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七)
    “嘿,我就不信了,你再听一道题:mary的父亲有5个女儿,第一个女儿nana,第二个nene,第三个女儿nini,第四个女儿nono,第五个女儿的名字是什么?”

    “mary啊。”

    何闻玉不服的跌坐在了沙发上:“为什么我感觉我的智商遭受到了践踏?”

    洛浅浅还是一脸的茫然模样,想了很久之后才说道:“……莫非是脑筋急转弯?”

    旁边的年轻人都笑的不行了,这简直是两个极端,一个都答错,一个都答对。

    “那我问你,‘犬’字去掉一点是什么字?”洛浅浅眨眨眼,一脸的狡黠。

    “这还用问,当然是‘大’。”

    洛浅浅撇撇嘴:“你还是没事多回去重温一下一二年级的脑筋急转弯吧。”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啊?不对吗?”何闻玉听到洛浅浅的话一脸的茫然:“‘犬’去掉一点不是‘大’还能是‘太’啊?”

    “是‘人’啊,妹妹。”年轻人看着即墨澄也转身回了房间,也是一脸的无奈,怎么感觉他被鄙视了?

    “……去掉‘一点’,洛浅浅你学坏了。”何闻玉听到答案才反应过来,气得跳脚,不过也很满意的点点头:“那么就麻烦你了。”

    林嘉佑回来的时候,看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跟何闻玉正在谈论着什么,也是一脸茫然,这是什么情况?他就出去了一趟,怎么回来就多了个人?着看着也不像是浅浅的哥哥啊。

    “浅浅呢?”林嘉佑看着何闻玉问道。

    “应该洗澡呢。”

    何闻玉勾起嘴唇:“来来来,嘉佑哥,给你个任务。”

    “什么?”林嘉佑坐在两个人对面的沙发上,打开了桌上的矿泉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一口下去大半瓶:“你可别让我出去跑腿了,没把我累死。”

    “什么啊。”何闻玉赶紧摆摆手,把请林嘉佑当托的事情说了一遍。

    “啊,行,我先跟我爸打个招呼,不然他肯定给你搅黄了。”林嘉佑一听,感觉还挺有道理的,马上就同意了。

    “啊对,还有林叔这个**ug,时不时提出很正确的提议。”何闻玉也是连连的点头,林叔经常阻拦或者给何军提出合理化的建设性的建议。

    “这是时候说正确的建议是不是不太对啊。”林嘉佑额上滑下了一滴大汗珠,看着何闻玉一脸的无奈。

    洛浅浅这时候也擦着头发出来了:“小玉,我们房间里没有吹风机?”

    何闻玉一脸茫然,她又不用那种东西,哪里知道?

    “还有那种东西呢?”林嘉佑也是一脸的茫然,不过他头发的长度用毛巾擦两下就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用那么复杂的方法?只有约会前才会吹一下,妄图通过吹风机让自己稍微帅一点,自然是多一点心理安慰罢了。

    “过来。”即墨澄打开了门:“我屋里有你去吹吧,别感冒了。”然后他人走了出来:“现在是怎么想的。”

    何闻玉跟即墨澄说着想法。

    洛浅浅则是一脸淡定的进了即墨澄的房间,一脸淡定的进了卫生间,拿起了吹风机,惊讶的看着即墨澄房间的整齐程度,明明就是一样的格局,但是偏偏不得不承认人家房间里的感觉不一样,当然如果不看那个大箱子的话,她就很好奇什么时候拿来的箱子?明明一开始来的时候就拿了一个小箱子啊。

    而且打开的箱子中,是整整齐齐的衣服。

    怪不得没一天看到的即墨澄穿的衣服都不一样呢,洛浅浅恍然大悟,再看看手上的吹风机,貌似也不是酒店里的。

    一个男孩子随身带着这么多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太精致了?看看洗漱台上摆着的洗面奶,润肤乳保湿霜,洛浅浅表示自己都有点难以置信,她最多也就是擦个防晒霜保湿乳罢了,即墨澄这里居然摆了这么多???

    再看看一边,也是将酒店的洗漱用品放在一旁动都没动,自己准备的洗漱用品。

    “莫不是洁癖?”洛浅浅吹着头发自己嘀咕着。

    下一秒手上的吹风机被一只手接过,抓起了她的头发轻柔的吹着。

    洛浅浅清楚地看着镜中即墨澄的下巴,原来她……这么矮……

    感受着丝丝缕缕的头发在那只轻柔的手上慢慢变得干燥,洛浅浅不得不承认,比起即墨澄她就是一个邋遢的猪猪女孩。

    “你那么吹,头发会变的毛躁。”即墨澄放下了吹风机,轻轻地用手指梳了梳洛浅浅的头发,看向镜中的两个人,勾起了唇角:“瑾月还要快点长高啊。”

    “师兄你就不要打击人了……”洛浅浅一脸的委屈,本来就矮,还要被刺激,没照镜子压根就没发现自己居然才到即墨澄的胸口,这个身高完全是给人家当拐棍的嘛。

    “呵呵,对了,把那个白色的小瓶子递给我。”即墨澄从镜中看向洛浅浅的眼睛,指了指旁边摆着的那一堆瓶瓶罐罐。

    洛浅浅脸上微微发烫,在镜中的即墨澄的注视下准确的拿着小瓶子递给了即墨澄。

    即墨澄接过小瓶子,在洛浅浅的头上喷了两下,又用手指轻轻梳拢这头发:“瑾月的发质很好呢,要好好保护。”

    洛浅浅呆呆的看着即墨澄的动作,再看了看镜中的即墨澄认真的脸颊,犹豫了片刻,问道:“师兄每晚都要用这么多东西吗?”

    “这些?”即墨澄笑了笑:“我只用两三个,其他的并不是给我准备的。”

    洛浅浅一愣,却没有深究:“师兄动作这么熟练,不会是……”给饺子梳毛练出来的吧?

    “瑾月是在关心我吗?”即墨澄挑挑眉,并没有回答,但是眼中的深意已经让洛浅浅得到了答案。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这么……嗯……这么……”何闻玉都等得不耐烦了,过来找两个人就看到这郎情妾意梳头的一幕,顿时有些羞涩了,但是理智告诉她应该点醒洛浅浅。

    洛浅浅一愣,赶紧小脸通红的跑出了卫生间,拉住了何闻玉:“瞎说什么呢,还不怪你不给我吹头发?”

    “怪我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