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五)
    “我就是随便说说。”即墨澄透过后视镜看到两个人的表情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又不能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我感觉我家的基因应该也没那么变态。”何闻玉听了这话也是呵呵的笑了笑,开始绞尽脑汁的安慰自己。

    洛浅浅也是连连点头:“就是就是,你看你爸爸老实憨厚,坚韧不拔……”

    “……然后看我奶还是我叔?”何闻玉额角华丽丽的流下了三道黑线,貌似除了她的爸爸之外,这一脉都是极品啊。

    “再看你啊。”洛浅浅赶紧接上话一脸的淡定:“看你正义善良,为朋友两肋插刀。”为男朋友插朋友两刀……

    洛浅浅脑补完继续说道:“主要是颜值高,你应该大部分是遗传了你妈。”

    “……我爸听见了会不会带你去特训?”何闻玉翻了个白眼。

    洛浅浅无所谓的耸耸肩,她才不会在干爸面前说这个呢,而且特训什么的,无所畏惧。

    即墨澄看着两个人斗嘴只是轻轻笑了笑,放在膝盖上的书掩盖住了他膝盖上放置的几张纸。

    “不行,我还是得找人把家里的钱骗出来,这样我爸我妈也都会信了,就算是从那边得到的我的消息,也会被假消息蒙骗。”何闻玉坚定地认为何俊才就是为了钱,虽然林嘉佑说他不缺钱,她不信,不然干嘛跟她要钱?

    “你让谁去?白大哥不在,柱子不在,嘉佑哥谁不认识啊?我们那些同学也都一个个看着就是小孩,不靠谱,还有谁?你别看我师兄,他年龄也很小好吗?”洛浅浅对和温玉的想法嗤之以鼻:“信任的人都太熟了,干爸干妈会不认识?不信任的人……你敢交托吗?”

    “你老师不行吗?”何闻玉灵机一动,马上说道:“你的老师肯定是可以相信的啊。”

    洛浅浅深看了何闻玉一眼,她都不敢去信的人,何闻玉就敢轻易的相信?

    叹了口气:“他应该已经回去了,他很忙的。”

    “也是。”何闻玉没有深究,继续埋头苦思,然后又抬起了头:“你那些哥哥呢?上次军训不就看到了一个?”

    ……她要说她上次军训结束还不到一个月吗?

    “他们更忙,而且那么远呢。”洛浅浅摆摆手,坚决不要找洛家的人,不过说到洛家的人,洛浅浅勾起了唇:“你说上次那一对兄弟怎么样?看起来就是好人,不过就怕林叔还记得他们的模样。”

    “啊,女装大佬啊……”何闻玉赶紧摆摆手:“肯定不行,我爸现在什么事需要找人商量的时候肯定找林叔跟干妈。”

    洛浅浅叹气,直接看向了前面,果然这种时候还是应该找……“小玉,你看司机大叔行吗?”

    洛浅浅本来想开口问即墨澄的,结果对上了后视镜里一双充满无奈的眼睛,是司机大叔,那个眼神像是在说她们‘没事闲得慌,想这想那的,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顶着呢。’

    即墨澄也是一愣,司机是即墨家的人,是可靠的没错。

    “对啊,司机大叔也肯定是可靠的,不然像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早恋早就被告诉家长了。”何闻玉马上赞同的点点头。

    洛浅浅嘴角微微抽搐,他们这已经不是早恋了好吗,只是因为两个人没有成年才没有公开这个未婚夫妻的关系罢了。

    司机脸颊微微一颤,难道他跟即墨空汇报的事情被发现了,还是轻装镇定:“小姑娘说笑了。”

    毕竟即墨家洛家都是知道这件事的,他告家长告诉谁去?除非是洛浅浅的妈妈,安子兰。唯一不知情的家长。

    “师兄,你看行吗?”洛浅浅抿了抿唇,越看越感觉靠谱。

    即墨澄摇了摇头:“他不会应对那种情况,一会我给你找个专业的。”即墨澄叹了一口气,虽然不想这两个人这么折腾,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查出来才知道……

    将那几张纸随手捏了捏塞进了衣服兜里,即墨澄微微摇了摇头,看向了腿上的书。

    “可是干爸又不傻……你去推销就相信?”洛浅浅有否决了这个想法,一脸的苦闷。

    “找个托,熟人的那种。”何闻玉坚定地说道:“得在你走之前解决,不然……”

    洛浅浅也是一愣,点点头:“那就找……林嘉佑。”洛浅浅果断的说到。

    “能行吗?”何闻玉怀疑的看着洛浅浅:“怎么说他也是个大人眼中的孩子不是吗?”

    “现在就这么几个人,哪有能挑的?”这要是在京城,找秦温最合适不过了,怎么看都像个成功人士。

    何闻玉跨着脸,这也是事实由不得她说什么反驳,如果找同学,更不靠谱。

    “再找裴宇昊裴宇天过来客串一下,他们家里也买了赚了之类的。”洛浅浅说道。

    心下却是对自己鄙夷万分,在这里研究怎么骗家里的钱,她们俩个还真是坏的不要不要的了。

    不过这样也是为了以后嘛,毕竟……何俊才可能带来的未知后果比起破财更可怕。

    她倒是没关系,远在京城,就算何俊才不远万里找去了,有洛家相护,他也做不了什么。

    两个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即墨澄听着两个人的天马行空,脸上也是划过了一阵无奈,女人的想象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浅浅,要不我直接把银行卡偷出来把钱转给你吧?”何闻玉愣了片刻:“就说我被骗了之类的……感觉这么算计家里事后一定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你还知道啊……

    洛浅浅脸上满是无语:“你信不信干妈会报警?”

    “……信……”何闻玉闭上了嘴,眼睛一闭,算了挨骂就挨骂吧,大不了到时候认错就是了,但是如果真的是因为钱,家里岂不是规避了灾难?

    “说不定,干爸已经猜出来你会做什么了。”洛浅浅突然叹了一口气,毕竟好多年前的事情,后来也是经不起推敲的,稍稍一想就明白了,但是即便如此,何军也没有怪何闻玉。

    不管是什么情况下,打了就是打了,何闻玉的牙也确实是掉了。

    女儿啊,那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血肉,怎么会忍心被人欺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