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何闻玉的苦恼
    洛浅浅还没坐下,手机就响了,是何闻玉打来的电话:“我已经回二十八楼了,你们在哪儿呢?”语气有些压抑。

    洛浅浅起身站在门口:“你直走然后往右走,就能看到我了。”

    看到何闻玉之后,洛浅浅没有拉着她进房间,反而是远离了几分房门:“怎么了?”

    “没事啊。”何闻玉故作正常,但是眼睛里面的伤心却是瞒不住洛浅浅的。

    “赶紧说,你能骗过我?”洛浅浅直接板起脸,一脸的严肃:“吵架了?”

    “他那么说,谁不生气啊?凭什么我就要听他的?”何闻玉眼泪直接掉了出来:“他凭什么说我是看你师兄有钱所以出来卖的?又凭什么说你啊?他有什么资格?”

    声音大的直接让屋里的林嘉佑探出了头:“怎么了?”

    看到何闻玉掉眼泪,直接皱起了眉:“那小子欺负你了?”

    “边去。”洛浅浅毫不犹豫的推开林嘉佑,拉着何闻玉进了刚分配好的房间,关上了门。

    林嘉佑看着关上的房门,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这是翅膀硬了吗?”

    即墨澄在一边笑而不语,打开了电视,起身将屋门关上,安安静静的看着电视。

    “说吧。”洛浅浅坐在床头柜上,看着床上的好友抱着枕头不停地抹着眼泪,一脸的无奈:“难道你还有事不能告诉我吗?”

    “倒也不是。”何闻玉把脸在枕头上蹭了蹭,一脸的愤愤:“就是突然感觉委屈了,凭什么那么想我啊?”

    “这么多年,你不了解他吗?”洛浅浅只是抿了抿嘴,没说别的。

    当年她劝分手之后看到两个人又莫名其妙的和好了没把她肺都气炸了,她可不劝了,偏偏那时候何闻玉明知道南墙就在前面,也撞上了,但是她坚信南墙撞碎了之后前路会是星辰大海。

    “了解吗?”何闻玉苦着脸,揉了揉眼睛:“其实自从跟你闹别扭以后,我跟他一直也没有什么进展了,当初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就是一起吃吃饭,平时逢年过节送个小礼物什么的,他这个人怎么说的,有时候吧,对我真的特别贴心,但是有时候又让我看不过去。对待不认识的人的态度,还有平时的生活态度什么的都跟我们不一样。”

    “嗯,但是路是你自己选的,你要对自己负责。”洛浅浅走到床边,在何闻玉身边坐下,轻笑:“我的路也是自己选的,但是比你明智的一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何闻玉微微蹙眉,她可不认为洛浅浅的选择比自己明智多少。明明对徐天逸就是一副小迷妹的样子,怎么转瞬之间偏要选择在一个人面前装淑女呢?

    “就算师兄没有生在即墨家,未必我就不会喜欢上这个人,他的为人处事,甚至是平时的言行举止都透露着一个人的素养,而且重要的是三观。三观不合,没办法做朋友,连朋友都做不了,那恋人呢?”洛浅浅声音很轻:“别因为不舍的这些年的感情,错把不舍当**情。我们还小,爱情是什么啊?谁知道呢?”

    “别装大人了。”何闻玉失笑,将头靠在洛浅浅肩上:“放心吧,小时候的傻事,我不会再做一次。”

    “你敢再来一次,我就敢告诉干妈,让你知道为什么花儿那么红。”洛浅浅装的恶形恶状的威胁道,还伸出了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的拳头。

    “好好好,都是我的血染红的。”何闻玉一脸的无奈,脸上满满的宠溺:“怎么跟个小孩儿一样?”

    “我们本来就是小孩儿。”洛浅浅仰着脖子,一脸的得意:“不过啊,你别什么事都压在心里,而且……你也别把早恋当成未来,在学校里和出了学校还不一样,无忧无虑的恋爱和有长辈介入的也不一样,别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何闻玉愣了片刻,然后扯了扯嘴角,却没有扯出一个笑,声音带着几分寂寥:“浅浅,别说的那么直接嘛,都不给我自欺欺人的机会……”

    说完,又抱起了枕头,颓然的仰面躺在床上:“其实我知道,大概上了大学,就差不多到头了。”泪水划出:“他这个人啊,多疑而且小心眼,我妈让我去上辅导班,为了跟你一个学校,我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也没放弃。可是呢?他总是说什么趁着年轻不恋爱不约会,等到老了再后悔吗?然后就让我翘了补习班……这样的事很多,我想大概是因为他知道我努力了他跟我的距离就更大了,怕我甩了他吧?”

    “小玉……”洛浅浅愣住了,她还没想过,何闻玉已经把问题看得这么透彻。

    “你说的我都懂,有你在我前面,我怎么敢落后太多?”何闻玉微微弯了弯唇:“浅浅,我不舍得跟他分开,也不愿意跟你离得太远,你说我该怎么办?”

    “……如果我是个男的,你绝对是个白莲花……”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有男朋友还留备胎的既视感:“首先,你跟我,永远不会离得太远,因为你是我的姐姐,不管我走多远,你走多远,我们的家就在这里,上下楼,你的妈妈是我的干妈,我的妈妈是你的干妈。至于学校的问题,在一个城市就好啦,在一个学校一个系都不可能天天能见面的,总有各种事情,所以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至于赵文瑄的问题,你要分清楚你是喜欢,是爱,是舍不得,还是不甘心。舍不得过去的幸福时光?不甘心曾经那么好却走不到最后?还是真心喜欢他……你别看我,我分不清楚。”

    洛浅浅扯了扯嘴角,对于徐天逸:崇拜,有;羡慕,有;欣赏,有;仰慕,有……可是这些加到一起是一种什么感情呢?

    对于即墨澄也是一样的,有仰慕,有欣赏,有崇拜,有敬仰……

    她分不清差别,而现在也不用她去区分,她只需要努力的喜欢上自己的师兄就是对洛家的交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