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黑老的疑惑
    两个人默默的离开,实在是不想说话了,这要是被拦下拷问能解释吗?怎么解释?目前开的最好的两块竟然出自同一个人的手上,重点是,这两个人只买了两块!通通选择了寄存,红黄双色玻璃种选择了参加明天的明料竞拍,至于苹果绿,即墨澄心里清楚怕是要留给家族了。

    默默遁走,黑老等人注意到了也并未阻拦,即墨澄跟洛浅浅默默的出了解石场,才一脸无奈的相互对视,耸了耸肩。

    即墨澄一脸的严肃:“瑾月,不准再出手了。”

    洛浅浅连连点头,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啊,要知道参与这个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的人呢?为了能更有钱抓个人有怎么了?而且重点是,能不能找到证据都是个未知数。

    好在也并没有什么异常,两个人顺利的回到了酒店,安静地回了房间,什么显眼的事情也不敢做了。

    即墨澄就在房间里默默地看书,但是过去大半天一个也没有翻过,甚至于书都拿颠倒了也没有发觉。

    洛浅浅则是躺在床上拿着昨天即墨澄就借给她的电脑,无所事事的看着网页,洛书帆跟徐天逸都没有回复邮件,倒是洛言然回复了几封,甚至于还有一张他的帅照……

    秦暖也是叮嘱她注意安全,不要管什么特产的问题,回来现去买也是好的,只要人安全就好,还说生日礼物看到了一对和田玉的平安扣感觉很不错。

    这给洛浅浅提了醒,对呀,她现在所在的地方不就是玉石赌石交易中心吗?比起在商场买,似乎买单纯的预料要便宜得多,重点是,还有纪念价值啊,从原料都是她亲手选的,并且,雕刻的话,即墨空作为她的老师总不会杀熟的吧?

    嘿嘿的笑了笑,看着房间里摆着的几块赌石,这几块反应也都挺不错的,是就用这几块呢,还是……

    到时候再说吧,毕竟手里有东西了,也有底了。

    毕竟也答应了师兄不能随便出手了,枪打出头鸟,太显眼的人容易被干掉。

    叹了一口气回了些无关痛痒的问候,毕竟自从她看到了黑宇的存在以后,根本就不相信网络了,就连电话都能被监听,还是面对面比较安全,但是即便是那样,也无法保证没有什么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好在她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并且紧急的秘密要说,不然还真是心塞,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做才好了,就像这次的事情,她也就是没办法倾诉,毕竟自己都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要说是玉牌的特殊性?但是明明即墨澄手上的玉牌材质跟她的不差上下,而且就算是即墨澄拿到了她的玉牌也是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可是若说是人的特殊,灵魂的特殊,那么秦暖也是特殊的啊,就没停秦暖说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她很是不理解,要不是即墨澄没有察觉异常,她真的很想问问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玉牌发烫但是只有她一个人能感觉到,难道其实玉牌只是个介质?

    微微摇了摇头,看了会视频,正打算睡一会的时候却听见了敲门的声音,自然不是敲她的门的声音。

    洛浅浅打了个滚合上了电脑移到了床的那一边躺下了:“黑老啊,应该是找师兄商量苹果绿的事情吧。”

    说完拉过了被子,一脸的慵懒,这种事情她才不需要跟着去看呢。

    但是没一会她就睁开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怎么知道的?怎么知道门外的是黑老?

    捏着玉牌的手指微微收紧,指尖已经泛了白。

    “瑾月。”没一会,即墨澄就敲响了她的房间门。

    洛浅浅赶紧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才拉开门:“师兄,怎么了?”

    “黑老找你。”即墨澄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但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让洛浅浅马上就从迷迷糊糊中提高了警惕。

    即墨澄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心和警告。

    “黑老怎么来啦?”洛浅浅赶紧打起了精神,一脸的疑惑模样,但是眼底却是冷静的神色。

    即墨澄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有些事情,怕是即便是爷爷可以相信的人也不能说,即墨家的许多秘密就连他都看不透,何况乎洛浅浅呢?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一向是世家的生存之道。

    只要利益足够,背叛又算得了什么呢?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选择对了别人也只会说你会审时度势,若是站错了阵营,就会被说墙头草。

    “嗯,听瑾年少爷说,那两块都是瑾月小姐选的?”黑老放下了手上的茶杯,神情淡淡的问道。

    洛浅浅愣了片刻,一瞬间之内想了很多的事情,然后点了点头:“是。”黑老的包间明显是可以观察到他们的,即便否认也是没有用的,那还不如大方的承认,免得让人起疑。

    听到这个回答,黑老满意地点点头。

    毕竟赌石这一局因为最后的压轴出癣垮掉了,他们墨斋已经胜过了青龙会。

    但是如果能发现一个眼里如此毒辣的后辈,那可是比那些输赢重要得多。

    “瑾月小姐是怎么选择的?”黑老一脸的认真,严肃的看着洛浅浅的眼睛,只要她表情有一点不对他都会眼光毒辣的发现她在说谎,那就说明是有秘密的。

    说天地间的灵气汇聚形成漩涡行吗?洛浅浅心里暗俳。

    只见洛浅浅露出了一个笑容:“这还多亏了来之前跟师兄在机场算命呢,那位老先生说我此次有大富贵之相,跟着感觉走就没有错。”

    即墨澄本来还担心洛浅浅又说做梦什么的了,还在暗暗担心着,但是听到洛浅浅这个回答先是一愣,麻黄素那个就变得不动声色。没错,把主因推到别人身上,说是别人的指点就没有问题了。

    “哦?”黑老看向了即墨澄,即墨澄放下水杯一脸的坦然:“什么?”毕竟这个解释比起做梦什么的可靠的多好吗?他也就顺势相信了。

    看着两个人没有任何闪避的眼睛,黑老略微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却听见即墨澄说道:“当时时间急,瑾月就被那位老人家拉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洛浅浅一脸的诧异,哇塞,师兄居然还知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种的句子?现在不是应该流行什么‘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才有所以,必然已成必然,何必再说何必’之类的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