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竞拍,剁手党
    这些福利性的小赌石拍完了之后,才开始今天的正戏。昨天开始在展厅展出的赌石,都市按照昨天在展厅标注的序号顺序开始。

    洛浅浅看着三个人抬上台的巨大赌石也是惊掉了下巴,这一号是不是就是太夸张了?比起刚才上台的那些,明显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一个是小婴儿,一个是超超超重量级的相扑选手。

    看着台上不住地的变换着的价码,洛浅浅不由得伸出了手指头,一脸惊恐模样的拉了拉即墨澄的衣袖:“师兄,那是千万?”

    洛浅浅很确认自己的眼神没有问题,也是来来回回的确认了好多遍,毕竟太上只有四个数字,这里是以万元作为基础的计算金额的。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这一块石头就上千万,她果然是没见识,不过刚才那么一小块,就有一两百万的高价,也难怪现在这么大一块就能上千万了。

    即墨澄低声说道:“你可别学人家冲动消费,咱们也不缺钱花,这一行有风险,一刀穷一刀富的。”

    洛浅浅连连点头,就算她有那个钱也不舍得买一块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石头好吗?万一就真的是一块石头,岂不是直接连裤衩子都输没了?

    不过价格很快就定在了一千八百万上不再动,洛浅浅连连咋舌,壕的世界果然是不能理解的。

    接下来的赌石虽然没有第一块大,但是也都是颇具规模的,比起那几批送来预热的石头明显大得多。

    不过可能因为小了些,价格都没有再那么恐怖,都是最低三百万,均价五百万左右的价格成交的。

    很快,上来了一块表皮看起来相当不错的,果然,在主持人宣布了竞价开始,出价就飙到了千万,洛浅浅直接低下了头,不敢看不敢看,看的都感觉自己是穷人了。

    明明她家就算算不上富有,也算是小康之家吧?还有爷爷家还有浩然集团的二伯家在后面撑腰,即便是这样,也不敢看!

    楼上的两个老人看着洛浅浅的行为也不由得好笑,竞拍器就摆在桌上根本动都没动。

    “别说,这孩子还真有意思。”吴老也是连连笑着摇头,这一举一动的透露着嫌弃的人真的是即墨空手下的关门弟子吗?

    “我感觉老头眼光可以啊,这丫头比起那个上杆子的小丫头不是好得多?”黑老也笑着,看向台上:“这块表皮不错,不过撑死也就两千万。”

    “那个小丫头啊……”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吴老也是连连摇头:“你是不知道啊,不过好像……她也快在人前亮相了,少了这一重身份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一举成名了。”

    “我不知道什么?她找人都能找到我这里,你是不知道啊,她那个舍得啊,什么补品营养品名家字画古玩玉器啊,看得我那个心动啊。”吴老说着直接搓了搓手掌,看着跳动着数字的屏幕,对着黑老说道:“看来你失策了。”

    只见屏幕上的价格已经超过了两千万,停在了两千一百万的位置,再也没有动。

    黑老白了他一眼,却侥有兴趣的弯起了唇:“那可不见得,对了之后这边的交易结束让瑾年少爷瑾月小姐先回国吧,别跟我们一起了。”

    吴老一蹙眉,看着楼下的屏幕:“瑾年少爷不是一早就定了回去的日程吗?我就搞不懂专门让这两个人过来溜达一圈是为了什么。”

    “不见得是溜达一圈。”黑老眯着眼睛:“你看下面,旁边那几个老家伙家的年青一代都有过来。”

    坐在会场无所事事的洛浅浅看着这群人狂热的模样,也是有些不解:“这些就一定能解出来翡翠吗?”

    声音很轻,只让身边的即墨澄听清楚了,即墨澄笑了笑:“这种事啊,看运气,谁又敢保证一定会切出来呢?只不过在这里的终究是比你在马路边看到的那些好吧?”

    “……师兄你能不能不要提那些大理石了?”洛浅浅一脸的尴尬。

    洛浅浅这边跟即墨澄聊得开心,他们后面的人却直接站起来跳脚了:“特么的谁啊!每次都比我高一点点!”洛浅浅随着声音转过了头,青年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听起来似乎正处于变声期,但是即便是穿着一身精致的西装,也无法改变那一身暴发户的气场。重点是有种五大三粗的感觉,看起来就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

    然后就看着过道另一边站起来了一个人,呵呵一笑:“呦,这不是翠玉阁的王大少吗?你不满意这个价格你就往上加啊……哎呀,晚了。”看着台上的时间已经记到了半分钟,那名青年呵呵的一笑:“那哥哥我就笑纳了。”

    听着后面的青年清晰的磨牙声,洛浅浅撇撇嘴,将视线移回了台上:“师兄,话说这里不是国外吗?怎么都是普通话交流啊?”最次也应该全程英文吧?那样才显得像是国际性的舞台啊。

    “因为这里都是国内的采购商,供货商就算不是国内的也都回去学一下普通话,方便交流,总不会临时遇上了,也要四处的寻找翻译吧?”即墨澄非常了解洛浅浅的想法,这也是他三年前第一次从国外赶来参加的时候的疑问。

    洛浅浅这才一头的黑线,为什么不在国内交易偏偏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就不需要收税的吗?真不会过日子。

    “不过说起来。”即墨澄说道这里一顿,眼睛看向后上方的包间:“似乎包间都没有出过价。”昨天黑老还没有介绍完,就被打断了,所以他也并不知道这一次即墨家的采购单。

    “大概是有什么压轴好物,省钱呢吧?”洛浅浅倒是不以为然,这些东西她的玉牌都没什么反应。

    紧接着洛浅浅无聊的四处打量着装潢,却发现她的玉牌又一次炙热了起来,甚至比以往更加炙热,她愣了片刻看着台上的赌石,紧紧皱着眉。

    即墨澄发现了身边的人从散漫变得严肃起来,也将视线移向了台上,看着价格还在变动的赌石,卖相并没有太好,所以竞拍的人还没有钱的一块高。

    洛浅浅直接拿过了即墨澄手上的竞拍器输入了一千万。

    即墨澄眼睛都瞪圆了,刚才还控诉他花一百万很多的人,怎么突然之间就涨了十倍?

    拿回了竞拍器,看着洛浅浅,洛浅浅用一种毋庸置疑的眼神看着他,他愣了片刻,却看着台上的价格又一次跳动了起来。

    再看看洛浅浅渴求的眼神,微微蹙眉加价,直接越过了台上的一千一百万直接加到了一千五百万,停住了,看着指示灯变绿以后,洛浅浅才松了一口气。

    即墨澄倒是颇为诧异,洛浅浅这么紧张的样子倒还是jin ru拍卖场之后第一次看到,略带调笑:“你这又是做梦梦到的?”

    洛浅浅连连摇头,刚才即墨澄拿着她的玉牌并没有什么异常说明即墨澄感觉不到玉牌的怪异,咽了咽口水:“我感觉,那里面有葫芦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