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十七)
    “师兄,是那个人吗?”洛浅浅愣了片刻还是跟即墨澄询问道。

    即墨澄摇摇头:“不是,不过那个人也有点关系。”

    洛浅浅更加迷糊,不是他?但是周围的人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啊……

    “透过现象看本质,你还是停留在表面,一个人慌张未必就会惊慌失措。”即墨澄这么说道。

    洛浅浅皱着眉一个人一个人的看过去,就连周围吃串的客人都没有错过,一个接着一个的观察。

    “我饿了……”半晌后,洛浅浅说道。

    即墨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揉了揉洛浅浅的头发,将她梳理整齐的头发揉乱:“猜出来就请你们吃夜宵。”

    洛浅浅抿着唇,这么多人怎么猜啊?

    “师兄,小玉那边也有吗?”洛浅浅突然很紧张的问道,因为今晚发生了这种事明天何闻玉肯定不会去告诉小伙伴们了啊。

    “你说呢?”即墨澄没有说出答案,只是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也不能把他当成答案,没事问问吧?一旦那一题的答案是略,洛浅浅要怎么办?

    洛浅浅抿着唇,她还是怀疑赵文瑄,因为,即便是这边有人是内奸,也绝对不可能知道何闻玉的住址,就连何闻玉亲爸亲妈都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人怎么知道呢?

    所以她保持怀疑。

    “不知道干爸干妈是怎么跟这些人说的,如果说的不一样是不是就能从何国的嘴里套出话来了?这样子就能先排除一部分的嫌疑。”洛浅浅突然脑洞大开。

    但是马上就被自己否决了:“不对啊,就算是说也就这一件事,能有几个说法啊?而且听的人跟说的人复述的还未必完全一样,根本就不可能作为排除的依据。”除非,何军或者黄月然其中的一个人根本没有说这件事。

    洛浅浅直接掏出了手机,按了两下。

    正在协调的张也皱了下眉拿出了手机,看到短信上的内容也是一愣,直接将黄月然和何军两个人叫到了一起,给他们两个人看。

    问题:是否都对员工说了没钱了要努力赚钱了之类的事情。

    黄月然点点头:“我跟小梅抱怨了一下,毕竟一下子存款就空了感觉有点像做梦一样啊。”

    谁知道何军摇了摇头:“我说这个做什么?”

    洛浅浅远远地看着那边的反应,也是心下一寒。

    黄月然会说,没有出乎她的预料,但是何军没有说,那么岂不是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干妈那边的人?

    “不是吧……”洛浅浅整个人都懵了,看着张也回过来的信息,整个人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想了想,还是觉得那个员工奇怪,抿了抿唇。

    又给张也回了过去。

    烧烤店的员工集合开会,问问他们怎么知道的账上没钱的事情。

    张也看这信息更是不解,但还是给何军看了看。

    何军看着发信人上面的‘浅浅’两个字,转头看了看那边一脸严肃的洛浅浅,点了点头:“员工先回店里开会了,开完会今天就先下班。”

    张也本也想跟去,但是看着何国的样子,还是留下了,黄月然完全没有想进去的样子,就站在那里,冷漠的看着何国,说她的女儿是赔钱货,她倒是要看看你们这些高贵的怎么不赔钱!

    没一会一共四个员工出来了三个,剩下的那个正像洛浅浅预料的那个人。

    还没想通为什么他留下了,手机就响了,一看屏幕,跳跃的干爸两个字。

    “干爸。”洛浅浅看了一眼即墨澄,接起了电话,声音刻意压低了几分。

    “浅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何军看着面前的老乡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刚才他刚问出口,这个人就吓得后退了两步,这还用问吗?其他三个都说是因为何国闹起来才知道的,他一直没有说话。

    “干爸,你问问他是从谁那儿知道的。”洛浅浅抿了抿唇。

    她很清楚,干妈的店里就那么三个人,偏偏这三个人还是一家,如果是哪个素未谋面的小梅姐的嫂子,她也就不说什么了,怕的是……

    “不用问了,是小梅。”何军叹了一口气,他也没想到,老婆店里多年的老人会这么做。

    洛浅浅脸上一片冰寒,何俊才是这个意思吗?

    挂了电话,直接走到黄月然面前,一脸的委屈:“干妈,小玉踹我,你去帮我揍她好不好?”脸上还带了两滴眼泪。临时想不到借口了,还是这样最简单了。

    黄月然哪见过这个架势啊,女儿把干女儿踹哭了?

    直接拉着洛浅浅想要哄哄,毕竟这边也是挺严肃的,洛浅浅不由分说的拽着黄月然远离了这边,直接将黄月然拽到了车上,她自己下了车,关上了门,敲了敲司机的窗户:“开车,去外面兜一圈。”

    “浅浅!”何闻玉一脸的紧张。

    “没事,有我和师兄呢。”洛浅浅露了一个笑脸:“你们负责安慰干妈,等你们回来的时候,就搞定了。”

    即墨澄远远地看着车子离开,并没有什么反应,然后就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噗的摔在他的面前,一脸委屈的爬了起来,踹了踹地上不平的地砖,委屈的嘟着嘴。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拉起她的手,看着没有摔破才松了一口气。

    小梅在黄月然离开后也想离开,却被她的哥哥拉住了,说这里是老板家的,能帮忙还是要帮帮忙。

    被逼着留下了。

    “师兄,齐了吗?”洛浅浅问道。

    即墨澄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做出个什么表情,最后叹了一口气:“或许吧。”

    张也看着何军出来之后,也是有点好奇,为什么何军出来之后一脸的严肃?

    向他使了个眼色,谁知道何军却摇了摇头。

    洛浅浅很想知道何军会怎么做,怎么去处理跟了自己老婆多年的小梅。

    谁知道干爸说道:“小梅,武子说想带你回家结婚,刚才跟我辞职了,虽然你是月然店里的员工,我也能做主,你是想跟他走呢还是……”

    洛浅浅一愣,居然是这么体面的方式。

    小梅也是一愣,看向一边的小武,点了点头:“那我也辞职。”

    洛浅浅想了想就明白了,这种事知道了又有什么用?警察也不会管的,只能将人赶离身边,这样才能安心。

    何国一脸的怒色:“何军,你都没钱发工资了还辞退员工!武子,小梅,你们不用怕!他不给你们工资就告他去!”

    洛浅浅脸上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看了看他身边的女人,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脸上有些泛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还想继续看下去,却被即墨澄拉走了:“走吧,不是饿了吗?”

    “可是……”洛浅浅指着离得越来越远的人群。

    “剩下的你只需要结果,你想知道的不都知道了吗?”即墨澄说道。

    都知道了吗?并没有,比如何俊才得到的信息是谁透露的,他们想对小玉做什么,她都不知道呢。

    还没有什么反应,电话就想了,洛浅浅接起电话:

    “浅浅,你到底跟我妈说了什么啊……呜呜呜呜……妈我没有,我怎么会欺负浅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