅浅资料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问题吧?毕竟两个人还因为这个人绝交过一段时间,想想也真是小孩子气。

    洛浅浅撇撇嘴,心下却是明白的。

    想了想转移话题说道:“你以后遇见林叔妈妈那样的婆婆直接离得远点啊,宁可错过姻缘也别跳进深渊。”

    何闻玉深看了她两眼,点点头。

    “放心吧,我不傻,这么多前车之鉴。”何闻玉笑了笑:“倒是你,当着师兄的面,婆婆婆婆的也不知道害羞。”然后往后靠着车座向上看着:“我以后的完美对象,会是个无父无母性格好聪明上进温柔体贴也不极品的三从四德好青年。”

    洛浅浅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即墨澄十分淡定的开口:“无妨,她没有公公婆婆。”

    洛浅浅一脸歉意的转头看向即墨澄,即墨澄倒是满脸的淡然。

    然后只能转移话题,不能让这个话题继续了:“你也太贪心了吧?不要公公婆婆还要求人家那么多?话说五好青年是什么鬼?”

    “三从是,女朋友出门要跟“从”;女朋友命令要服“从”;女朋友讲错要盲“从”。四德是,女朋友化妆要等“得”;女朋友花钱要舍“得”;女朋友生气要忍“得”;女朋友生日要记“得”。”何闻玉一脸的认真,听的洛浅浅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倒是即墨澄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洛浅浅一脸认真的看着何闻玉:“你可别真按照这个去虐待人家小伙子啊……谁还不是自己家的小宝贝咋的,感情是相互的,别人凭什么让着你?你对他好,他才会对你掏心掏肺,以心换心,别只感动了自己。你要真按照这个来,就算一开始再喜欢,最后不也一样会因为现实原因分开?”

    即墨澄一愣,看向了洛浅浅,眼中闪烁的光芒让洛浅浅都有所察觉。

    回过头看着他:“怎么了,师兄?”

    “没事,被你感动了。”即墨澄笑了笑。

    何闻玉则是撇撇嘴:“男女比例失衡,女生少啊,本来就应该是谁对她更好,就选择谁不是吗?”

    “可是你已经选择他了不是吗?不应该心疼一下吗?”洛浅浅表情一滞,却陷入了矛盾之中。对呀那么多追求的人选择了一个人,如果这个人失去了耐心,越来越不耐烦,心里难免有落差啊。

    像是看出了洛浅浅的纠结,即墨澄轻声说道:“如果是选择了我,我会对待那个女生更好,因为她从那么多人中选择了我,我不能辜负这份选择。”

    何闻玉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如果我是个男的,我一定把我有的最好的都给我的女朋友,啊好想嫁给男的我自己啊……”

    洛浅浅哭笑不得,转头看向即墨澄的眼神多了两分温柔,这是在向她承诺吗?

    看着即墨澄微微颔首,浅笑,还有一双满含诚意的眼睛,洛浅浅有几分恍惚。

    “如果是我啊,我一定不会嫁给男的你。”洛浅浅红着脸心虚的移开了目光,对着何闻玉嘲讽道:“毕竟,你这个身高实在是不能看啊……虽然比我高,但是你跟师兄比比啊?”

    “我还小,多吃点会长高的。”何闻玉一脸的无奈,如果她是男的怎么会这么矮啊?班里的男生最矮的都已经高出她一个头了。

    “你再吃十年也没师兄高……”洛浅浅嘟着嘴小声的说道。

    “你说什么?”何闻玉眯着眼睛,威胁满满的看着洛浅浅。

    洛浅浅摇摇头:“没什么。”然后看向了车窗外:“我们到了啊。”

    车子慢慢停下。

    何闻玉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是呀。”话锋一转:“不过我们来干什么的?”

    “录口供呗,你以为报警了就完事了?”洛浅浅看向即墨澄:“师兄啊,妈妈可把我托付给你了,一会你可要保护我们啊。”洛浅浅一改刚才笑闹的模样,一脸委屈的对着即墨澄眨眼睛。

    即墨澄拍了下她的脑袋,脸上微微泛红:“别闹,你张也哥哥还在呢,谁敢对你做什么?”

    洛浅浅嘟着嘴,一脸的讪讪,这话倒也是没错,张也在,谁敢对她做什么啊?她也就是突发奇想的耍个宝,毕竟她的作为武器使用的银针全部报废……

    “还不下车,干嘛呢?”林嘉佑可是不管别的什么,他的妹妹跟那个未婚夫单独在一起他就不放心。

    何闻玉:喂喂喂,我就不是人了?什么叫单独??

    司机:我更没有存在感……连个名字都没有的……

    “嘉佑哥,你洗手了吗?”洛浅浅一脸嫌弃的看着拉开门的那只手。

    林嘉佑一脸的疑惑:“我也没去厕所……”

    “嘉佑哥,你抓完那个女人居然不洗手???不怕传染什么细菌病毒微生物吗???就算你不担心,车子也很可怜啊,被那个女人身上的细菌沾上了,感觉整辆车的档次都掉下去了。”

    林嘉佑一脸的无语。

    即墨澄一脸的笑意,何闻玉直接笑出声:“对对对,赶紧去洗车,别掉了档次,那多委屈啊?怎么看这辆车也是挺贵的呢。”

    “洛浅浅,你信不信我捏你。”林嘉佑一脸的哭笑不得,要不要嫌弃的这么直白?

    即墨澄随手掏出了一张湿巾递给即墨澄,笑道:“消消毒吧。”

    林嘉佑一脸的无奈,只能在妹妹的眼神里愤愤的擦着手,还不忘擦了擦车子:“这就不怕掉档次了吧?你可真行,是不是言宓远身上的细菌病毒落在自行车上自行车也会变得有价值?”

    洛浅浅无语的一摊手:“恐怕是的,那些粉丝怕是会出高价买回家收藏的。”

    林嘉佑脸颊抽搐,他果然说不过洛浅浅。

    “走吧。”即墨澄下了车。

    林嘉佑看着二十四小时来了两次的地方也是一脸的郁闷:“怎么感觉我就是回来警察局一日游的?”

    “你还可以带点特产回去。”洛浅浅笑着指了指前面送出一名老人家的漂亮女警察。

    林嘉佑连连摆手:“你可算了吧你,我现在有要发展的目标,你可别给我介绍了啊。”

    “张芸啊?”洛浅浅毫不犹豫地问道,然后看着林嘉佑的黑脸慢慢的上下晃了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