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
    “嘿嘿,不过我还真是蛮喜欢的。”帅气的黑色裤子,还有柳丁装饰,白色的长袖上衣,胸前是数字,外搭是一件黑色的马甲,上面挂着各式的金属链,看起来就是何闻玉会喜欢的样子。

    “行了,礼都收了,赶紧来给我上药吧。”洛浅浅撇撇嘴,锁上了房门,虽然知道那两个人出于身份出于行为准则都不会进来,但还是锁上安心。

    然后毫不在意的让何闻玉帮忙脱掉了衣服,一脸的郁闷:“以后就应该发明一种衣服,拉链在身后,这样背后的上药也方便,也不会尴尬了不是吗?不然女患者男医生什么的多尴尬……”

    “交给你去发明了。”何闻玉笑了笑,看着洛浅浅跟古时候女扮男装缠的护胸一样的绷带,也是有些好笑,但是目光落到下面被划伤的拖尾部分却是微微皱眉。

    她记得就算伤口不深,当时也是出了不少的血啊,怎么,这就结痂了?

    “伤口是不是快好了啊?”洛浅浅感觉到了何闻玉停手,疑惑的问道:“今天伤口都没疼过,比起昨天真是好太多了,我感觉应该快好了吧,毕竟我年轻,好得快。”

    “你就吹吧你。”不过仔细想想似乎被小刀划破手指第二天也应该这样了,不然还能一直流血?

    “我本来就身体好,想当年……”

    “想当年,你就会哭。”何闻玉又很直接的补刀:“小小年纪想什么当年?你又怀念起你在妈妈肚子里一片漆黑的时光了?”

    洛浅浅嘴一瘪,决定不说话了,然后看着何闻玉直接拎起了剪刀,一点也不温柔的从侧面将裹得严严实实的纱布剪开,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前面的部分掀七,顺带着嫌弃的看了两眼洛浅浅的小馒头才让她趴在已经铺了毛毯的按摩床上。

    洛浅浅将头放金按摩床的洞中,还叫着:“你轻点啊,我怕疼。”

    何闻玉嘴上恩恩的答应着,手上却是在洛浅浅的小屁屁上拍了两巴掌:“这个轻重怎么样?”

    洛浅浅脸上一片通红,这货绝对是故意的,等换完了药的

    何闻玉咽了咽口水,房间内所有的灯都打开了,虽然她有点怕,也不至于完全不敢看,毕竟看着下面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的样子。

    掀开纱布,看着缝线微微蹙眉,但是伤口明显已经是粉红的颜色了,小心翼翼的拿着酒精棉给洛浅浅的伤口附近全部消毒,从上到下,酒精棉上没有一点红色,跟当时血染白衣的样子一点也不一样。

    何闻玉这才松了一口气,拿着棉签,开始擦药,小心翼翼的,生怕错过了哪里没有擦到,嘴上还调侃着洛浅浅:“你这身体还真不错,恢复得挺快啊?”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洛浅浅要是有尾巴,此时已经高高的翘到天上了。

    擦完药,又小心的贴上无菌棉布,让洛浅浅坐起来,用纱布一层层缠绕,嘴上还说着:“你这再绑两天,就真的长不大了,到时候你就可以不带护胸扮演花木兰了。”

    “边去。”洛浅浅伸了伸胳膊:“好想躺着睡觉啊,不过这个东西趴着并不舒服啊……我还是想睡床。”

    “那就睡呗,你睡觉也不老实,睡那上面确实不安全,除非能把你绑在上面。”看着明显比床高出了一块的按摩床,何闻玉撇撇嘴,想想洛浅浅的睡姿,还是真的各种不放心。

    “还是别了,你把我绑在上面,我只有一种联想……”对上了何闻玉疑惑的眼神,洛浅浅委屈的噘着嘴:“待宰的猪……”

    “噗,你还真形象……行了赶紧洗漱去,我说你平时有这么体贴吗?还知道人家不能吃什么?”何闻玉放下了药膏盖的严严实实,塞回了袋子里。

    “毕竟是我师兄。”洛浅浅一摊手,墨斋一日游若是还不知道她就是个笨蛋了。即墨澄平时吃的东西跟空老爷子一样,老年人得吃得清淡,而即墨澄也吃得清淡。更何况她也跟他要过喜欢吃的东西的明细啊,虽然基本都是面点,其他的也都是素菜。

    “是是是,你的帅师兄。”何闻玉笑了笑:“如果赵文瑄有你师兄一半的细心体贴我都谢天谢地了。”

    “别把不同的人放在一起比较,两个人的生活环境都不一样,生活习惯行为举止又怎么会一样呢?”洛浅浅叹了一口气:“他的事啊,我不劝你,但是你记得一句话,人,先要自爱,方能爱人。”

    “你是老太太吗?”何闻玉直接赏了一个白眼给洛浅浅:“你咋不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这样更像老太太。”

    “你不是自己说了吗?”洛浅浅吸了吸鼻子,一脸的不服:“而且拖鞋,凉鞋不合脚也能穿,只是正式场合不适合而已。”

    何闻玉一愣,然后失笑,没再说话,眼底划过深思。

    赵文瑄这个人,她喜欢,但是已经不是那个会为了他,会想跟他在一起到跟朋友闹矛盾,欺骗家里的时候了。现在的他们,趋于一种平淡,可能是因为她的原则,所以让赵文瑄也有几分不耐烦?

    手指轻轻敷上了自己的唇:“浅浅,你跟徐天逸亲过吗?”

    屋里那位肯定是不可能了,两个人虽然有那层关系,但是却相处的像是兄妹一样。

    “亲过脸。”洛浅浅红着脸说道。

    “我不八卦你,你脸红什么。”何闻玉看着洛浅浅通红的小脸一脸的无奈:“我跟他间接接吻过很多次,但是直接的还没有过,亲脸的话,倒也好像有过。”

    “间接接吻什么鬼?你们亲同一个人、的脸?”洛浅浅正在洗脸,迷迷糊糊的说道。

    何闻玉直接白眼一翻:“你脑子进水了吧?”然后伸手在洛浅浅头上拍了一下:“就是他喝过我喝过的水,我也喝过他喝过的果汁之类的……”

    说着捂住了脸,一脸的羞涩模样。

    “……你就不怕他有手足口病?万一传染了流感……”

    “你别说了”何闻玉马上打断了洛浅浅的话,怎么明明很脸红心动的感觉,到洛浅浅嘴里就有点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