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拍卖会
    这并不是洛浅浅第一次参加拍卖会,但是是第一次参加这么不靠谱的拍卖会,买了的东西未必就有价值,说不定就是一块大石头,甚至于可能花了大价钱却是败絮。但是万分之一的那个机会,如果是遇上了,一夜暴富根本就不是什么梦。但是有一句话,洛浅浅记得特别清楚,那就是‘神仙难断寸玉’。

    并且现在作假的技术已经十分的醇熟了,做假皮,做假开口,作假颜色,作假心都是有的,虽然之前洛浅浅一点也不了解,但是连夜还是有查过一些的,因为她实在搞不懂自己的感觉究竟是为何,企图通过专业的知识来解惑。结果自然只是查到了一些基本的常识。

    穿上了小礼服,洛浅浅其实特别的好奇也没看见即墨澄有时间准备啊,这都是什么时候放到房间里的?

    跟着即墨澄走到了普通的宾客席,没有跟黑老等人在一起,不想因为一块小的赌石然后因为是vip包间参与竞拍了,导致价格一路飙升。

    毕竟总有人认为包间里面的人就厉害,他们竞拍的就一定会涨。

    即墨澄很贴心的给夏念乔拿了喝的,虽然这里也不是电影院,该有的还是都有的。

    她跟即墨澄坐在会场中间靠右侧的地方,旁边正好是会场的出入口,而他们的头上就是vip包间,vip包间采用的方式单向玻璃,外面的人看不到包间里面的情况,但是包间里面能够清晰的看到保健外面的情况。

    但是即便是如此,包间的里面的帘子此时也都是拉上的,他们还是习惯性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着包间内的电视,看现场的实时转播。

    没多一会,会场的灯光逐渐变暗,灯光逐渐汇聚到了舞台前方,舞台的大幕渐渐拉开,舞台正中央站着一对璧人,男俊女美,好不养眼,两个人一唱一和,说了一大段华丽丽的开场词之后,公盘的竞拍才正式开始。

    先参与竞拍的是楼上六个vip包间贡献的赌石,或者开了天窗或者连孔都没有开,只是比起他们看上的那种玉料,这些只能算上是小儿科的大小,这也是即墨澄跟洛浅浅能买得起的范围,至于后面的明争暗斗,他们没有那个财力。

    “瑾年少爷会出手吗?”看着下面两个在一起交头接耳的小孩子,黑老和身边的人回到了沙发上坐着,安静的看着台上的石料。

    “瑾年少爷啊……不过我对瑾月小姐的期待更大一点。”黑老嘿嘿一笑,想到了早上两个孩子说的烟灰缸也不由得一笑,他也是太过于激动,现在想想,那不是明显的调笑?谁家那么奢侈?何况乎,洛老爷子他不知道,即墨空可是已经戒烟好多年了,从瑾年少爷的双亲过世以后,再就没有见他动过烟动过酒。

    “瑾月小姐,虽然看起来有些灵性,但是……”

    “老吴啊,你的眼力还得继续练练啊。”黑老摇摇头,脸上挂着一抹莫测的微笑:“等着看吧,这个小丫头啊,我现在对她充满了期待。”

    然而洛浅浅看着台上放在红绸上的赌石只是撇撇嘴,没有说话。

    即墨澄倒是有些沉不住气了,这都已经换了四个包间的赌石了,周围的人都出国手喊价了,看着自己手上的竞拍器还没有输入过价格:“瑾月……”

    洛浅浅从面前的饮料中抬起头,看到即墨澄拿着竞拍器一脸的纠结模样,就知道了他的心中所想,看着他投过来的目光,只是轻轻摇头。

    即墨澄看到洛浅浅并没有兴致缺缺德睡大觉,眼神还很清明才松了一口气。

    而楼上的两位老人又凑到了玻璃窗前,看到台上看起来成色都还不错的赌石,还有下面那两个完全没有什么反应的孩子,老人微微点点头对着黑老说道:“嗯,我也很期待,你说瑾月小姐会不会在下面坐到结束?”

    黑老瞅了两眼,也没错过即墨澄跟洛浅浅说话的画面,挑挑眉,一脸的兴致缺缺模样:“你不懂,昨天瑾月小姐已经出了大风头,现在这叫藏拙,轻易出手算什么行家?”

    吴老直接翻了个白眼无奈地摇摇头:“我就说那块三色福禄寿是撞了狗屎运了,你还不信,那你就不信吧。”

    他们说话间,台上的一批又已经全部拍完了,又换上了一批,看着一边站着的司仪小姐,吴老挑挑眉:“那边的货了。”

    洛浅浅却是颜色直接变了,被她特意挂在白色小礼服上当做装饰物的的玉牌,又开始发热。

    洛浅浅锁定了一块赌石,脸色有些怪异,那块明明看起来最不出彩啊,怎么会?

    想了想,她拉了拉即墨澄的衣袖:“师兄你看我的玉牌。”

    “怎么了?”即墨澄接过玉牌一脸的不解,翻来覆去:“是哪里划到了吗?”

    她看着即墨澄的反应一愣,然后想也不想的拿回了玉牌,依旧感觉是那种烫人的温度,但是即墨澄脸上并没有什么怪异,想了想,洛浅浅摇摇头:“是这里脏了,怎么洗啊?”

    即墨澄闻言轻笑,刚想解释,台上的前两块已经被拍了出去,到了洛浅浅感觉到的那一块,她马上拉了拉即墨澄的袖子,指了指竞拍器。

    即墨澄一愣,眼前马上一亮,也不管台上是个什么货色,直接输入了价格,刚竞拍到三十万的赌石直接飙到了一百万。

    洛浅浅直接长大了嘴巴,师兄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不过想了想,这样子似乎更有把握,因为直接翻了两倍还多的价格,直接就让人望而生畏了。

    半分钟后,再无人去竞拍,这块都市成功的落入了即墨澄囊中。

    看到这一幕洛浅浅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一脸的疑惑:“师兄为什么……”

    “一点一点加,最后价格不知不觉可能比这个还高,直接喊高价反而能让一些人停住喊价的可能。”即墨澄看着台上竞拍的继续,轻声解释道。

    他的眼睛落在了台上那块开了天窗的紫翡上:“瑾月,那块看起来成色很不错啊。”

    而此时大屏幕上的竞拍价格也是一路飙升到了一百五十万,超过了之前他们拍下的那块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赌石。

    洛浅浅摸了摸自己的玉佩,摇了摇头。

    尽管她也感觉很不错,但是,她更愿意去相信带给她惊喜的玉佩。

    最后大屏幕上的价格停在了两百万,洛浅浅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的钱都这么不当钱了吗?

    然而随后的明石竞拍才让她刷新了三观,原来还真有把钱当纸的人,而且还这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