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一举成名?
    !

    “公盘明天才开,你今天还是别买太多。”即墨澄付了账之后说道。

    洛浅浅愣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她就是感觉这几块石头是有温度的仅此而已,因为眼睛看向石头的时候,包中的一物总是在发热,在躁动的样子。

    洛浅浅后来摸了摸却发现,是她的玉牌。

    鞭炮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洛浅浅微微蹙眉:“这是谁结婚了吗?”

    即墨澄赶紧解释了一下这是赌石涨了的信号。

    还没走到里面,黑老就被刚才被派去解石的人拦住了,那人一脸惊讶的看向洛浅浅,还大口喘着气说不出话,但是指了指洛浅浅,又指了指门外,来回好几遍。

    黑老皱着眉:“瑾月小姐的赌石,涨了?”

    那人不住的点着头。

    洛浅浅还是一脸的茫然,什么?啥?到底什么叫涨了?

    即墨澄也是诧异的看向了洛浅浅,他很清楚那一块明明是洛浅浅用于掩盖另一块的存在。

    “去看看?”黑老较有兴趣的看向洛浅浅。

    洛浅浅点点头,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当然要去看看了。

    “看来刚才的钱已经回本了,黑老可不能说瑾月买鱼缸石头是浪费钱了。”即墨澄脸上满是笑意,像是为洛浅浅感到高兴一般。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啊,那块只是感应没有那块小的强烈。

    三个人赶到了解石口,却听着几个人在那里吵:“我出三十万!”

    “我出五十万!”

    “我出八十万,你们都起开!”

    洛浅浅看着台上那有一面切开了的石头撇撇嘴,明显没有她的好,不管是奶奶给的桌子玉佩还是空爷爷给的玉牌都比这个好得多。

    “玻璃种,还不错。”黑老点点头,可惜太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不然收下也是挺好的,看向洛浅浅:“继续切还是卖了?”

    洛浅浅一脸迷茫的看着即墨澄。

    即墨澄只得扮演起解说员继续解释道:“现在这叫开天窗,你可以选择现在就卖了或者全解出来再卖。”

    “解。”洛浅浅没有任何犹豫,她就是想看看怎么解石才过来的。

    听着是一个小姑娘说话让正在解石的动作得以继续,刚才还在争论不休的人都愣住了,马上就有人劝道:“小姑娘,你这万一垮了就不好了,听叔叔的,叔叔出五十万。”

    “你就别骗小姑娘了,这么大的玻璃种你还五十万,叔叔出一百万。”

    洛浅浅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平静地说道:“我旁边有大人在,而且我本来就是买来玩玩,结果并不重要。”

    即墨澄倒是对洛浅浅这个心态很是赞赏,点点头。

    黑老也是一脸的无奈,他倒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你看看少爷这个维护的模样,是他能说的吗?默默的在一边看两个孩子玩吧。

    “大涨了!!”洛浅浅手上的柠檬汁都换了三杯了,才听到人说道。

    洛浅浅懒散的抬头看去,只见通透的玉质下有一小块的深绿色,然后又感觉到了自己的包里发热,微微蹙眉,是那个东西让玉牌有感应的?

    “师兄,那块深绿色是什么?”

    即墨澄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该是帝王绿。”

    “我出五百万!”

    “我出五百五十万!”

    “我出……”

    “我不卖。”洛浅浅摆摆手:“第一次的纪念品,我要收藏,放鱼缸里。”

    即墨澄那叫一个哭笑不得,怎么什么都要放鱼缸?

    但还是依了洛浅浅所言,黑老就让人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然后黑老就一脸认真地开始问:“瑾月小姐是怎么选的?”

    洛浅浅有些尴尬,刚才那块完全是凑数的啊……“嗯,就是形状比较好看,感觉能成为不错的摆设。”

    “你看这块怎么样?”边走黑老边问道。

    洛浅浅看着黑老手上的赌石,偏着头,微微皱眉:“感觉不好。”

    黑老一愣,这块明明是他看着最好看的一块了。

    洛浅浅随手指了一块:“那块倒是比较有艺术性。”

    因为刚才的事情,还有人在注意着洛浅浅一行人,所以立马就有人上前:“我要那块”

    “我的”

    洛浅浅一脸尴尬的退开,她能说她真的是随便指的吗?

    拉了拉即墨澄的衣袖,嘟着嘴什么都没有说。

    即墨澄了然的勾起了唇:“黑老,走吧,我有点饿了。”

    黑老看了看时间,点点头。

    等到带着两个人回了酒店以后,即墨澄依旧选择了套房,但并不是总统套,这里轮不到他那么张扬,要低调。

    “师兄,师兄,鱼缸……不对,石头,赌石……”洛浅浅一进房间才一改自己刚才的从容淡定。

    即墨澄眯起眼睛,一脸的严肃:“瑾月,你真的是随便选的吗?”

    “也不算是完全随便……”洛浅浅皱着眉,但是总感觉这是有点不合常理,抿了抿唇:“说起来师兄可能不信,这都是我昨天做梦家里的鱼缸里面的石头的形状,所以感觉好亲切……”洛浅浅自己都汗颜,结果还真跟鱼缸有关系了?

    即墨澄挑挑眉,虽然不信洛浅浅的说法,还是找了黑老,让人把洛浅浅选的石头送了上来,还不忘送了一套解石装备。

    看着面前五块石头,即墨澄有些无奈,拿起一块,怎么看都不是平时家里的那种能解出好料的赌石啊。

    “要帮忙吗?”看着洛浅浅有种想要把石头拦腰切开的样子,即墨澄还是出了声。

    洛浅浅毫不犹豫的点着头,开什么玩笑,她哪里会啊?

    即墨澄皱了皱眉,他毕竟也不是经常做这个的。

    像是感觉到了即墨澄的想法,洛浅浅拿了那块凑数的石头:“拿这个练练手?”

    即墨澄点点头,在桌上垫着报纸就开始上手,小心翼翼的切开一部分,发现没有什么继续一点一点的切,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疑惑地看向洛浅浅。

    洛浅浅吐了吐舌头,总不能说这块本来就是凑数的吧?

    将玉牌握在手里拿起她感觉反应最弱的递给了即墨澄。

    即墨澄继续小心翼翼,然而这一次,见绿了。

    “……我该说什么?”即墨澄看着被他切下来了一块,变成两块的玉石一脸的无奈,本以为洛浅浅真的是买来玩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