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香炉
    !

    黑老在房间里专心的解石,等到完全解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他看着面前这块断了的福禄寿三彩,真是想一口老血吐在上面,好好地玉石怎么就平平的切去了一段?虽然剩下的部分仍旧是三色,但是绿色占得比重就小了许多,价钱也是不能比拟的。

    不过即便是切去了一段,也是价格不可衡量的。

    “洛浅浅,要不是空老头的学生,还真想收下来呢。”黑老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脸的苦涩,他还没有去抢夺别人已经收下了的弟子的爱好。

    看着玉石,黑老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告诉一声即墨空,免得浪费了洛浅浅的天赋,即便是那么多石头中,能解出这两块,也算得上是天才了,毕竟刚过来的时候,洛浅浅可还执着的将大理石认作赌石呢。

    看到好的苗子,不能让她的天赋就这么随风而逝也是他作为老人的义务嘛,反正即墨空现在也不在,他作为长辈好好的指导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

    这么想着,黑老嘿嘿的笑着,没关的窗户让他的声音透过空气传到了隔壁,隔壁的人听着声音衣服也没脱就缩了缩脖子,钻进被窝里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黑老就等在了洛浅浅即墨澄两人的房间外,要不是即墨澄一向作息规律,怕是他还要等上一会。

    “黑老?怎么不叫我们?”即墨澄看着黑老站在门口也是一惊,然后马上就把认清了进来说道。

    “这不是怕打扰你们睡觉吗?瑾月小姐还在睡?”黑老嘿嘿的笑着。

    即墨澄点点头,看着黑老脸上的笑,就知道所为何事了:“她怕是还得一会,黑老吃了吗?”

    “还没。”黑老尴尬的摸了摸肚子,一起来就忙着上楼了,那里还要去想着吃饭的问题?

    即墨澄无奈的叫了早餐,也不能让长辈等着,就敲了敲房门:“瑾月,起床了。”

    洛浅浅因为前一晚睡得很早,所以此时也是已经睁开了眼睛,她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但是并不想起来。

    此时即墨澄开口了,她才没办法装傻,哑着嗓子装作刚睡醒的样子:“这就来。”

    然后起床去洗漱。

    洗漱结束后换上了换洗的衣服,洛浅浅都不知道即墨澄是什么时候准备的换洗衣服,她进房间的时候就摆在门口,从内到外一应俱全。

    洛浅浅看了看自己包里装着的小裤裤,微微一叹,又是白带了吗?

    “瑾月小姐。”看着洛浅浅出来,黑老赶紧站了起来。

    脸上那个奉承的笑,让洛浅浅不寒而栗,缩了缩脖子,这人是什么情况?

    突然笑成这样很吓人的好不好?

    “黑老早上好。”还是面带笑意对着黑老点点头,坐到了空着的沙发上。

    “嘿嘿,好,好。”黑老这时候才对这两个人说道:“你们知道昨天我解出来的是什么吗?”

    “是赌石啊。”洛浅浅一脸的理所应当。

    即墨澄差点将手上的咖啡摔在了地上,脸上挂着的尽是无奈,不过他也理解,毕竟洛浅浅接触这个才不过十几小时,哪里会了解那么多?

    “可是玻璃种?”即墨澄问道。

    黑老摇了摇头,然后一脸的神秘:“是福禄寿玻璃种。”

    即墨澄略显诧异,不会吧?

    洛浅浅眨眨眼睛:“所以这个比玻璃种的贵吗?”一脸的单纯,一派的无辜,看的黑老都将热情散去了,他怎么就忘了这一位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呢?

    即墨澄忍俊不禁,将头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实在是不忍心去看两个人的眼神。

    “对。”黑老咬着牙,怎么可以用这么俗的说法来解释呢?但是偏偏负责解说的即墨澄不愿意插嘴,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太好了,回头就刻出来,送给爷爷,空爷爷一人一个烟灰缸好了。”洛浅浅眼中流光闪动,尽是神采奕奕。

    黑老直接栽倒在地上,他刚才听到了什么?有人要用福禄寿去刻烟灰缸???

    即墨澄直接低下了头,肩膀耸动,他果然还是低估了洛浅浅的搞笑能力。

    “有什么不对吗?”洛浅浅摸了摸头一脸的不解:“那个大小明显没办法做水杯啊,茶杯一套也很费劲啊。”

    “瑾年少爷,我先下去了。”黑老剧烈的咳嗽着,匆匆离开,他怕自己再不离开,就直接被洛浅浅气出了心脏病。

    “黑老慢走。”即墨澄点点头,将人送出门外,然后关上门,却看到了洛浅浅脸上已经收起了那份迷茫,脸上都是严肃的模样,一时间有些不解:“瑾月,怎么了?”

    洛浅浅一愣,赶紧摇摇头,端起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容。

    她刚才分明觉得黑老的身上是她所不喜欢的感觉,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就是不喜欢,明明昨天还没有这样的感觉。

    “你真打算送烟灰缸?”即墨澄看着洛浅浅的笑脸才松了一口气,坐下端起咖啡问道。

    “怎么会,爷爷又不抽烟。”洛浅浅摇了摇头,刚才那纯粹是扯淡。

    捏了捏肩膀,洛浅浅嘟起嘴:“师兄,不会就一杯牛奶解决掉早饭了吧?”

    “怎么会。”即墨澄好笑的看着洛浅浅,就知道吃,真是个小孩子啊。

    两个人吃过了早饭之后,才慢悠悠的出了酒店,每一层楼都会留下防守的,所以根本不予要担心会丢东西,每一年这个时候,除非是要求的,否则客房服务是暂停的,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先去随便看看?”即墨澄提议道,他实在是不想看到洛浅浅再买一堆美其名曰鱼缸的石头的赌石了,万一被有心人盯上就不好了。

    “好啊,去买点特产回去送人啊。”洛浅浅欣然答应,她也不想去交易市场那边了,总感觉昨天的风头已经出的够多了,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

    两个人直接四处溜达了,看到好看的就买,即墨澄从黑老那里也拿了不少的当地货币。

    “这个好看。”洛浅浅拿着一个小炉鼎,看起来像是香炉,但是花纹颇为古朴,就吸引了洛浅浅的注意了,感觉会是文物啊。买回去摆两天然后捐了也是极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