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狭路相逢,何俊才(二十三)
    “妈,那个……何俊才他爸妈呢?”本想直呼姓名的,犹豫再三还是作罢了,但是让她叫那两个人伯父伯母她可做不出来。

    “他们?还在警局呢吧?我们又没动手,赖也赖不上。”黄月然说道。

    何闻玉看向洛浅浅,挑了挑眉,洛浅浅微微摇了摇头。

    “啊,那你先睡觉吧。”何闻玉说道,不过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黄月然挂了电话,有迷迷糊糊的睡下了。

    何军听到声音问道:“谁呀?”

    “闺女,问我们怎么不打电话告诉她到家了。”黄月然打了个哈欠,又钻进了被窝。

    何军搂着黄月然又jin ru了甜甜的梦乡。

    “他们还在警局?那……何俊才去哪儿啊?”何闻玉一副傻眼的表情,如果爸妈电话打不通她肯定直接报警了,以为何俊才是畏罪潜逃,但是偏偏家里接电话了。

    “而且,何俊才谢谢你???”洛浅浅嘴角微微抽搐:“我感觉你现在一定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梦到这种事情?”

    “我在做梦?”何闻玉傻眼了,直接伸出手掐了掐自己的脸,惊呼出声:“好疼的,不是说做梦是不疼的吗?”

    “大概是……你的大脑在欺骗你。”洛浅浅嘴角抽搐,她就是随便说说,谁知道何闻玉真的相信了?“要不你再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问什么?问他去哪儿?问他干什么?”何闻玉撇撇嘴,明白了刚才是洛浅浅的戏弄:“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啊,而且,我怕以后我会连他所在的城市都不去。”

    “啧啧,行了,反正好奇也是好奇,不行你就问问你去哪儿,钱够吗之类的……”洛浅浅一脸无奈的出主意,实在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何俊才曾经还欺负过她们,她没报仇已经是非常大度的行为了,还想要她怎么样?

    “行吧……要是他真的要,你付账。”何闻玉也是心里有些好奇,不知道何俊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是心里痒。

    洛浅浅无奈的点点头。

    何闻玉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结果,被挂断了???

    两个人听着电话中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也是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情况???”洛浅浅长大了嘴巴,明显电话是被挂了。

    何闻玉一个白眼翻过去:“你问我我问谁?”

    “哎?”然而没一会,何闻玉手机又响了,她下意识的按了接听键,然后把手机举到了耳朵边:“何俊才你到底要去哪儿……我的意思是你的钱够用吗?”

    “你拉我干什么?”何闻玉看着洛浅浅一脸的嫌弃表情拉着她的胳膊,马上皱着眉一脸的不解。

    “那是信息。”

    何闻玉瞬间尴尬了,她就说怎么没有声音呢。

    打开信息,看到只有这么一条信息:信,放在楼下前台,留的你的名字,再见,堂妹。谢谢,还有对不起。

    ???

    “我一定是在做梦”何闻玉直接把手机一丢,揉了揉眼睛:“要么就是我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那可能……我眼睛也有问题?”洛浅浅嘴角一抽。

    何俊才叫何闻玉堂妹????这如果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就是天上下红雨了。

    “什么信?”马上何闻玉反应过来一样的拿起了手机,微微蹙眉。

    洛浅浅愣了片刻:“穿衣服,我们下去看看。”

    何闻玉一愣还是有点忐忑:“你说不会是他在楼下骗我们下去,然后绑架我们用来威胁我妈我爸给钱吧?”

    “……你以为这里是阴暗的小巷?而且,这里有监控,他就算要到钱,也没处花。”洛浅浅说着进了卫生间洗脸刷牙,套上了外套:“你赶紧的。”

    “哦哦哦。”何闻玉赶紧刷牙洗脸,然后套上外套跟着洛浅浅下了楼。

    楼下前台并不忙碌,只有两个值班的,毕竟天都还没亮呢。

    “您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看到两个人,前台立马打起了精神,这几天一直住在总统套里的四位客人,怎么说也会被领导强调不能得罪,马上就摆出了笑脸。

    “何闻玉,有人给这个人留信吗?”洛浅浅直接说道。

    何闻玉在后面还是四处观察者,总感觉会有人在盯着。

    “有的。”

    一个黄色的牛皮纸信封交到了洛浅浅手上,没有丝毫的怀疑。

    毕竟这封信到他们手上也才十几分钟时间就有人下来取了,名字也没有错,重点是,人家是总统套房内的客人,总不可能为了一封信骗人吧?怎么看那个送信的男孩也不像是什么有钱人。

    洛浅浅并没有直接拆开,而是对这两个人道了谢,随后跟何闻玉回了房间。

    毁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才一起趴在床上拆开了信封。

    一拆开信封,拿出信纸就有一百块掉了出来还有一张银行卡,洛浅浅楞了一下。

    信纸只有一张,字虽然很丑但是并不影响:

    何闻玉亲启:

    堂妹,我应该还是第一次这么叫你。

    我出去了这么久,就连爸妈看到了我没有什么钱都会一脸嫌弃,我没想到你会愿意给我钱。谢谢你,真的。

    小时候,我以为我就是最大的,谁都要让着我,等我一个人出去了,才知道,这样会让一个人死得更快。

    其实我很羡慕你,父母对你的教育没有任何的偏差。

    我为了那些偏差的教育,付出了三年的看守所岁月,也因为这样,看清楚了家庭对一个人存在的意义。

    那天,你肯给我钱,我真的特别感动。

    我不缺钱,可我不能说,因为来路不明。

    对于我的爸妈,我只能说抱歉,但是你身边的人,不见的每个都是对你真心以对的。

    就比如你那个会骂你下贱的男朋友,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算是我这个哥哥能为你做的事情吧。

    对奶奶弟弟的事情我只能说抱歉,我是无心的,但是人已经回不来。

    最后,卡里有五万块,给我爸妈在老家买个小院子吧,密码是***生日。

    希望你能快乐健康的长大。

    何俊才

    洛浅浅跟何闻玉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