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十一)
    何闻玉愣了很久,才抱着那杯已经凉了的奶茶喝进肚中,看向洛浅浅,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眼神说明了一切。

    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洛浅浅知道,她的何女侠回来了。那个眼神,一如她记忆中的多年之前,何闻玉就是这样的眼神踏进了赵文瑄的深渊,义无反顾。

    “好了赶紧吃吧,我帮你把这几页写完,然后就睡觉。”洛浅浅笑了笑,脸上满是欣慰的模样。

    “让你担心了。”

    何闻玉笑着点点头。

    洛浅浅平静的摇摇头,随后拿起了笔飞速的解着题。

    “张嘴。”一只车厘子塞进了洛浅浅的嘴里,洛浅浅眯着眼睛吃的一脸的开心模样,嘴上却抱怨着:“哎呀,都怪你,一会又要刷牙了,那你得给我留一个蛋挞。”

    两个人吃完之后将大部分东西写完才去睡觉,倒也是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洛浅浅就睁开了眼睛,第一次起的比何闻玉早,原因是睡姿太怪,有点难受。

    她一起床坐起来,何闻玉就睁开了眼睛,看到洛浅浅坐在床上也是一愣。毕竟洛浅浅很少比她起得还要早。

    两个人洗漱完毕出来的时候,却看着三个男人才刚出房间。

    洛浅浅抿着嘴笑,倒是看到了师兄穿着睡衣的样子呢,没想到束胸身材那么好。

    看着即墨澄衣领处露出的结实的肌肉,洛浅浅嘿嘿的掩着嘴笑。

    “师兄,嘉佑哥,你们刚起来啊。”洛浅浅笑了笑:“我跟小玉叫吃的,你们洗漱吧。”

    年轻人倒是已经洗漱完毕,自然的走了出来。

    林嘉佑略微有些尴尬,没想到这两个人起得这么早,本来以为这两个人昨晚那么晚,今天会晚起,才把闹钟后调的,谁知道这两个人起得这么早。

    即墨澄点点头,没有错过洛浅浅眼中的揶揄,勾了勾唇,转身回房间。

    他的睡衣一个褶都没有,哪里像是睡了一觉之后的样子?明显是起床过之后才穿上的。只是听到了声音打开门看看罢了,倒也没想过秀身材之类的事情,没想到倒是被洛浅浅以为他刚起来了。

    他没有解释,自然地走进卫生间进行第二次洗漱。

    吃过早饭,年强人换上了司机大叔送来的高档西装皮鞋领带,还在林嘉佑的帮助下稍微弄了下头发,即墨澄又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只手表递给年轻人戴上。

    洛浅浅何闻玉都不得不承认人靠衣装这件事,本来很是普通的邻家哥哥模样的年轻人,在换了衣服换了发型之后,竟然有了几分成功人士的气质,尤其是那块看着就价值不菲的手表。

    即墨澄淡定的从司机大叔手上接过了一个极为朴素的袋子递给了年轻人,年轻人看了一眼之后淡定的点点头。

    洛浅浅好奇的伸过头去看里面的东西,片刻之后无语的缩了回来。

    何闻玉看到洛浅浅的表情也伸过去看,下一秒惊恐的拉住了洛浅浅:“浅浅,就这么拿着没事吗?”

    “只要你不这样引人注意。”洛浅浅一脸的淡定,心里也是吓得不要不要的,毕竟她还没见过这么多的现金。

    “你们出去绕一圈,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往酒店走就行了。”即墨澄对着司机大叔说道。

    林嘉佑也是咽了咽口水,应下了,看到何闻玉的表情他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走吧。”年轻人一脸的淡定,三个人就离开了。

    即墨澄就看着还在一边站着的两个人,没有说话。

    被即墨澄出手吓到了的何闻玉面对着他的视线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拽了拽洛浅浅。

    洛浅浅则是低着头发着消息,根本就没抬头。

    没一会手机震了一下,短消息上只有两个字:搞定。来自,白一弦。

    “行了,接下来就等一会晃去找干爸就好了。”洛浅浅看向何闻玉:“怎么了?”

    何闻玉一脸的无语,屋里就三个人,还要问吗?

    洛浅浅这时候也对上了即墨澄的视线,没话找话的说道:“那师兄干什么啊?”

    “负责给你们买单。”即墨澄笑了笑,随手从一边的餐桌上拿过了四张自助餐券:“你们是不是应该跟大人联系了?直接说去吃饭就好了别说什么多余的。”

    一晚上时间,足够即墨澄想通所有的关键。

    “好。”洛浅浅接过了自助餐劵,看向何闻玉:“你跟干妈说,我跟干爸说,就说自助餐券到今天到期。”

    “行。”何闻玉点点头。

    “喂,干爸啊……”

    “喂,妈妈呀……”

    片刻之后对着对方比了个ok的手势,才双双松了一口气挂掉了电话,约在楼下见面,她们根本就不需要跑去找人了。

    “跟昨天计划的有些不一样,不过感觉还是这样比较靠谱。”何闻玉说道。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可不是吗?都差点说补课费之类的了。

    现在想想她也是疯了,那明明是几年之后一对一高开**辅导班的价格,现在什么价格,她还是真的不清楚,毕竟……洛书帆不上辅导班,她不上辅导班,甚至于唯一算得上辅导班的应该是在张老家度过的欢乐的童年了吧?还是全方面发展的……

    不对他们都缺腿,她缺了料理,哥哥缺了音乐,小玉缺了物理。

    “你们小心点,别暴露了你们知道缺钱这件事。”即墨澄一点也不放心的叮嘱道:“浅浅,你该表现出为难也要表现出为难,毕竟你是在爷爷家,还是死了爸爸的爷爷家。”

    洛浅浅点点头,这种事她还是知道的。只是一脸的尴尬,这种事,说出来,就好像是她在被爷爷家欺负一样,爷爷一家对她多好?不满的看向即墨澄,就连你小子也是爷爷给我安排的。

    即墨澄摸着鼻子苦笑,他只是帮忙安排背景,怎么感觉他被嫌弃了?

    洛浅浅手里的资产,别说干爸干妈了,就算是亲妈亲哥也未必知道她手里究竟有什么财产,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有着李显诚和洛二伯给的股份,她是毫无疑问的不愁吃喝就是了。

    看着时间差不多,即墨澄给那边打了个电话,然后对着洛浅浅说道:“一会我在包间,有事发信息。”

    “嗯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