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九爷爷
    “我说的是事实啊,你想想万一他前一天吃大蒜没刷牙……”

    “我要跟你绝交五分钟”何闻玉没有一刻犹豫的拿起了牙刷,开始刷牙,为什么感觉有点反胃?

    “五分钟也不够你洗漱的啊,还是十分钟吧,哈哈哈。”洛浅浅一脸得意的在一边研究着哪个是洗面奶,何闻玉满脸的无语,摊上这个损友,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嗯,因为洛浅浅的大蒜不刷牙还有手足口病流感论,何闻玉从此以后随身携带漱口水,当然,这是后话。

    两人洗漱之后就一个趴着一个躺着沉沉的睡去了,半夜的时候,洛浅浅睡姿变成了躺着,她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拽过被子继续呼呼大睡。

    何闻玉呢,被洛浅浅的抢被子行为导致两条白细纤长的大腿就那么裸露在被子外面,好在屋里并不冷,还开着空调。

    第二天,何闻玉的生物钟让她又是早早的起来了,然后看着洛浅浅又是诡异的姿势,更是直接把头钻进了被子里,脚在床边悬着,顿时一阵紧张把人拍醒了:“浅浅,浅浅”

    “啊?吃饭了吗?”洛浅浅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仰着头看向一脸紧张模样的何闻玉满脸都是疑惑:“咋了?”

    “你伤口不疼吗?”何闻玉指了指她的姿势,背部完全的已经接触了床面。

    洛浅浅一愣,脑子慢慢回过神来,认清了自己的状况,然后一个高蹦了起来:“啊啊啊,疼不疼啊,小玉你快帮我看看疼不疼啊?”

    “你脑子进水了?”何闻玉看着站在地上一直扭头往背后看的洛浅浅直皱眉,疼是看出来的?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然后就听见林嘉佑着急的声音:“你们怎么了?什么疼不疼啊?”

    “没事。”何闻玉看着洛浅浅的小内裤还有缠着绷带穿着背心小吊带的上身,再看看自己一模一样的打扮,暗自庆幸洛浅浅昨晚将门锁上了,不然按照林嘉佑的个性还不得破门而入了?

    洛浅浅在时间的推移中,慢慢清醒过来,然后也是一脸的惊讶,想上伸着手臂,没有问题,弯腰,没有问题,胳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活动都没问题,然后刚想尝试扩胸运动,就听见林嘉佑的声音:“你去哪儿了啊?这位老先生是……”

    “麻烦您先坐一下。”即墨澄的声音传来,然后没一会房间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浅浅,起床了吗?换下衣服出来拆线。”

    洛浅浅和何闻玉都是一脸的疑惑,但还是迅速的换好了衣服。

    即墨澄脸上满是自责,他怎么就忘记了拆线这件事呢?微微叹气,但愿一会洛浅浅不会哭的太惨。

    洛浅浅和何闻玉洗漱完毕换衣服出来的时候,看着一身月白色唐装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的老人家都是一愣。齐齐的对视了一眼才叫道:“爷爷好。”

    老人家点点头,眼神落在洛浅浅的身上。

    然后就看着老人家打开了放在脚边的白色看诊箱,下一秒,洛浅浅就腿软的扶住了何闻玉,声音打着颤很轻的开口:“我是不是要被解剖了?”看着老人家打开的箱子里装着刀子剪子纱布还有酒精等等一系列的东西,打开之后,闻到了酒精的味道,洛浅浅就开始双腿发软了。

    林嘉佑一脸的哭笑不得,明明缝针的时候也没听说是这个样子啊。

    缝针的时候只有何闻玉在身边,还是隔了一堵墙,哪里知道什么样?重点是还打了麻药。

    如果是不打麻药,洛浅浅自己都能想象她的尖叫声会穿过墙体穿过走廊,在寂静的医院中惊醒一众病患。

    “你淡定点,拆线拆线。”何闻玉拍了拍洛浅浅的肩膀,一脸的无奈,真搞不懂当初骨折的时候她是怎么过的了。

    洛浅浅还没被动手呢,就眼泪汪汪的看向即墨澄了,委屈巴拉的开口:“师兄……”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老爷子很是淡定的开口了:“不拆?可以啊,然后这段长在肉里的线会慢慢的腐烂,变质,细菌滋生,导致伤口附近的肉腐烂,带时候可不是拆线那么简单了。得用这小刀啊,一点点的切去腐烂的肉然后再重新缝合……呵呵。”说完还对着洛浅浅呵呵的笑了一声,让洛浅浅直接打了一个哆嗦,腿一软,靠近何闻玉的怀里。

    看着老爷子脸上的坏笑,即墨澄也是一脸的无奈,但是没办法,人是他专门请来的,只能对着洛浅浅安慰道:“就疼一下就过去了,一会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洛浅浅嘟着嘴,她是有多贪吃???

    “来吧,早死早超生,长痛不如短痛,早晚你都得痛。”说着,老人家对着洛浅浅一招手。

    洛浅浅苍白着脸色,被何闻玉扶到老人家面前的椅子上坐好。

    还没怎么样呢,洛浅浅就开始掉眼泪,一直掉到,老人家都把箱子合好了,一脸好笑的看着她。

    “你感觉到疼了吗?你就这么掉眼泪?”老人家这么问道。

    洛浅浅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心里想着你别想忽悠我转移注意力然后突然就动手了。

    “浅浅,已经好了。”何闻玉看着洛浅浅的样子也是哭笑不得,但是看着洛浅浅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洛浅浅也有些疑惑,是真的没感觉到什么吗?

    洛浅浅难以置信的睁圆了眼睛,她只感觉背后一凉然后就没什么感觉了,所以才以为是在逗她的。

    往后看着,却看见已经重新包上消毒棉,还细心的贴好了,没有再用绷带缠成内衣的样子。

    “真的好了啊……”洛浅浅难以置信的看向在一边喝茶的老人家,一脸的感动和歉意:“老爷爷您是魔术师吗?您不早说,吓死我了都。”说这委屈巴巴的接过面前的纸巾擦着鼻涕眼泪,一脸的傻笑。

    对于这样的洛浅浅,何闻玉表示,真丢人。

    而她对面站着的给洛浅浅递纸巾的即墨澄却认为这样的洛浅浅很真实。

    “是你傻。”老爷子毫不留情的说到:“瑾年,一会吃什么好吃的带老头子一个,我下午再回去。”

    “是,九爷爷。”即墨澄这么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