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拆线
    “九,九爷爷???”洛浅浅长大了嘴巴,直接蹦了起来。

    即墨澄好笑的拉住她:“别乱蹦。”然后对着屋里的三个人介绍:“这位是爷爷的同辈,排行第九,故而是九爷爷,九爷爷,别捉弄瑾月了。”

    “真没意思,你这么一介绍岂不是让我板着脸像对待那些小辈一样对你们?那多没意思?”老人家撇撇嘴:“我还是喜欢被叫老顽童。”

    “九爷爷,该有的礼数我们还是要有的。”即墨澄声音严肃,却丝毫不会影响他的一脸的浅笑。

    “九爷爷好,我是瑾月。”洛浅浅恭敬行礼,即墨澄都那么说了,她又能怎么样?“刚才不知道的时候,多有冒犯,望您海涵。”

    老爷子一脸的郁郁,在身上掏来掏去,又在箱子里翻来翻去,最后拿出了一块黑色的小石头:“喏,见面礼。”

    洛浅浅一愣赶紧接过,恭敬地再次行礼:“多谢九爷爷。”

    “没什么的,这是你应该谢的。”老爷子摆摆手,看着洛浅浅一脸的不知所措模样,哼了一声:“你可别瞧不起这块石头,这可是……提取出来的,珍贵得很,不过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就是了。”

    洛浅浅听着老人家突然放轻的声音,看着小石头,然后郑重点点头:“您放心,就算是一块普通的小石头,我也会好好的保存,长者赐,无论东西的高低贵贱,都是心意。我懂。”

    你懂个球啊?老头子撇撇嘴,这真的是很珍贵的东西,当初他进那个地方用真的石头换出来的,都没人发现,但是据说那个地方就不见了,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后来他也根据那时候的模糊记忆查过很多的资料,但是越查越心惊,最后直接就放手了,这东西在他手里就像是烫手山芋一般,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一直放到现在。

    如果不是现在身上没有合适的见面礼,他也不会将东西送出去了。

    心里这么想着,手上却紧紧捏住了裤兜中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

    “嗯,看起来还真是不平凡。”何闻玉在洛浅浅的耳边说道:“毕竟这玩意比石头好看。”

    黑色的晶体,半透明状,在阳光下更是明显,不规则的形状,有棱有角,但是表面却是一面很粗糙像磨砂的手机膜一般,另一面很光滑,像是高清的手机膜。

    洛浅浅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转身回房间用纸巾包了起来,随手塞进了装衣服的袋子中。

    “九爷爷中午想吃什么?”即墨澄这么问道。

    洛浅浅喜欢的他知道,所以即便是不问他也知道从什么选项里选出来。

    “废话,沿海城市,当然是海鲜了。”老头子白眼一翻:“我听说海边现抓的新鲜,走走走,赶紧走。”

    ……现在什么季节了,您还要吃海边现捕的新鲜海鲜?不冷啊……那小风一吹……

    林嘉佑这个时候开口了:“啊,我以前打工那家店就是海边的,现抓现做,不过能贵一点。”

    “不差钱。”老爷子摆摆手一脸的淡定,然后看向洛浅浅何闻玉:“给小姑娘们多穿件衣服,别冻到了发烧了,回头说老头子庸医。”

    洛浅浅嘴巴一撅,合着她就会这么嫁祸?别说这位是墨斋的长辈,就算不是,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家,医者父母心,千里迢迢赶来帮她拆线的老人家,她也会心怀感恩,又怎么会乱说嘛。

    谁知即墨澄直接从一边的桌子上拿了两个袋子,看到洛浅浅有些诧异的眼神,轻笑:“在去接九爷爷的路上,正好看到了,感觉跟你们两个挺搭的,就买了。”

    顺路买的???洛浅浅一脸惊讶的接过了袋子,心里满是忐忑。即墨澄顺路都能记得给她买衣服,如果她还不能好好的去喜欢这个人是在就是太不应该了。

    对着即墨澄轻笑:“谢谢师兄。”

    何闻玉也是一脸的惊讶表情,然后也跟着说道:“谢谢浅浅的师兄。”

    “叫我名字,即墨澄,就好。”即墨澄笑了笑:“那我们就去吃海鲜吧。”

    林嘉佑倒是无所谓,只是感觉这个环境下他带着有点不合适的样子,毕竟浅浅有小雨陪着。

    “嘉佑哥你怎么了?”洛浅浅看着林嘉佑的脸色不太对,急忙叫道。

    “没事啊……要不你们去吧,我回去看看安姨……”林嘉佑笑了笑:“说起来我也没好好看看安好呢,长得皱巴巴的。”

    “那也不急在这一时啊。”洛浅浅偏着脑袋,微微皱眉。

    “我们可不认识路啊。”即墨澄只是一笑,然后对着洛浅浅说道:“去换衣服吧。”

    洛浅浅跟何闻玉连连点头,回了房间,洛浅浅没忘记警告林嘉佑:“嘉佑哥你可别跑,我还要打包点带给琳琳吃呢。”

    昨天跟妈妈通话已经知道了姥姥一家住在那边的婚房里,等假期结束了才会走,毕竟是来看孕妇的,而且又正值假期,难免要好好玩玩。

    林旭直接把房间钥匙给了李升,让他带着二老还有两个孩子好好的转转,他这边还要照顾妻儿,可能就怠慢了。至于洛浅浅,林旭也为她找好了借口,说是去给小玉补习了。何闻玉跟安子兰洛浅浅的关系,安家有怎么会不知道,也就默认了,至于林嘉佑,更是被说成派出去当监护人的。

    两个小孩子,家里也确实不放心,对于出去玩没有人陪,也就那样了,毕竟学习重要。

    安子画还以此教育了李梦琳要向姐姐学习。

    李梦琳很得意的说,她的作业早就写完了。

    “哇……”洛浅浅看着何闻玉身上的黑色外套,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白色外套,得意洋洋的摆了个pose宣布:“我们就是黑白双煞!”

    “边去,就不能好听点?”何闻玉嫌弃的推了一把洛浅浅,然后两个人在房间里笑成一团。

    脸色微红的走出房间,洛浅浅惊讶的发现,为什么即墨澄也换了一件白色的外套?林嘉佑身上则是灰色的外套。

    “嘿嘿,这就是情侣装……”何闻玉低声在洛浅浅身边调侃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