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十六)
    “可是……”洛浅浅还是有几分犹豫。

    何闻玉直接拽住了她:“放心,我爸要揍你我肯定拦在你前面当肉盾!”一脸的大义凛然,洛浅浅嘴角微微的抽搐,您老是抱了主意去挨揍的?

    “那就去吧。”洛浅浅无力的叹息。

    即墨澄淡然的打了一个电话,忽视了那几条未读信息,叫了车。

    虽然距离不远,不过毕竟天色已晚,还是坐车安全点。

    何闻玉目瞪口呆的看着洛浅浅将背包背在了外套里面,然后穿上了外套。

    很快,一行人就赶到了何军的店附近,没去闻香来那边是感觉那边比这边安全得多。

    果然,看着黄月然也在这边,甚至还有小梅兄妹俩。

    洛浅浅眉头一蹙,靠近了车窗边。

    然后居然看到了何国夫妻两个人,一脸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小玉,那个……”洛浅浅指着车窗外的人一脸的难以置信,何闻玉赶紧凑到车窗前,然后也是一脸的震惊模样:“我去?!”

    “怎么了?”林嘉佑一脸的不明所以,也看向热闹的方向,看着都是不认识的人。

    洛浅浅一愣,对呀,何家那事的时候林旭还没跟安子兰公开呢。

    摆了摆手没有做出解释,然后就看见何闻玉磨牙,捏起了拳头:“一个来还不够?还来了一家??”

    “不对。”洛浅浅皱着眉看向那里的人:“何俊才不在。”

    何闻玉一愣,也是来回的寻觅了一圈,虽然说是晚上,但是就何俊才那个头发也应该很显眼才对啊?

    “嘉佑哥,你跟小玉在车上待着,别让她乱跑。”洛浅浅当机立断,在这里也是什么都听不到,还不如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呢,转头看向即墨澄:“师兄……”

    即墨澄一脸的无奈,点点头:“走吧。”让林嘉佑陪她去,他还不放心呢。

    也算这丫头有点良心,知道不能把自己跟小姑娘留在车里。

    两个人一左一右下了车,移向饭店门口,只见门口的露天烧烤桌子都被掀了,旁边还站着几个拿着串,满脸不满的人,微微蹙眉,看向何军那边。

    何军一眼就看到了洛浅浅,又左右看了两眼,没看到自己的女儿,才看着洛浅浅微微摇头,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因为洛浅浅身边站的人,让他对那边放心了许多。

    “何军,没有你这样的啊,工资都没开你就没钱了?你这员工还都等着开工资吃饭呢,你就把钱都花了?是打算拖工资吗?现在农民工工资也没有拖的了啊。”何国一开口,就是说钱的事情。

    洛浅浅微微蹙眉,没有说话,眼神却在看着周围,很快眼睛就看向了一个看起来眼神有些闪躲的人,身上穿的也是印着烧烤两个字的围裙没有错,难道就是这个人是何闻玉说的那个老乡?

    “我刚给他们开完工资,怎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何军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谁知道这个亲哥就这么巴不得他过的不好,这要不是把钱都花了,看来过不了几天就能找上门跟他要钱了吧?

    “我是你哥!”何国一脸认真地说道。

    “呵呵,我对你没有赡养的义务,就算我死了,我的财产也是留给我的老婆孩子的,也或者你把妈从土里挖出来分一份?”何军如今不用看在老太太面子上了,说起话来那是一点也不留情,怎么说他也在餐饮业历练了这么多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还是有的。

    “呵呵,要是妈还在你会这么对我说话?”何国顿时直接坐在了地上:“大家都来看一看啊,不管哥哥的死活,何军这个人简直是良心被狗吃了……”

    “法律没有规定我需要对你履行赡养的义务,你有手有脚不会自己赚钱?我跟月然当初被你们占了房子占了她的嫁妆,什么也没有的带着孩子来到了这个城市,两个人一起打工,才赚了钱买了房子,你以为我们的钱都是白捡的?还是大风刮来的?我们就欠你的?”何军紧紧握着拳头:“我敬你是大哥,但是你别想屡次三番的站在我的头顶作威作福!有难我背着,有福你就要分一份,我就想问你,凭什么!”

    黄月然在一边掩住了嘴,眼泪不住的话落。

    小梅时不时的安慰着。

    洛浅浅刚想过去,就被即墨澄拉住了手臂,他对着她摇了摇头。

    洛浅浅虽然不明白即墨澄摇头的原因,但还是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她明白,即墨澄知道的一定比她多。

    “我是你哥,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你孝敬我是应该的!”何国顿时瞪着一双眼睛。

    自从何军断了给家里的钱之后,家里是越吃越差,最后也不得不变卖了全部房产土地,赶来投奔。

    尽管知道,何军已经可能知道了一些事情,但是看在他是哥哥的面子上还是应该会给他钱的,所以经过多日的埋伏,口袋的钱都快要花光了的前提下,他居然知道了何军没钱了?这怎么得了?

    黄月然也不禁感觉何家就是个坑,除了何军之外,每个人的想法都是那样,感觉何军的付出是理所应当的,感觉何国就应该享受。从小就是如此,长大了变老了亦然。

    何国没有一点想要用自己的劳动换取食物的打算。

    “孝敬你?我孝敬你有用吗?给你还不如给庙里的佛像,最起码心里有个安慰!”何军一脸的狠厉:“我话就扔在这里了,你要钱,一分没有!想说你对我有什么恩,别说没有,就算有,四十年的做牛做马,财力劳力我都出了你还想怎么样?以后我家的都是小玉的,你们,想都别想!如果你们敢动小玉!……”

    “张也哥?”洛浅浅愣愣的看着那边红蓝光处走出来的人影,低声惊呼,果然还是有人报警了啊,毕竟这也是闹事。

    “你别逼我弄死她!反正在局子里有吃有住,好得很!”何国直接露出了阴狠的笑。

    何军直接拎起了一边的小矮桌,别的说说他也就忍了,敢动小玉?那是他的命根子!

    “何叔何叔,淡定淡定,动手就不好解决了。”张也赶紧拉住,这要是被讹上了,怕是没办法脱身了,怎么看这一位也不是善茬。

    何军也是知道的,只是气不过,顺势也就让张也夺下了桌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