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三)
    又去月子中心看望过了安子兰之后,一行人才在洛浅浅和何闻玉的护送下离开,李梦琳抱着卷子还是流着眼泪依依不舍的跟洛浅浅告别了。本来打算一直住到假期结束的,但是,洛浅浅很忙的样子,家里不想让她给姐姐添麻烦,她只能跟洛浅浅挥手道别,并约定下次她考了第一名,洛浅浅就要回来陪她玩。

    看着一行人坐着车离开,眼前完全没有了车子影子,洛浅浅才收起笑脸眯起眼睛给林嘉佑打电话,谁知那边没等她说话直接就问她:“你们认识何俊才吗?”

    看着洛浅浅的表情,何闻玉马上凑上前一起听,只听见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何俊才的名字,一时间也是惊呆了,和洛浅浅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怎么了吗?”终究还是洛浅浅先开了口,不知道对面的情况还是不要轻易说出今天的事比较好,洛浅浅是这么想的。

    “我兄弟说,这边新来了一个团体,说不上是帮派一类的,就几个人,但是做的都是不入流的事,什么黄赌毒都沾了。”林嘉佑顿了顿:“最近这个何俊才跟这个帮派来往甚密,我兄弟说以前好像盯过一个类似的名字,跟白一弦一起的时候。”

    “何俊才在我们市?一直在?”洛浅浅一脸的惊讶,那居然不来找何家的人,就找过那一次再就没有了下文?不科学啊,而且不是说他去南方了吗?

    洛浅浅听着那边林嘉佑跟人说话的声音,没一会跟洛浅浅说道:“好像也不是,也是最近回来的,好像跟那个团体差不多的时间。”

    ……何闻玉先傻眼了,洛浅浅还在思考着今天何俊才说的话的可信度,紧紧皱着眉。

    “我们今天见过他了,他跟小玉有点亲戚关系。”洛浅浅抿了抿唇轻声说道。

    林嘉佑没有任何惊讶,毕竟两个人都姓何,要么是不认识的,如果认识那必然是亲戚。

    “你们还见过了?在哪儿?……他好像一直都是出入于网吧ktv酒吧之类的地方。”林嘉佑声音有几分严肃:“你们去哪儿了?”

    “什么呀。”洛浅浅马上反驳道:“我们是在超市遇到的,也是偶然碰到的,他好像也是再三确认才认出了小玉,还跟她要了点钱。”洛浅浅声音中有些无奈:“感觉最多也就是个小混混级别的,都混到没钱了的样子。”

    “……你们跟我知道的是一个人吗?”林嘉佑声音有些莫名:“他应该是不缺钱的啊……”

    洛浅浅又是一愣,不缺钱?那又为什么跟小玉要钱呢?总不会是专门为了一句提醒吧?

    身边人?又是哪个身边人?

    跟林嘉佑又说了两句之后汇报了接下来的行程,洛浅浅眯起眼:“小玉,你仔细想想你身边还有什么人知道你的所有信息?”

    “就那些啊,还有你我,最多也就再多一个你家师兄,还有司机?”何闻玉紧紧皱着眉,她身边知道前两项家庭住址,学校信息的,很多,但是知道她在酒店住的人可不多,这一项直接就可以排除了许多有嫌疑的人。

    “也没道理别人聊天的时候说我怎么样吧?”何闻玉摆摆手:“我自认不是那种茶余饭后用于消遣的对象,成绩也没有特别拔尖,没理由有人嫉妒我吧?”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亏你想得出,还茶余饭后消遣的对象……”片刻只有却皱着眉:“你说会不会有人刻意的靠近了熟悉你的人套了你的信息之类的?”

    “你谍战片看多了。”何闻玉没有片刻的犹豫,直接把刚才洛浅浅对着她翻的白眼还了回去:“你咋不说其实我的好朋友都是敌人伪装的呢?为的就是在重要关头一击毙命?”

    “少扯淡,你身边的朋友哪个不是认识都有一段时间了?最短的就是高中的,长的也有六七年了好吗?”洛浅浅没有在意何闻玉的白眼,托着下巴仔细的思考着,然后一拍手,抬头看向前方,眼中满是懊恼:“啊……”

    “怎么了?你想到什么了?”何闻玉马上凑上前。

    洛浅浅嘟着嘴:“师兄还在等着我们。”

    “……你这师兄都快成保镖了,一天形影不离的。”何闻玉撇撇嘴,看着洛浅浅拿出手机打电话,低声说道:“明明当时跟徐天逸都没这么像年糕。”

    洛浅浅没错过何闻玉的喃喃自语:“一个是信任信仰,一个是责任义务……师兄啊……嗯,刚走……嗯嗯,我们这就回去……嗯,好的,一会见。”挂了电话翻了个白眼:“走吧走吧,我们慢慢晃过去。”

    “浅浅,你说他怎么知道我的信息是不是不重要啊?重要的是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对不对?”何闻玉此时也转过弯了,挽住了洛浅浅的手臂,脸上有几分的凝重:“你说他是为了财还是为了色?”

    “噗……”洛浅浅直接就被何闻玉的话整得哭笑不得,都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去回应。

    如果是为了财,没理由今天给他他还只拿走了一点,没有全拿走。

    如果是为了色……不存在的,何闻玉现在虽然发育的不错长得也很好,但是,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做什么都是犯法的,重点是着两个人之间还有血缘关系。

    但是如果,何俊才只是通风报信,并没有打算做什么呢?想做这件事的另有他人呢?

    洛浅浅紧紧皱着眉,脚步不觉速度有些变慢,何闻玉疑惑的停下脚步看向她。

    洛浅浅看向何闻玉的眼睛:“你说,今天他对你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虽然不知道你这么问的意思……但是你想想能把你从旁边都给逼出来了,会是善意的吗?”想到那个阴冷的延伸,何俊才还是抖了一抖。

    “要不要跟干爸干妈打个招呼?”洛浅浅叹了一口气,说的没错,如果眼神充满了友好,她又何必去把何闻玉拉到她的身后呢?

    “我妈算了吧,一会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想起若干年前,差点就被吓得丢下全部举家逃跑的事情,何闻玉摇了摇头。女人啊,就是承受能力差。还是好好的享受生活吧,生活的艰难就交给丈夫孩子就好了。

    “嗯,干妈知道了……八成又要说出去旅游几个月之类的话了。”洛浅浅也是想到了曾经何俊才来的时候黄月然的反应,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