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十八)
    “……我好像说,你把我踹哭了?”洛浅浅一脸的尴尬,即墨澄在一边眼含笑意,就静静地看着她。

    “你个没良心的……晚上都是你踹我啊……嘉佑哥你快评评理啊……妈,这是浅浅电话你不信我的,你总信她自己吧?”何闻玉简直要哭死了,她什么都不知道啊,无奈锅从天上来。

    “干妈啊……那个啥啊……小玉其实没踹我……”洛浅浅赶紧对着手机解释道:“我就是……乱说的。”

    黄月然哪里还不明白啊?要是自家女儿真的揍人了,哪还能老老实实的等着?就是心有点慌,没事做,正好就帮干女儿报仇了。

    跟洛浅浅说了两句话之后就挂了电话,闷闷地坐在座位上。

    林嘉佑看出来了点什么,犹豫了片刻说道:“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在泄密了啊?”

    “什么泄密?”黄月然一脸的茫然,只知道莫名其妙的干女儿就让她上车上坐着了,那边事情还没有解决呢。

    “妈,你以为大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要不是浅浅……”何闻玉说道这里噤了声,有些事还是当做秘密比较好。

    “他们……跟浅浅有什么关系?”黄月然还是有些懵,但还是如梦初醒一般,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师傅,麻烦赶紧回去,我那边还有事呢。”

    司机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平静的注视着前方。

    “小玉……”黄月然有点慌,拉了拉小玉。

    何闻玉一脸的无奈,洛浅浅已经发话了,她还能怎么样?八成是有什么不想妈妈看到的事情吧?

    犹豫了片刻:“那个……”眼睛直往林嘉佑那边看,林嘉佑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啊,毕竟他年龄再大也是个小辈,找借口都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借口啊。

    这时候何闻玉灵光一闪:“妈,嘉佑哥那个孙经理啊,他要飞走了,嘉佑哥赶着去送呢。”

    “啊?孙经理啊?”黄月然赶紧正经起来:“用不用买点特产?”

    ……他们哪知道啊,就连那人在哪儿都不清楚的好吗?

    “不用不用,就是个心意。”林嘉佑顺势说道。

    司机颇为了解的微微点了点头,林嘉佑松了一口气,就算现在路程再顺畅,去机场一个来回也不止半个小时了。

    何闻玉也是松了一口气,赶紧给洛浅浅发了消息,了解最新情况,谁知道却收到了一条让她恨不得跳车跑回去的信息:不知道啊,我在吃夜宵……

    碍于妈妈在旁边,何闻玉废了好大的时间才把气愤的表情收了起来,一脸笑意:“孙经理好像已经飞了吧?没注意都这个时间了呢。”何闻玉说着,把手机递到了林嘉佑面前。

    林嘉佑看着信息差点没咳嗽岔气了,还是努力的维持了自己的语气,故作惊讶的说道:“啊,怎么都这么晚了啊?遭了遭了来不及了。”然后摇下车窗看向机场的方向,正好有一架飞机,赶紧捶腿:“糟了,飞了。”

    黄月然也是一脸的信以为真:“没事没事,等你回去好好解释一下就好了。”

    司机瞥了一眼,然后一头黑线,那是降落不是起飞啊。

    但还是淡定的换了路转弯往回走了。

    何闻玉也是松了一口气,好在往回走了,不然真到了,也找不到孙经理啊?

    此时在候机室的年轻人打了个喷嚏,一脸的疑惑:“谁又在念叨我?”

    一身优雅的黑色唐装,领口绣着一个繁复的花纹,若是洛浅浅在,一定认得出来,这个花纹跟她玉牌上的极为相似。

    回到了烧烤店,何闻玉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跟着黄月然下了车,林嘉佑一看,都下车了,那他也下车吧,总不能都分散开了。

    烧烤店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是烧烤店里还有着不少的人,仔细看看竟然都是熟人。

    黄月然赶紧进了店:“老公。”

    何军看着黄月然带着何闻玉过来,微微点了点头,旁边坐着张也还有何国夫妻俩,小梅和小武也都在角落待着,并没有离开。

    “反正,你要钱,就是没有,大不了把店盘出去,我们换个城市,以后你们别想得到我们一点消息!”何军这么说道。

    这倒也是事实,没有了给老人打钱这件事,就不会知道他在哪儿,他也不会傻到没事跟这样的白眼狼打电话报平安。

    “大军,我是你哥啊。”看硬的没用了,何国还是打起了苦情牌:“妈已经没了,这世界上就剩我们兄弟俩相依为命了啊。”

    “呸,我有老婆孩子,跟你相依为命?”何军毫不犹豫的一口痰吐在了地上。

    何闻玉一脸的嫌弃,一会要收拾的也是他,现在弄脏的也是他。这个爸爸啊,真是不嫌折腾。

    说话间,洛浅浅抱着一堆小吃也进来了,她跟即墨澄看到了车子,但是俩面并没有什么人影,就知道人肯定是过来了,只能叹了一口气,抱着吃的进了店里,坐在一边的角落里静静的看着。

    即墨澄坐在她的身边,手上拿着纸巾,时不时递给洛浅浅。

    “少吃点,别吃坏肚子了。”这温情的声音跟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瞬间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个角落,洛浅浅一脸尴尬的迎上了何闻玉的视线:“嘿,要来吃点嘛?”手上还拿着一只棉花糖。

    何闻玉林嘉佑没有犹豫的走到了洛浅浅即墨澄身边坐下吃吃喝喝的看热闹了,毕竟他们能做的已经做过了,剩下的就看何军是怎么解决了。

    黄月然像是也想通了关键一般,也走过来坐下,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即墨澄:“你是浅浅的师兄吧?”那天在医院也就见了个面,然后就被那一脚惊艳到了。也没怎么仔细看这个小孩,如今一看:“长得真是俊俏啊。”

    洛浅浅一头黑线,干妈,这是男孩子啊……您用俊俏合适吗?不过偏着头看了两眼,默默的点了点头,相当的合适。

    即墨澄笑着点点头:“是的伯母。”

    黄月然在店里了,反倒是不紧张了,脑子也开始转起弯来了,突然看向洛浅浅:“浅浅,你们中午是故意的吧?”

    洛浅浅一脸尴尬,这是被看破了?

    “什么故意的?”故作不解的偏着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