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六)
    三个人吃过了饭之后,刚回酒店,就有人敲门了。

    即墨澄淡定的打开门,洛浅浅和何闻玉看着门外清秀的年轻人,有点愣神。

    “你们的帮手来了。”即墨澄笑着对两个人说道。

    “哈?帮手?这么年轻,能行吗?”何闻玉听说是帮手,立马就从各个角度开始打量着年轻人,苛刻的就像是个面试官。

    “您放心,论推销,我还没有输给谁过。”年轻人自己就开始说了起来:“不管是保险,客服,卖车卖房,卖收藏品,我都有所涉猎……”

    那边年轻人跟何闻玉已经开始说了起来,洛浅浅有几分的目瞪口呆:“师兄,你去哪儿找来的人啊?这么多行业都被他搞垮了?”

    “你想什么呢?”即墨澄脸上划过了几分的无奈:“过来,你有别的事。”

    “什么事?”洛浅浅跟着即墨澄走到了一边的会议室,客厅留给那两个人‘面试’。

    “爷爷交代的任务,你怕是没有时间在这边浪费了。”即墨澄叹了一口气:“师兄这次没有时间所以我带你去。”

    “去哪儿啊?师兄不是要把我卖了吧?”洛浅浅一脸的警惕模样。

    “什么跟什么啊?”即墨澄将手上的文件递给洛浅浅:“这是才传过来的文件,我打出来了,你看看。”

    洛浅浅接过文件,一脸淡定的看了起来,没半分钟就抬起头,一脸的惊愕,他只是扫了几眼但是也看到了关键词:盘口,赌石,资金……

    “师兄,你逗我呢?我才多大???”还赌石?不把家当赔进去啊?这边何闻玉是假装的骗家里钱,她这边要动手的话就是真的败家了啊。

    “你以为爷爷主业是什么?”即墨澄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这要是被爷爷听到,非得让你把所有他会的都学一遍不可。”

    然后顿了顿:“你放心,我们去就是长长见识,主要的家里会派人去采购,我们看好的爷爷也有给钱买着玩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一丝好笑:“不过你的二伯不也是个中好手吗?你身上出现过的玉石配饰可都不是能够经常见到的货色。”

    洛浅浅脸上挂了一丝尴尬,即墨空做什么的她没有研究,可是就连自己的二伯做什么做过什么也不知道,就很尴尬了。

    “这样啊……”洛浅浅脸上挂着笑,内心却是mmp。

    “所以你还是有这个基因的,唯一的问题是,这个……”即墨澄将文件拿在手上翻过了两页指了指一行文字:……需要办理一份未成年人家长或监护人同意未成年人出国旅行的声明书公证。

    “家长、监护人……我妈啊……不行不行不行。”洛浅浅连连摇头,这个可不行,被妈妈知道了,她还不得屁股开花啊?出国就算了,跟师兄出国也算了,偏偏还花人家的钱买一堆石头。

    等等……石头?洛浅浅突然想起了自家床下的两箱子石头,据白一柱所说,也是专门带回来的……不会是跟这个一样的石头吧?

    “这个也不是最大的问题。”即墨澄叹了一口气:“最大的问题是,你的护照照片,直接用的是你的身份证的照片,所以……”不是那么的好看。

    “所以什么?”洛浅浅一脸懵,她什么时候办护照了?她本人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办的护照?”

    “啊,就……”即墨澄顺手从文件后面拿出了两本护照:“爷爷找人办的。”

    洛浅浅打开护照,看着上面清秀的脸,就知道……拿错了,嘿嘿一笑:“师兄证件照也超好看的。”说完换了一本,然后脸色有点发黑,总算知道即墨澄难以跟她说明的是什么问题了……

    “我身份证这么黑???”洛浅浅一脸不信邪的样子,掏出了钱包,对比了一下,愤愤不平:“明明身份证都比这个好看!”把护照跟身份证齐刷刷的都举在了即墨澄的眼前,一脸求证的模样:“是吧,是吧?”

    “嗯,是。”即墨澄也是颇为不满,明明很可爱的小师妹,怎么就变成了大饼子脸了?一副前一天没睡好脸肿了的样子。身份证比证件照好看,这不跟骂人一样吗?偏偏成了事实……

    “明明在学校也拍过证件照啊,毕竟……图书证学生证都需要的。”明明再费点事就能找到好看一点的嘛,再不济也能直接跟她要啊,干嘛就这么简单粗暴……

    “没事,不让别人看就好了。”即墨澄一脸认真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是让洛浅浅不想理他,再怎么不让人看,也有人看得到的好吗?

    闷闷的将护照塞回文件夹:“我当成没看到。”

    “所以什么时候去?”洛浅浅说完又来了精神,毕竟她还没有出过国呢。但是如果去的太早了,又不放心何闻玉这边。

    “大概是九号十号左右,在开学之前赶回来。”即墨澄很是淡定:“所以,这边得尽快解决了,还有三天。”

    洛浅浅点了点头,两个人之间沉默了下来。

    “哈哈哈,那我肯定不买,我又不傻,你这一个三块,十块三个,明显是亏了啊。”外面的何闻玉大笑着,声音透过了半掩上的门传到了洛浅浅两人的耳中。

    两个人不约而同勾起了唇角,站了起来。和温玉的笑声很有感染力,洛浅浅拉开门:“你在笑什么呢?”

    “这大哥太有意思了,我问你啊,浅浅,运动会,你追过了第二名你是第几名?”何闻玉抹了抹自己的眼泪,马上就站起来一副要考洛浅浅的样子。

    “是第二名啊……”洛浅浅不明所以的眨眨眼。

    “呃……”这不符合剧本啊……

    “那你追过了倒是第一名呢?”

    “不是倒数第一名,他都是最后的了,套圈了呗,除了不是最后一名其他都有可能啊。”洛浅浅坐在了何闻玉的身边:“所以你在笑什么?”

    “嘿,我还不信了,大哥刚才那个数学题,你再说一遍。”何闻玉瞪起眼睛,满脸的不服输。

    “以1000加上40,再加上1000,再加上30,再加上1000,现在加上20,再加上1000,现在加上10,总数是什么?”

    “4100……”洛浅浅还是一脸的茫然模样。

    即墨常在一边憋着笑,洛浅浅偏着头:“我怎么有点搞不懂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