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二十一)
    “走吧,回去吧。”洛浅浅看着空空如也的手,也是一叹气,吃的都在店里了。

    然后看向还在一边的小梅小武,抿了抿唇,走向两个人:“为什么?”

    小梅收回看向出租车的视线低下头看着洛浅浅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挽住了身边男人的手臂:“小孩子什么都不会懂的,有时候,钱真的很重要,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说完挽住了小武就离开了。

    洛浅浅挑挑眉看向何闻玉,何闻玉收到洛浅浅疑问的目光,也是一脸疑惑的摇摇头,这她哪知道?

    即墨澄眯着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片刻后也说道:“走吧。”

    回到了酒店,何闻玉在明亮的灯光下指着自己的手臂,对着洛浅浅哭诉:“你看你看,就你瞎说,我妈打的可狠了,都红了,你赶紧给我揉揉。”

    洛浅浅一脸无奈的用手摸上了何闻玉的手臂,嘴上还是不甘寂寞的说到:“我可还没洗手呢啊,什么糖啊,话梅啊……”

    “你停停停,一边去……”何闻玉马上一脸嫌弃的推开了洛浅浅:“不过说真的,小梅姐到底是什么意思?”

    脸上上挂着满满的疑惑,明明妈妈待小梅姐不薄,为什么……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林嘉佑想了想之后说道,明显是已经想明白了什么。

    洛浅浅愣了片刻:“是不是干妈工资给的少了啊?”

    何闻玉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妈给的工资就算不高也绝对是不低,都跟了她那么久的人,怎么可能太苛刻了啊?”

    “倒也是……”洛浅浅不明所以的看向即墨澄,总感觉在他的嘴里能得到答案。

    即墨澄挑挑眉,只是露了个笑容:“去洗澡吧,累了一天了。”

    洛浅浅一脸的无语,她做什么了?就累了一天了?吃饭,然后吃甜点,然后……逛夜市吃小吃吃零食。

    其实说白了这一天,根本就是在吃中度过的。

    闷闷地回房间刷牙洗漱然后洗澡,看向刷牙的何闻玉:“不会是跟干妈借钱干妈不借?”

    “不能吧……”何闻玉动作一怔,仔细的回想着,妈妈好像是没有说过这样的事情啊。

    “要不就是找干妈介绍对象?”洛浅浅合理的开始推测:“然后她看上了一个小伙子,结果人家要求多少嫁妆,她没有……”

    “你给我停,你这是梅子吃多了?脑子里进水了?就算有这么一回事,她是我姐啊?我妈还管嫁妆,用不用我妈再管管养老?”何闻玉放下了牙刷,将口中的牙膏沫漱净,才继续说道:“如果是跟利益有关,肯定是跟钱啊,可是我妈从来就不拖工资的啊。”

    “对了,干妈交保险了吗?”洛浅浅赶紧问道,是不是因为这个问题啊?但是转念一想也不对啊,小梅才多大的年龄,应该对保险也没那么注重吧?

    “交了,我爸也交了,不过员工好像都选择多两百块工资不交保险。”何闻玉仔细的回想着爸爸妈妈之间的交流,肯定地说道。

    “算了不想了,谁知道呢?”洛浅浅一摊手一脸的无奈:“说起来,你这边还是有奸细啊,不然怎么知道你住在酒店的事情。”

    “我知道。”何闻玉愣在那儿,半晌之后又叹了一口气:“我猜也不会是别人了。”

    洛浅浅也是一叹,如果是他就好了,能让何闻玉看清楚一个人,避免了以后的事情,她或许就不会那么伤心了。

    “你说何俊才今天怎么没有来?”何闻玉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一脸疑惑地看向洛浅浅。

    洛浅浅摇摇头,也是满脸的疑惑,她还真是不明白,何俊才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跟何闻玉要了钱又只拿走了一点点,还给她了一个消息,正常的何俊才不是应该把何闻玉给自己留下的那一份也抢走吗?

    “你说……他拿走那点钱……”洛浅浅迟疑的开口:“是不是算作情报费?”

    何闻玉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洛浅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他是谁吗?那是何俊才!杀了两个人的何俊才!会因为拿了钱就找情报作为交换?你也太天真了点!”

    洛浅浅也是低下了头,确实,当初的何俊才就是那样的一个形象,也由不得他们往好的方向去想,再怎么想也想不通。

    “浅浅,你说如果真的是他的话,我应该怎么做?”何闻玉眼中带着几分的茫然。

    洛浅浅也是一愣,叹气:“所以你对他究竟是喜欢还是不舍还是……”

    “不知道。”何闻玉果断地摇头:“我知道对你,绝对是不能失去的那种感情,对爸爸妈妈干妈哥还有嘉佑哥也都是喜欢,那是家人之间的喜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口中的哥也变成了洛书帆的专享。

    “对于静静她们也是朋友之间的喜欢,还有张晟顾衍之她们,也都是朋友,但是对他,我不知道。”何闻玉靠在卫生间的门上,手上拿着小巧的木梳一下一下木然的梳着头发,脸上的表情很是寂寞:“他以前吧,我感觉比你重要,但是现在远远没有你重要,但是又好像比朋友重要一点。”

    “你不会是jin ru所谓的厌倦期了吧?”洛浅浅眨眨眼睛,虽然不喜欢那个人,但是好友的情感问题她还是很乐意听一听的。

    “哈?七年之痒那种的?我才多大……七年之前我认识他是谁啊我。”何闻玉连连摆手。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七年之痒,你俩的年龄来看……你们在一起的相处时间比起成年人的七年之痒更加长久好吗?毕竟现在心智都还不成熟,两个人居然她闹都没分手,可见也算是感情坚定了。

    何闻玉略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说我要是跟他分手了,会不会被雷劈死?”

    “……”她要怎么说?说你不会那都是骗人的?可是她现在的存在本来就有悖常理。

    说会?那何闻玉会不会吓得继续跟他纠缠着?

    洛浅浅也陷入了冥思苦想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