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十)
    任由水流从脸上滑下,何闻玉一脸的伤感,从初中到现在,她以为一切都是定居一般了。

    当初她为了这段感情不惜跟洛浅浅闹别扭,甚至于那么久什么交流都没有错过了太多事情。后来,她又欺骗家里,不上补习班。

    为了赵文瑄,这么做,值得吗?

    她不止一次的在心里质问自己,可是总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要珍惜,要包容,要忍让才能走得更远,导致她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

    在那次吃饭之前,她一直以为赵文瑄也是那么想的,可是……

    他会怀疑她,他会想要不遵守曾经的承诺,想要占有她,甚至于不惜诋毁她……这样的人,真的是那个当初因为她帮忙付钱就笑的一脸温柔的大男孩吗?

    想着想着,何闻玉的眼泪就顺着水一起滑落,脸上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水珠哪些是泪水。

    洛浅浅提起笔,听着卫生间里压抑的声音,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总是难免的,就算不是这样的事情,以后两个人前面也是重重阻碍,不仅是赵文瑄家里那个红衣胖女人,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何闻玉不是以前的那个霸气侧漏的何女侠了,干爸干妈对她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落笔开始写着作文,她不介意在有能力的时候让何闻玉趁早离开赵文瑄,也不介意帮忙介绍更好的男孩子,只是,她不想看到前世那种场景再次出现。

    那么卑微的何闻玉,她不愿意再看到了。

    何闻玉擦着头发出了卫生间,嘴里还嘀咕着:“这沐浴露有点辣眼睛啊。”手上还擦着没干的头发。

    洛浅浅头也没抬:“什么进眼睛都不舒服,你傻你怨谁。”

    何闻玉撇撇嘴,坐在洛浅浅身边,看着她写着作文,工工整整的已经写了大半页纸了,赶紧阻止:“我说,高中要求八百字你这是往三千字写呢?”

    “并不是,只是感觉这样写比较好。”洛浅浅愣了愣,她能说完全是在走神,随便写的吗?谁知道就写了这么多?

    “嘿,以后这种作业找你没毛病。”何闻玉满意的收起了纸:“下一项,这些。”

    顺手拿出手机上了企鹅,给洛浅浅看聊天图片里面的十道题:“这是卷子后面的大题,你就画个图然后写个答案就醒了,回头我给剪下来帖卷子上去。”像素渣的洛浅浅想骂人。

    ……你还能再懒点吗?

    不过还是点点头,何闻玉那边也没有闲着,写着别的作业,两个人在桌前一脸认真的学习。

    “写完了。”没一会,洛浅浅就把纸扔给何闻玉了:“你这种大题都不行,以后还想不想跟我一个学校了?”

    何闻玉嘿嘿一笑:“肯定想啊,不过柱子哥还有嘉佑哥都能考上,我肯定可以的啦。”然后接过手机,又翻出了一个人,给她看照片:“这是物理。”

    ……“您老直接拿卷子不就好了?刚才回家干吗了?”洛浅浅真是一脸的无奈。

    “我那不是忘了吗?”

    “那你包里装着什么?”洛浅浅看向一边的包。

    何闻玉十分之尴尬的拿出了满是空白的习题册:“这个有答案,我就……”

    “物理大题自己做,习题册给我,我看着比较好的题目就给你空出来,做到哪儿?”洛浅浅揉了揉眉心,现在写作业总比上学前一天才写好。

    两个人配合默契,声音还是传出了房间,林嘉佑出门拿吃的,听到两个人的讨论声,准确的说,是洛浅浅的声音,不由得勾起了嘴唇,想起了他曾经跟着兄妹俩还有何闻玉一起学习的日子。

    谁能想到年龄差了挺多的三个人偏偏在连续的三年中都参加了高考?而且其中两个都是状元。

    他为有这样的弟弟妹妹感到自豪,丝毫没有嫉妒。

    他曾经的那些不满的负面情绪,早就在洛浅浅不计前嫌还有兄妹两个的辅导中消失殆尽,现在他们之间还有安好这个共同的血亲,自然也是不会有任何的抵触。

    想了想,敲了敲即墨澄的房门,跟他说了一声之后,打电话给两个人叫了夜宵。

    即墨澄也是颇为惊讶,他都已经躺下了,洛浅浅跟何闻玉居然还在学习?

    心上对洛浅浅的欣赏更是多了几分。

    “不对啦。”洛浅浅站在何闻玉身边用手掩着嘴打了一个哈欠,眼泪都挤出了眼角。

    “咚咚”传来了敲门声,两个人都是一愣,洛浅浅看了看两个人的打扮,没有任何的问题,才起身打开了房门。

    看到门口的即墨澄端着一扎奶茶,还有两个蛋挞,两个苹果,一小盘车厘子,看到洛浅浅,即墨澄勾了勾唇角:“也别太累了,喝点东西,然后早点睡吧。”

    洛浅浅愣愣的接过了托盘,然后看着林嘉佑贴心的帮她掩上了房门,一脸迷茫的把托盘放到桌子上:“送夜宵来的,莫非是你偷偷告状说我欺负你了?”

    何闻玉翻了个白眼,姐姐啊,手机在你的手上,在你的手上,在你的手上!你刚刚还用手机敲我的头,说不对,现在还诬陷告状,她要罢工了

    “喏,你的奶茶。”洛浅浅给何闻玉到了一杯奶茶,递到了她的手边。

    何闻玉一愣,接过了奶茶,美美的喝上了一口,脸上的怨怼都消失不见。

    “你一定认为,柱子哥嘉佑哥都能考上所以你一定没问题的对吗?”洛浅浅给自己倒了一杯奶茶:“嘉佑哥先不说,柱子哥当初跟我哥一起作息,甚至我哥睡着了他都要把人叫起来问问题,你现在没有我们给你作伴,甚至于,你也没有那个毅力。”洛浅浅看到何闻玉脸上的菜色于心不忍,但还是狠着心继续说道:“为什么干爸干妈肯给你花钱让你去补习?你想过吗?”

    “因为你优秀,所以跟你一起长大的我也不能差的太远。”何闻玉愣了片刻,还是声音低沉的回答道。

    “没有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的,你站的更高,才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也才能明白,为什么有的人不应该站在你的身边。”洛浅浅说道。

    何闻玉听了这话,脸上有几分挂不住了,但是看了看自己多年来的好友,终究还是跨下了脸:“浅浅,你能告诉我你怎么看的吗?我知道你不排斥是因为你珍惜我们两个人的感情,不是因为他有多好。”

    “你知道就好。”洛浅浅眼中颇有深意:“这么说吧,你现在看到公园里抢别的小朋友的玩具的小朋友你会怎么想?”

    “幼稚。”何闻玉噘着嘴:“再怎么抢也变不成他的,是他的东西怎么都不会被别人抢走。”

    “你现在看待小朋友的眼光就是以后你看待这种成天混不务正业的人的目光,如果他真的能有所作为,那他是厉害的,可是他能吗?我们身边白一弦,白一柱都是曾经说得上名号的人物,嘉佑哥差一点,也比他强对吧?”

    何闻玉点点头,洛浅浅说的一点也没错,她没办法反驳。

    “白一柱、林嘉佑都选择了上学。”洛浅浅说道:“你感觉他们是被逼着学习的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玉我不希望你自甘堕落。”

    何闻玉听了这话愣了很久,手上的奶茶温度都变得没有那么滚烫了,才沉默的点点头。

    “有时候,当断则断。”洛浅浅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