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二十二)
    “分手的人那么多,你见过几个因为那些脑子发热说的话出事的?”洛浅浅想了想还是模棱两可的说到。

    “嘿,那你说过吗?”何闻玉坏笑着挑了挑眉:“你家师兄肯定是没有的,不过徐天逸哩?”

    洛浅浅一脸的无奈加上一丢丢的尴尬,平静的摇摇头:“那种骗人的承诺说了也没人相信啊,何苦去浪费口水?永远,你知道永远是多远吗?……就是你不爱了的上一秒,就是你们承诺的永远的期限。”

    “誓言之所以珍贵,不是因为承诺的天花乱坠,而是因为在说出来的那一刻,是真诚的。”

    洛浅浅平静的走出浴室,擦着自己的身上的水珠:“其实你自己很清楚,哪来那么多海枯石烂?不就是忽悠那些恋爱中智商为零的小姑娘嘛?如果承诺都有效力,哪来那么多分手的?何况结了婚也可以离婚不是吗?”

    何闻玉一头黑线的看着洛浅浅:“我怎么那么想拍死你?怎么话到你嘴里一说,我就感觉自己像个傻逼?”

    “你就是,不是像。”洛浅浅低声说道,然后抬起头:“你赶紧洗吧,我去换衣服借吹风机。”

    “去吧去吧。”何闻玉无奈的看着洛浅浅裹着浴巾离开,然后进了浴室,越想越不对劲:“哎,这个小丫头到底经历了什么知道了这么多?难道是她跟徐天逸有什么秘密?”

    洛浅浅换着衣服,毕竟在怎么说人家也是个男的,总不可能让她围着浴巾就去了吧?还是一件一件的套着衣服,看着衣柜里的内衣裤也是一脸的无奈,还有点羞涩。

    拿起衣服换上,将换下的衣服丢进洗衣袋,然后拿着毛巾揉着头发打开了房门。

    结果看到林嘉佑和即墨澄两个人居然又点了咖啡???当然也还有奶茶。

    即墨澄看着洛浅浅揉着头发出来的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吹风机在卫生间,你别忘了擦点润肤露,别吹伤了脸上的皮肤。”

    “嗯嗯。”洛浅浅松了一口气,还好是这样的回答,如果再帮她吹头发,她的心都得炸了……因为心跳太快。

    安静的吹着头发,洛浅浅很快就发现了不对,明明之前吹头发的时候桌面上摆了很多的东西,现在就只剩下了几样,而且还都是有标识的。

    洛浅浅头上流下一滴冷汗,是怕她拿错吗?

    淡定的擦着护肤品吹着头发,等她吹完了,出来的时候,看着何闻玉已经头发半干的坐在那儿喝奶茶了,一时间有些无语,她有那么慢吗?

    “浅浅,你好慢啊……”洛浅浅还没来得及说话,何闻玉就已经开了口。

    洛浅浅一头的黑线,她能说她是用弱风吹的吗?因为强风烫头皮。

    “你这干的也太快了……”洛浅浅端起何闻玉给她倒得奶茶,坐在了她的身边。

    “是你太慢。”何闻玉指着窗外的夜景:“你说圣诞节的时候外面再下点雪,夜景是不是美的让人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浪漫?”

    “大晚上你能看见什么?不就灯光吗?要说圣诞节,那还是圣诞树前,下着雪,收着礼物,那个感觉就像是动漫里的场景。”洛浅浅马上就否决了,现在虽然看着外面很美的样子,但是雪花,得多大才能看到看得清楚,还要感觉浪漫?

    “你们女孩子就是费劲,要我说最好看的一定是夏天的海边……”林嘉佑突然嘿嘿的笑着。

    洛浅浅跟何闻玉对视了两眼,不用他说都知道。

    阳光,海滩,还有不能缺少的……比基尼泳装美女。

    “我真的会如实转告。”洛浅浅轻咳了一声,然后低头专心喝奶茶,一脸的淡定。

    林嘉佑脸上的表情马上就是一变:“我什么也没说。”

    喝完之后,四个人又说了一会话,才各自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早,何闻玉就被一个电话吵了起来,皱着眉看着还没有亮的天,黑着脸拿起了手机,看着一边蒙着头还在沉睡的洛浅浅也是无奈,就算是洛浅浅的手机响了,叫醒的也只会是她。

    看着陌生的号码,她犹豫再三,还是接了起来:“您好。”

    “我走了,谢谢你的钱,真的。”说完这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何闻玉一脸的懵逼:“靠,谁呀,大早上的犯什么抽?抽什么风?”

    然后就把手机一扔,躺下继续睡,几乎是下一秒她就又坐了起来,等等,钱?走了?还有那个略显沙哑的公鸭嗓……

    莫不是……何俊才?

    “浅浅,浅浅……”何闻玉没有片刻的犹豫,捡回了手机,然后,使劲推了推洛浅浅,把被子都给掀了,不这样叫不醒这个沉醉于根周公约会的人。

    “干嘛呀?”洛浅浅被迷迷糊糊的拉了起来,脸上也是一片黑,她是有起床气的好吗?

    “好像何俊才给我打电话了……”何闻玉把手机递给洛浅浅指着刚才来电的好吗说到。

    洛浅浅愣了片刻,下一秒眼睛从睡意朦胧变得清明,拿过了手机,仔细的确定了时间,确定了不是何闻玉的梦境,才一脸的疑惑:“他跟你说什么了啊?大早上的莫不是叫你起床吃早饭?”

    “他跟我说……他走了,还说谢谢我的钱,还跟我说再见,然后就没了,他就挂了。”何闻玉想了想,虽然当时她迷迷糊糊的但是毕竟也只发生了几分钟而已,不至于不记得了。

    “哈?”洛浅浅一脸的不明所以:“他走了?可是他爸他妈不是还落魄着呢吗?说起来,干妈也没打电话报平安啊……”洛浅浅一愣马上说道。

    何闻玉也是一愣,接着马上拿起了手机,手忙脚乱的打了电话。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脸上也是写满了惊慌,不会是……何俊才伙同他的爸妈谋害了……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电话那边响了几声才传来黄月然迷迷糊糊的声音:“喂,小玉啊,怎么了?”

    “妈,你怎么回家了也不告诉我?”何闻玉听到那边熟悉的声音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刚躺下没多久,怎么了?我想着等你起来了再跟你说的。”黄月然哈欠连天的强撑着睡意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