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压轴
    黑老看到最后抢下压轴之前最后的赌石的竟然是洛浅浅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吴老嘿嘿一笑:“你家瑾年少爷私房钱不少嘛?”

    黑老看着楼下的两个人呵呵一笑:“瑾年少爷没有,我们这还没有吗?回头一起去看看这小丫头买了个什么。”

    “成,我倒要见识一下空老头关门弟子有多厉害。”吴老只是扬扬眉,似乎是察觉到了接下来的竞价已经不属于他们了,已经有人选择离开去看拍下的赌石,争取尽快解石,参与明天的明料竞拍,接下来的才是赌徒的博弈,成神入魔全看运气。

    在洛浅浅看到周围有人离开之后,还是淡定的坐在座位上,她明白楼上一直没有竞价,怕是真正的好戏才要开始。

    第一块上台,洛浅浅差点没笑喷了,这块赌石的造型确认不是来搞笑的?怎么看都像是小区的人工湖边的假山。

    但是楼上已经开始竞拍了,起价就是三千万,洛浅浅只能默默的摇摇头,继续安静的看着。

    即墨澄倒是仔细的看了看,怎么看这块都市也无法明白洛浅浅脸上的那一抹笑容,这块赌石究竟是怎么戳中她的笑点的?

    黑老加了两次价之后也放弃了,任由剩下的两家角逐,这并不是他们此次的目标。

    最后价格定在七千五百万,也是让洛浅浅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观,原来真的会有人花这么多钱去买一个不确定啊?洛浅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继续看向台上,只见第二块赌石也被运上了台,感受到玉牌微微的发热,洛浅浅撇撇嘴,这个热量还没有刚才的高呢,看起来大小也没有差很多,要是价格高太多那才有意思了呢。

    可能是因为外皮还算不错,竞价也是此起彼伏,起价都已经超过了一千五百万,现在更是已经翻了几倍,定到了九千万的位置。

    洛浅浅连连撇嘴,即墨澄在一边微微蹙眉,他很确认,洛浅浅昨天才刚接触赌石,但是为什么今天表现的就像一个已经知道了谜底在逗小孩子开心的大人一样?

    往楼上看了看,果然单面玻璃就是好,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即墨澄收回目光,却发现了在后排坐着两个带着帽子墨镜的男人,这个拍卖会有着最全面的保全措施,即便是想要截杀掳掠,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水平,为每位贵宾提供住宿以及护送回国等全方面的服务,只要你有钱。

    那么这样来这里就只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不想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

    眼神一暗,却发现两个头已经把视线转了过来,虽然被墨镜还有昏暗的灯光挡住了一些,但是即墨澄可以肯定,那两双眼睛一定看的是他。

    紧紧皱着眉,自认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刚才在外面的小喽啰也不会有那个能力进到这里来,能进这里的人又哪里需要出去勒索旅客?还专门找落单的两人组宰?

    下一秒却看着其中一个人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移过视线继续看着台上。

    前三块已经拍完了,到了第四块,洛浅浅感觉到玉牌的炙热,挑挑眉,就算想对玉牌进行解密,这也不是她能做到的啊,毕竟起价已经到了六千万这个惊人的数字。

    结果出乎洛浅浅预料的是这块玉石竟然突破了亿元,而且……

    “是黑老他们。”即墨澄在她的身边已经收回了看向那两个人的视线。

    “真是有钱任性。”洛浅浅嘟着嘴继续看了下去,倒数第二块比着一块的成交价格还要高,感受着玉牌的炙热,程度还不如上一块,只是撇撇嘴。

    最后一块,还没宣布开始竞拍洛浅浅就皱起了眉。

    即墨澄看到了急忙问道:“怎么了?”

    “不对劲。”洛浅浅偏着头哭笑不得,难道她能说她感觉到自己握在手心的玉牌瞬间温度降到了感觉一点也不暖的温度?

    即墨澄看着台上的赌石,愣了片刻,怎么看表皮是相当完美的,而且大小形状也都看起来就像个会出绿的样子。

    “我也说不上来,我感觉就是不对。”洛浅浅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心里的感觉。

    楼上已经开始竞拍了,即墨澄站了起来,对着洛浅浅说道:“我去找一下黑老,你在这里等我。”

    洛浅浅点点头,紧紧地握着玉牌。

    即墨澄走上去二楼的楼梯之前还深深的看了看那两个打扮怪异的男人。

    然后看着屏幕上不住的跳动的数字才匆匆上楼。

    谁知两个男人看着他上了楼之后才说道:“看起来这次只有即墨家有戏啊。”

    “嗯,走吧,回去复命。”两个男人说完就离开了。

    即墨澄此时也是敲开了包间的门,拦住了黑老加价的动作:“等等,黑老。”

    “嗯?”黑老诧异地看着即墨澄,手上却是不打算停。

    即墨澄一着急赶紧上前枪过了竞拍器:“不对劲,感觉不对劲。”

    “这可是这次的重头戏啊,你别闹。”黑老皱着眉。

    即墨澄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信任洛浅浅,但是他知道洛浅浅刚才绝对不是说谎,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才会那副表情。

    “瑾年少爷,您要知道,这么大的如果出绿了对即墨家有多大的宣传作用?”吴老也是紧皱起了眉头。

    即墨澄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但是,他姓即墨,洛浅浅又是他除了爷爷之外第二相信的人,她一向是不想说的就不说不会对他说谎,所以他相信一定是有问题的。

    “黑老,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让爷爷把这次的损失补偿上来。”即墨澄最后直接一脸的严肃地说道,脸上满是坚定。寂寞空那里不错的赌石也有不少都是早些年收来的,是即墨空的私人财产。

    听着即墨澄这么说,黑老吴老也只能作罢,但是脸上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似乎在责怪即墨澄误了他们的大事。

    但是也没有想过平时都是淡然处之态度的即墨澄几时会做出这种事了?

    洛浅浅看着屏幕上的价格定在了两亿一千五百万也是不住地低声啧啧,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