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二十)
    两个人站了起来,女人脸上嘴角眼角都带着淤青,左眼被打得已经肿起来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还流着一点血。

    张也虽然嫌弃还是递给她一张纸,毕竟他的工作就是这个。

    何国则更惨一点,虽然钥匙完美的避开了他的眼睛,但是无法避免的事他的头皮还有脸上都被钥匙刮下来了一大块的肉。

    血流的很多,他也是骂骂咧咧的呲牙咧嘴的,却不敢触碰伤口。

    洛浅浅哆嗦了一下,这种打法,还真是见所未见。他跟人也不是没打过架,就没见过这么不知道留手的,再怎么说这两个人也是夫妻,不是必须兵戎相见的敌人。

    两个人站起来后,即墨澄直接伸手捂住了洛浅浅的眼睛,她还没来得及看两个人的尊荣,眼前就一片黑。

    林嘉佑一愣,赶紧捂住了何闻玉的眼睛,嘴角还微微抽搐,您老这个行为就不怕被发现吗?还得他配合。

    黄月然看到了都是低声惊呼了一番,然后想起两个小女孩,转头一看,看见两个人已经被捂上了眼睛,才松了一口气,她可怕自家孩子晚上做噩梦。

    “你这臭婆娘!下死手啊?”何国直接给了女人一脚:“要是老子破相了要你好看!”

    谁知女人冷笑一声:“你以为我在开玩笑?我是真的不想跟你过了!何国,我们离婚吧!”

    “什么?”何国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时候洛浅浅也有些回过味来了,在一片黑中更能思考事情:“所以,这是苦肉计?”

    “你的苦肉计就掉两滴眼泪,怎么轮到他们就掉一地血……”何闻玉在黑暗中自然的接话,她可是清楚地记得,她的妈妈刚才一边揍她一边说:让你欺负妹妹,都把人踹哭了……

    “大概……鳄鱼的眼泪,掉了也没人相信?”洛浅浅抓着即墨澄的手想要将他的手拿下,谁知即墨澄的手一动不动。

    他温润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少儿不宜,你还是别看了,很恐怖的。”

    何闻玉尴尬的看着林嘉佑已经收回了手,再看看人家两个,只能认命的自己拿着手挡着,她能说是怕辣眼睛,晚上做噩梦吗?

    洛浅浅没说话,只是心里嘀咕,她可是见识过被爆头的人的样子的,哪里会在乎一点点的血腥啊?不过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她很乐于在即墨澄面前装淑女。

    然后她伸出了一只手:“给我一个话梅。”

    何闻玉嘴角抽搐,您老当这里是电影院啊?还提供吃的?

    然后就从手指缝里看着即墨澄将一颗话梅放在了她摊开的手心里,顿时合上了手指,她到底是为什么想不开要去看这两个人?

    “何军,这女人以后是你的了,你得给我赔偿吧?”何国嫌弃的看着女人,他早就看这个女人不顺眼了,好吃懒做,尤其是丛馨死了之后,更是如此!若不是有他,怕是现在都得饿死!

    谁知何军淡定的拿起计算器,计算器清脆的声音响起:“归零,一六八加九三加七六加一零八加……加一五零零加五点五加三减五零零等于一七三五点五。”

    何军马上说道:“嗯,我给你五百块医药费的话,你还欠我一千七百三十五块五,看在我们是亲戚,我就给你抹个零,给我一千七就行,地上的脏了的串、碎了的酒还有跑了的帐,坏了的桌椅板凳染血的桌子你都可以带走,你是现金还是刷卡?概不赊账。”

    “噗……”何闻玉直接就笑了,她爸这也太有搞笑天分了吧?还一本正经的按了半天,她还以为会给钱呢,毕竟以前都是直接给钱了事的。

    “所有的账单我这里都有,你要是需要发票也可以给你开,你看怎么算吧。”何军看向那边的女儿一眼,看着女儿捂着眼睛吃着小吃没心没肺的样子,也是半晌无语。

    张也都愣住了,此时笑也不是,站着也绷不住,只能低着头激励的掩盖着笑意,毕竟还要保持他的威严,只是他身边的同事先绷不住了,笑了。

    “何军!”

    “哎,老板,您是现金还是刷卡?”

    “我是你哥!”

    “亲兄弟明算账啊,何老板,我女儿过来吃都是要付账的。”

    何闻玉撇撇嘴,那是因为她都不过去吃,想吃直接打电话,晚上就带回来了。

    黄月然低声跟洛浅浅解释:“想吃什么跟干妈说,带回家给你们吃。”

    洛浅浅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不过也是何闻玉也不是一个会坐在这里吃的人啊,在家里还能坐地上吃,这里可不行。

    “你是铁了心这样了吗?那我们分家吧!你把你的东西都拿出来,我把我的都拿出来,我们对半分!”何国眼睛咕噜噜转了转,虽然别的不知道,但是何军名下肯定是有房子的。

    “我的东西?我孑然一身,存款是老婆的,房子是孩子的,我就负责给她们娘俩打工,他们管我吃喝拉撒。”何军一脸的淡定。

    何闻玉颇为诧异,家里的账开在妈妈的名下她是知道的,就因为这一家极品才这么做的。

    不过爸爸这种说法未免也太委屈了一点吧?

    什么叫打工的?

    不过想想也是,成天除了工作也没点别的事,不过不也是成天乐呵呵的吗?

    “而且……”何军声音骤然变大:“我记得在你们口中的赔钱货我家宝贝女儿出生以后你们就逼着我们一家净身出户,分了家。现在她老人家已经死了,你还想起在我头上作威作福?”

    何国听了这话也不顾脸上的伤口,直接坐在了地上:“我的妈呀,你快来看一看呀,你一撒手,你的宝贝儿子就不管他的哥哥的死活了……”

    “民警同志,麻烦你给他普及一下常识。”何军一脸的淡然。

    张也点点头:“这位同志,法律上没有规定兄弟之间有相互的赡养义务,而且您有手有脚,道义上也没有站在您这面的道理。”

    “警察也欺负人了,都不会主持公道了”何国没有犹豫继续大叫。

    “几点了。”洛浅浅很淡定。

    “八点五十三。”林嘉佑回答。

    “警察叔叔,小孩子要睡觉了,他们声音太大,吵得我睡不好了,这是不是扰民啊?”洛浅浅毫不犹豫的打了个哈欠,拿下了即墨澄的手,闭着眼睛说道。

    在夜市……扰民?

    张也的脸上也是五光十色,不过也借着这个由头将人,包括何军都一起带回了警局,洛浅浅这才在何闻玉的告知下睁开眼睛,撇撇嘴:“真是的,干妈,你跟我干爸去拜拜佛去去晦气吧,怎么总有这样的麻烦啊?”

    “八成是上辈子坏事做多了……哎呀,妈,你干嘛打我啊?”何闻玉话还没说完,就被黄月然狠狠地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胡乱说什么呢?”黄月然大致收拾了一下把屋外的东西在几个孩子的帮助下都搬进了屋里,这才将人都赶出店面,然后锁上了门:“都回去睡觉去,下次再大晚上跑出来,看我不揍你们。我去看看你爸,跟浅浅好好睡觉别乱跑听到没?”

    “哦……”何闻玉看着打车走了的黄月然,一脸的无辜:“我妈这是知道我们一起住还是不知道啊?”

    ……您老能不能不想这些不相关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