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似乎和记忆出现偏差?
    “说起来,我今天其实有些故意的,只是没想到你家师兄在这边定的房间罢了。”何闻玉扯了扯嘴角,看着洛浅浅挺直的后背:“你应该发现了吧?”

    “我发现什么?我可是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洛浅浅站起身,拿过了一边桌上摆着的水,拧开,喝了一口,看向何闻玉眸中带着笑。

    “你就是个小机灵鬼。”何闻玉坐起来,对着洛浅浅一伸手:“还不赶紧拿来给我喝一口?”

    洛浅浅把手上的水递给何闻玉,一脸的嫌弃:“人家费了那么大力气拧开的呢。”

    “去去去,一边去。”何闻玉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的水,然后才开口,声音很平静的说道:“我没介绍你师兄的身份。”

    洛浅浅故作惊讶的捂住了嘴巴:“我以为你是为我的名誉考虑呢,原来不是啊,是我误会你了呀?”脸上夸张的表情让何闻玉脸上的表情都绷不住了,没一会就失笑出声。

    “你够了啊,那是你未婚夫,什么名誉不名誉的。其实也是存了想看他会怎么应对的想法。”何闻玉平静的叙述着:“看着他穿着不合身的西装我没觉得怎么样,他想跟我牵手我也没觉得怎么样,吃饭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怎么样,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那个自己不上进还会怀疑别人怎么样,然后还质疑别人的努力的行为。你知道刚才在楼下他跟我说什么吗?说你考上大学还不是靠这个有钱的小少爷帮忙的?如果这个人这么厉害,干脆把我和他一起安排进你们学校算了,他还在这儿受什么罪啊……呵呵,那一瞬间,我是真的觉得,这个人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

    “哇哇哇,师兄那么厉害?早说啊,早说我也不累死累活的考了。”洛浅浅抿了抿唇,一脸的笑意:“不过很可惜,我上了大学以后才认识的师兄,我总感觉他很快就会找你认错,说是看到师兄太优秀,珠玉在前,他自卑,才说出那些话的,你信吗?”其实洛浅浅更想说,他会说,都是怪何闻玉不给把自己交给他,他才会成天胡思乱想,之类的,逼着何闻玉妥协。

    “我……”何闻玉刚张嘴就叹了一口气,答案不言而喻。

    听这屋里两个人时高时低的声音,林嘉佑还是很担心的样子时不时走带门口趴着听听,然而,什么也听不清,只能知道里面有人说话,仅此而已。

    “你一点也不担心吗?”林嘉佑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正一脸认真的看着新闻的即墨澄,满脸的不解。

    “问了不见得会告诉你,想告诉你的,不用你问,也会告诉你。”即墨澄笑了笑:“要点些吃的慢慢等吗?”

    “刚吃完饭,你以为我是猪啊?……不过女孩子好像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吃甜的,能点吗?”林嘉佑也没住过这么高级的地方,哪里知道有什么服务?只能犹豫的看向即墨澄。

    即墨澄点点头,拿起了座机旁的菜单递给林嘉佑。

    林嘉佑连连咂舌,还有这种东西呢?

    即墨澄看向禁闭的房门,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小女生之间,怎么就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呢?他感觉有些羡慕,为什么瑾月跟他就不会有这么多话题?果然还是一起经历的太少了吗?

    “师兄。”洛浅浅将门拉开了个缝,露出了半个小脑袋。

    “怎么了?”即墨澄抬眼看去,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觉带了笑意,实在是像可怜兮兮的小狗想进房间又不敢的样子。

    “需要大量甜食。”洛浅浅一脸的认真表情:“还需要一个熟鸡蛋。”

    “好。”即墨澄点点头,看向洛浅浅:“需要什么喝的?”

    “我要喝牛奶,小玉……我还是问问吧。”说着又将门关上了。

    在一边看着菜单的林嘉佑一脸的疑惑:“她是小孩吗?没断奶的那种?”

    即墨澄一愣,然后就想到了洛浅浅的想法,应该是又被身高刺激到了,看看何闻玉也已经一米五多将近一米六了的样子,可是洛浅浅还在努力的朝着一米五奋斗。

    不觉带了些笑意,然后看着洛浅浅又把脑袋伸了出来,带着几分犹豫:“师兄,嘉佑哥,喝酒是不行的吧?”

    “当然不行!”林嘉佑马上义正辞严的说道,一脸的不满:“成年了吗?还喝酒,不学好了是不是?是不是欠揍了?”

    即墨澄也是皱着眉摇头,但是可能是了解道何闻玉的情绪不稳定,开口建议到:“咖啡有一样的作用,而且搭配甜点更适合,不喜欢咖啡,咖啡欧蕾也是挺不错的。”

    “那就这个吧。”洛浅浅马上赞同道。她就知道何闻玉的想法会被驳回,所以根本就没抱任何的希望。

    “哼。”还没关上的房门,清晰的传出了何闻玉的不满:“谁欠揍了?打一架啊?”

    林嘉佑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怎么?今天这一个个的都要造反了?以为不是一家的他就不敢教育一下了是吧?

    不过想想,还真不敢,别人他不知道,洛浅浅……绝对会因为他揍了何闻玉使出各种手段对付他,什么告黑状都不算了,想想都背后发寒。

    即墨澄轻笑着看着林嘉佑一边愤愤的打电话定着吃的一边眼神哀怨的看着房间。

    洛浅浅看着一直掉眼泪的何闻玉也是颇感无奈:“我说,咱们不都说开了吗?你这不停的掉眼泪像我欺负你了一样的是要干嘛?”

    “我这不是难过吗?”何闻玉吭哧着掉着眼泪,一脸的委屈:“我这不是对以后感到迷茫吗?你不安慰我还说我,是好姐妹吗?”

    “不是,我们是塑料姐妹花。”洛浅浅挑挑眉:“你再哭下去我就拉开窗把你丢下去,就像被我被强了一样的……而且还真是这种环境……”

    “你学坏了,呜呜呜。”何闻玉听着洛浅浅的话简直是下巴都要惊掉了,然后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你不是我的小可爱了……”

    “赶紧去洗把脸,红的跟个兔子一样。”房间里有卫生间,何闻玉也不必担心这个形象会出现在外面两个人面前。

    洛浅浅看着何闻玉进了卫生间,脸上的笑陡然消失,变得一脸的严肃。

    赵文瑄不应该是这样啊,因为担心失去瞎吃飞醋跟小玉吵架?不合乎常理啊?不应该是嫌弃小玉缠人才对吗?怎么感觉和她记忆中的人不一样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