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公开解石,涨与垮
    即墨澄看着尘埃落定之后自然是选择下楼跟洛浅浅汇合,虽然不知道洛浅浅是怎么判断不对的,但是照着这两天的表现来看,这丫头不是极具天赋,就是有什么隐瞒。

    这两者相对而言,他更愿意相信是前者。

    这几块备受瞩目的压轴当然都会选择公开解石,这对他们后面所代表的家族也会起到不小的宣传作用。

    洛浅浅没有任何的迟疑就选择了观看解石,即墨澄因为之前阻拦黑老的事情,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逃避,果断的选择了留下,黑老吴老这种赌石的主人自然也不会错过。

    作为拍出的最高价,最后的赌石直接被抬到了最大的解石台上,三个专业人士拿着手电筒还有专业的设备淡定的敲敲打打中,洛浅浅跟即墨澄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哈哈,黑老头,真是承让了,你们墨斋是不是没钱了啊?”在翡翠公盘上,一向是墨斋最大的竞争对手的青龙会管事笑呵呵的看着台上忙碌的解石工作,一甩手摇开了手上的折扇,只见折扇正面写着四个大字:天下第一。

    何止是一点点的不低调?简直是高调的没边了。

    黑老就算心有不甘,此时也只能选择相信即墨澄,而且这一刀富一刀穷的,谁又敢保证呢?

    “是吗?我看这块跨的可能性很大啊,你可别太自傲过头了!”吴老直接呛了回去,只见两拨人已经剑拔弩张,剩下的人还在坐井上观。毕竟最后一块赌石往往都会赌涨,所以才会交出这么高的价值,这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毕竟最后一块赌石垮了的事情上一次还是十几年前呢。

    最后一块赌石要经过重重考验,专家都掌过眼认为没有什么问题,有把握应该会出绿才会摆上最后的位置。

    “哈哈,你们这就属于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等着瞧好吧。”

    洛浅浅也是一脸的紧张,生怕感应错了让即墨澄白白的去说了一番。

    不过这毕竟还是个大工程,倒是那边墨斋的赌石先解出来了:“黑老,是蓝色冰种翡翠!”在那边解石台前等结果的人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对着黑老报告。

    黑老很是沉稳的点了点头,毕竟冰种也算不得太名贵,但也是出绿了,只是对着吴老点点头。

    洛浅浅只是挑挑眉,没有多说什么,眼睛继续看向台上。

    “出绿了!”突然有人叫道。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台上。

    洛浅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台上的赌石,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影响了台上的工作。

    但是却看见为首的老人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工具,转身离开了。

    “怎么回事?”台下的人嗡的炸了起来,有些不明白的看向台上。

    “应该是结局已定。”洛浅浅看到老人那个看透一切的眼神,微微挑了挑眉,看来,正像她所说的那样,有猫腻。

    “嗯。”即墨澄看着两面已经开了天窗的赌石,明明成色很不错啊,那位老人家是怎么判断的?

    别说即墨澄不信,就连刚才还气焰嚣张的青龙会也不信啊,瞪圆了眼睛看着台上,那两个年级稍小的年轻人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洛浅浅实在是呆着无聊,在周围转了两圈,又去上了趟卫生间才听到那边传来吵杂声,看着密密麻麻的竟然围了不少人,赶紧跟即墨澄赶过去。

    只见那位青龙会的老人家站在台上,满脸的难以置信:“怎么会……怎么会……”

    洛浅浅看着台上,已经解出来的赌石但是已经出癣了而且是大面积的出癣,整块石料除了天窗的位置都是废料了。

    黑老此时脸上也是一片的惊惧,怎么会这样?如果他没有被即墨澄拦下,此时面对这一幕的就会变成了墨斋……

    四处寻找着即墨澄,看着他跟洛浅浅在一边没有太过于惊讶的样子,脸上满是感叹,嘴上还说着:“我们墨斋后继有人了。”

    吴老也是颇多的感慨,眼神在台上跟即墨澄身上不断的扫视着,脸上也满是感叹。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谁能料到这最后一块赌石竟然会出如此大的纰漏?明明开的天窗看起来就是极品的蓝绿色。

    洛浅浅啧啧的摇头,然后却听见那边传来惊呼声,转头看去,脸色却有几分怪异:“师兄,好像是……我们刚才的冲动消费……”刚才绕了一圈之后,他们的两块自然也都在台上了,洛浅浅可是打算拿着这个参加明天的明料拍卖。

    “苹果绿……”

    听着那面的声音,即墨澄也是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要知道苹果绿的翡翠可是仅次于帝王绿的存在。

    如果他们那边开出了苹果绿,怕是连墨斋的风头都压过了。

    洛浅浅不知道该哭还是笑,她的本意可不是出风头啊,她只是遵从于玉牌的指引,嗯,指引。

    “瑾月,似乎还是出风头了。”看着那边黑老投来的目光,即墨澄讪讪的揉了揉鼻子,虽然出钱的人是他,但是,他认为他跟洛浅浅没有什么区别,本以为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最多也就是在那些小的赌石中比较显眼,谁能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苹果绿,这块怕是不用参加明天的明料竞拍就会直接被墨斋拿走了,微微一叹,不过想来,那块笑的应该也会让他惊讶吧?

    “快别说话了。”洛浅浅有些尴尬的低着头,她可不想被人记住,然后抓去做人质什么的。

    即墨澄此时颇为了解洛浅浅的想法,拉着她赶紧走出了人群,不过除了知道内情的黑老等人,其他人还是不知道那些赌石的所有人都是谁。

    “我们去那块小的那边?”洛浅浅看着这边越聚越多的人,似乎都想沾沾喜气还有看看今天最贵的标王赌垮了的场景。

    即墨澄默默的点点头,他本就不喜欢人多,洛浅浅的提议算是非常的合他的心意了。

    然而那边也没有沉寂多久,红黄双色玻璃种种翡翠就被解了出来。

    洛浅浅捂着胸口,要不要这么刺激?她还小啊,不要这么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