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四)
    “你说到底是为了财还是为了色啊?”何闻玉给何爸爸打过电话之后,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你得看是谁想针对你了。”洛浅浅撇撇嘴:“要我说你就应该告诉身边的人不一样的信息,那边的信息泄露了,就知道是谁干的了。”

    “好主意,但是……他们想知道什么消息啊?”何闻玉一脸的茫然:“难道是天天去哪儿?那除了你,谁也不知道了,毕竟你天天就跟精神病一样,一时兴起,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现在在她眼里,精神病已经完全变成了最严重的骂人的话,林家的经历还摆在眼前呢。

    说起林家,洛浅浅皱起了眉,现在她的背已经完全没有疼痛不适的感觉了,想想都感觉太过于不可思议了。

    她也再没有去医院,毕竟线也拆了,伤口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你想什么呢?”何闻玉推了推洛浅浅:“听到我说话了没?”

    “啊?你说什么了?”洛浅浅一愣,马上问道。

    何闻玉无力的耸拉着肩:“你还真没听啊?……我说,你说何俊才是想弄死我还是用我换点钱。”

    “弄死你?那不就是杀人了?应该不会吧?”洛浅浅赶紧摇摇头,就算是想也不要去想,大白天想这种事情,真是闲的没事做了。

    “他又不是没杀过,你想想那个素未谋面的小孩,还有那个烦人的老太太。”何闻玉一脸认真的说着,说完,自己缩了缩脖子:“我要不跟你走吧?你身边还能安全点……”怎么说也有一个能一脚踹飞胖女人的师兄在。

    “人都死了,你还是别加那些修饰词了。”洛浅浅叹了一口气,她身边更负责好吗?想想上次的事,还是背后发寒,不过巧的是,上一次也是即墨澄救她于水火。

    “这是重点吗?”何闻玉白眼一翻,双手环在胸前,一脸的洒脱模样:“要是我是个男孩就好了,遇到想对我做什么的直接就揍一顿就好了。”

    “女孩子就不能了吗?”洛浅浅撇撇嘴:“你不是谈恋爱谈傻了吧?”

    “女孩子……终究是要保持形象的。”何闻玉叹了一口气,为了淑女一词,她放弃了多少喜欢的东西?放弃了她最爱的黑白灰,逼着自己穿那些粉嫩嫩的颜色。

    “喜欢你的人,不管你是什么样的都会喜欢。”洛浅浅像是看穿了何闻玉的想法一般,在一边幽幽地说道:“不喜欢的你的,你做的再多,也敌不过一句就这样吧。”

    何闻玉挑眉,拉住洛浅浅的手臂:“谁对你说了‘就这样吧’?徐天逸?我觉得他不会啊……”

    “你想什么呢?”洛浅浅好笑的摆摆手:“小说里这么写的。”

    “切。”何闻玉放下了心,片刻后又看向洛浅浅:“所以,那你在你师兄面前假装什么啊?怕他不喜欢你?”

    洛浅浅勾了勾唇:“我不想他不喜欢我,所以才要努力的去做一个大家闺秀,我是必须这么做。”

    “对了。”何闻玉眼中闪过精光:“你说我们再设个套怎么样?”

    “什么套?”洛浅浅疑惑地看向何闻玉,这孩子的思维是不是跳得太快了?

    “你忘了吗?我们以前用‘欠款’逼走了那一家,现在再放出我们家欠钱的消息怎么样?”何闻玉脸上满是兴奋:“我感觉如果是为了钱,肯定就能把人引出来。”

    洛浅浅嘴角抽了抽,话倒是这样,但是你这个套路怕是需要不少的时间啊。

    说着话间,已经走到了车前,车窗完全摇下,即墨澄坐在副驾驶看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侧脸的线条明朗,光影映照着轮廊,看的洛浅浅有些愣神。

    “你师兄好看也不用这么看吧。”何闻玉拉了拉洛浅浅低声调笑。

    “什么呀。”洛浅浅赶紧收回目光,即墨澄正好听见了声响转了过来,对着洛浅浅露了一个笑脸,合上了书。

    “师兄。”洛浅浅尴尬的打招呼,毕竟刚才偷看人家被好友抓了个正着。

    “嗯,上车吧。”即墨澄说道:“饿不饿?想吃什么?”

    坐上车之后,洛浅浅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诚实的点点头,他们根本也没来得及吃什么东西啊,现在中午刚过:”什么都好,能填饱肚子就好。“

    何闻玉看了看即墨澄的后脑勺,又看了看洛浅浅的侧脸,叹了一口气。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如果留心观察会发现车子比平时的速度快了几分。

    “要不,我们找个人扮演一下什么投资人,然后把我家存款全都转移跑?”何闻玉依旧沉浸在刚才的天马行空中:“要不买份保险之类的?不过保险就更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了……”

    “什么投资?”即墨澄都傻眼了,怎么才一会,他就听不懂这两个人说的话了?

    “哦,这样的。”何闻玉看了看洛浅浅看到她轻轻点头才说道:“我们在想他为了什么接近我们,无非就是钱色嘛,我家又不是当官的不存在权利,那就排除法,如果没钱了,何俊才还是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就肯定是看上我了,如果没钱了,他就转移目标了,就是为了钱咯。”

    虽然说的乱七八糟的,即墨澄却听懂了,对这两个人的思维感到无语:“你们就没想过是复仇吗?你们之间应该是有矛盾的吧?”

    洛浅浅惊到了,居然还有这种可能?单纯的复仇???

    “不对啊,那他为什么又要提醒?那岂不是打草惊蛇吗?”何闻玉摇摇头,一脸的不解。

    “是打草惊蛇还是惊弓之鸟先不提,不过按照当初我们的做法,也说不准……”说不准真是抱了杀心,毕竟洛浅浅平时遇到的这样的人已经很多了,背后就开始冒冷汗。

    难道何俊才是一个想要戏耍猎物的猎人?玩够了再咔嚓掉?就想把老鼠玩弄于手掌的猫一样,享受着捕捉老鼠的快感,玩腻了就吃掉?

    不能吧……

    洛浅浅跟何闻玉面面相觑,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同一种情绪,恐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